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人妻  »  想要个孩子
想要个孩子
“好老公,我要今年生只‘金猪’。”刚刚新婚的妻子撒娇着对我说。

  “嗯……不用那么急吧?我们才刚刚结婚,迟点也不要紧啊!”我说。其实我

  早知道妻子之前已经暗示过多次想要在今年这个猪年生只‘小猪’出来,可是我觉

  得才刚刚新婚,当然要慢慢‘享受享受’,没必要像以前那些人那样希望早生贵子,

  所以我总是装作不知道或支吾过去,做爱时一直用保险套。

  “不行!我一定要今年生,而且这两个月就要怀孕,不然你就再多等十二年

  吧!”妻子生气地说。

  由于时间紧迫,看来她越来越认真了,可是我的意愿却是先玩乐一年后才生

  孩子,结果我们相持不下小骂了一场,妻子气冲冲地去上班了。想不到妻子平常

  不怎么信鬼神,但却那么注重这‘金猪年’的意头,说什么生个猪仔以后会比其

  他生肖捱少很多苦。

  晚上,妻子主动地过来叫我播A片和她一起看,然后又在床上帮我含肉棒。

  我和妻子认识五年了,以前她完全不肯帮我含的,不过经过我慢慢调教,虽然也

  不肯时常帮我含,不过技术却有很大进步。她先用舌头贴紧我的肉棒慢慢摩擦,

  然后又用舌尖不断地钻探和刺激我的龟头前端和尿道口,我不但很快达到僵硬状

  态,还升起一股想狠狠地插进她肉穴的欲望。

  我望着妻子那漂亮的脸孔说:“骚婆,今晚这么卖力,是不是想我狠狠插死

  你啊?”

  “是啊!今晚我就是要你插死我,不要戴套了,直接来吧!不然我就去找别

  人插了。”妻子应道。

  平时我就有和妻子在做爱时说些下流的话来凌辱她的习惯,而她也很接受还

  会表现得特别淫荡,今晚妻子更主动说来挑逗我。其实我心里明白,她就是要我

  不戴套直接干她然后射进她里面嘛!不过既然她今晚服务那么好,我就先顺顺她

  意思吧!

  于是,我要她躺在床上打开双脚,一边用手指刺激她的阴蒂,一边说:“怪

  不得今晚这么卖力,原来是你这只母猪想我给你打种来生个猪仔了是吧?”妻子

  道:“是啊,我这只骚猪想生小猪了,快来插我给我打种吧!不然我就要别的猪

  公来插我了。”

  我扶起妻子的屁股,要她打开双脚弯到头上让身体呈C字形,然后再抓住妻

  子的双脚向下按,让她的屁股更加突出,这时,妻子那个湿淋淋的肉穴就向上对

  着我。妻子的骚屄和菊花口都有些黑,毛也很多,外阴唇已经因为充血而变得肥

  大,小阴唇则像两片软软的蚌肉。我用肉棒对准妻子的肉洞口,就如打桩一样,

  自上往下,利用身体的重力狠狠地插下去。

  “啊……对了,大力点……插死我!啊……”妻子呻吟道。

  “看你的骚屄这么多淫水,一看就知道你想用精子灌满它了,是吧?”我一

  边狠插着妻子,一边和她对话:“一次一定是灌不满的,要不要我多射几次进去

  啊?”

  “不用了,一次就够了,嗯……”

  “你不是想打种吗?一次怎么够?我还想找几个人一起来把你灌得满满的,

  才能保证生只猪仔出来。”

  “啊……啊……我不要,我只要你这只猪公给我打种就够了。”妻子一边呻

  吟一边道。看来妻子还蛮有我心的,不过用错了方向,我可是时常想找人来和她

  一起玩3P的呢!

  就这样插了几分钟,看来一下子不戴套做的刺激真的很大,我已经有点想射

  精了。我拿出一个震动跳蛋来,放在妻子的阴蒂上,开动电源,这样的刺激可以

  使妻子的高潮也快一点来到。

  “啊啊……”妻子受到刺激,愉快地叫起来:“好老公,插快点!我就快想

  来了,啊……”

  “今天你这只母猪发情啊?才插了那么一下就想高潮了。”我一边加快速度

  一边说:“是不是想高潮啊?想的话用力抓自己的奶子给我看。”

  “嗯……是。”妻子已经完全发浪了,她听话地用力抓起自己的奶子来。

  我说:“对,抓大力点,要抓得你的猪奶变形。”我边说边用手捏住妻子的

  乳头大力拉扯起来。妻子的乳头颜色很深,平时不知道为什么不喜欢让我玩弄,

  所以有时候在做爱时我会找机会虐待她一下。

  “啊……来了,来了……再大力点!快!啊……啊……”在我玩弄下,妻子

  的高潮开始来了。

  妻子的阴道突然收缩,全身控制不了地抽动,我知道她在高潮了。这时我的

  肉棒因为肉洞收缩一夹,也忍不住要射精。

  我一开始已经计划好,我这次虽然不戴套做,不过射精要射到体外去。于是

  我在射精前立刻把阴茎抽出来用左手套弄,右手用两只手指插进妻子肉穴内大力

  搅动来维持她的高潮。

  “啊……你怎么拿出来了?不要……啊……”在高潮的袭击下,妻子一边说

  话一边高呼。

  只觉得妻子阴道的肉壁不断收缩来夹紧我的手指,不过这没能妨碍我抽插她

  肉穴的速度。这时我也射出精来,不过我让精液都射到她胸前,说:“你这只母

  猪那么快就想打种?可没那么容易,哈!”

  “呼……呼……”高潮过后,妻子无力地躺在床上微微喘气。我拿来纸巾,

  把妻子胸前的精液尽皆抹去。

  在我抹完后,妻子用愤怒又有点委屈的眼神盯着我,说:“你有种,你不射

  到我里面,你可别后悔!”

  我说:“我为什么要后悔?我还怕你后悔呢!我们才刚结婚,应该多玩一会

  儿,你就不要受那些迷信思想影响了,迟一年生孩子就好啦!”

  妻子又发了一会儿脾气,就气凶凶地独自睡去。我收拾好,心想:“妻子这

  次那么凶,明天再讨好讨好她让她消消气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