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椰林停车做爱
椰林停车做爱
汽车驶出城区,转过几个郁郁葱葱的山包,又沿着海滨公路前行,终于在一片椰树林旁停下来。

公路的近旁就是蔚蓝的大海。周博向相反的方向指去:我原来的家就在那里,后来征地建厂房,地都没有了,只剩下两间破房子。我说留着没有用卖掉吧,我父亲舍不得,一直留着。

艾娜望去,远处是一大片现代化的工业园区。她心生感慨,家乡的闲置土地很多,什么时候也能建起这样的厂房。她正胡思乱想,感觉肩头有手压上来,整个肩膀被周博搂住。

干什么?艾娜吓了一跳,推开他。

周博同样被吓了一跳,他无奈地挠了挠头:没什么。

对不起。艾娜道歉,她也觉得刚才自己的举动有些鲁莽。

周博注视着即将落下的夕阳说:人们说如果两个人能看到绿光,说明两个人会成为情侣,相爱一辈子。他关心地望着她问:那五万元钱给你妈妈邮过去了吗?

没有。

你就安心用吧,不够我这里还有,你放心,有我在保证你妈妈的手术顺利进行。周博抓住艾娜柔嫩的小手,握在他的手里。

艾娜的心好乱,她不知道怎样拒绝周博,一边是生病的母亲,一边是自己的尊严,她不知道该选择哪个。她感觉周博喷出的热气就在脸上,也不知道躲避,任由他亲吻着自己的脸颊。

她的心早飞回了遥远的家乡,她默默祝福母亲,希望她能撑住,坚持到手术的那一天。等到艾娜恢复意识的时候,她的上衣和文胸已经被周博脱去,裤子也被扒下,只剩下肉色的丁字短裤坚守岗位。

不要。艾娜惊慌的交叉双手护住胸口。她上面暂时保住,底下却失手,短裤让周博扯掉,茂密的芳草丛显露出来。随着草丛深处肌肤紧张的收缩,芳草丛也跟着上下起伏,波浪般滚动。

周博看得真切,艾娜红着脸马上腾出一只手遮住下面,胸口的一个肉球顿时朝周博方向弹了出来。周博手疾眼快,探出双手接住,捧在手心里,好像得到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仔细观赏,细心把玩。

流氓!艾娜朝周博的手腕上使劲掐了一下,周博吃痛,缩回一只手,另一只手继续侵犯她的峰峦。

艾娜再也顾不上用手去遮掩什么,她从正副驾驶座位中间向后爬去,想要躲开周博的魔爪。她没成想裤子和底裤还垂在脚踝上,正好挂在座位底下的挂钩上。

她的上半身已经爬到后排座椅,两条修长雪白的大腿却横在那里动不了。周博望去,她从细嫩的脖子到平坦的背脊,再到翘起的美臀和欣长水润的长腿,该平的地方平,该凸的地方突起,粗细都恰到好处,非常均匀。

艾娜也发现周博色迷迷的眼光正在入侵她的每一寸肌肤。她连忙用力蹬掉挂在脚踝的裤子,俯身趴在后排座椅上,双臂抱紧胸前的秀峰。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艾娜害怕地说,周博问她:怕什么,你自己把裤子都脱了,还怕吗?他假装害怕的样子,我好怕怕呦。

周博不慌不忙的脱掉衣裤,也像艾娜一样挤进车后。

别过来,别过来。艾娜害羞地说,她保护好胸前,夹紧双腿,不让春光外泄。

狭窄的车厢内,艾娜**着身体,紧靠柔弱无骨的两只小手又怎能遮住全身。她转过身,周博暂时看不到她的正面,她的后面却城门大开。

周博抓起她的翘臀,从后面就强行突破了她的最后防线。艾娜感觉下面好痛,周博已经进入到她身体的深处。

不要。艾娜极力反抗,但是车厢内空间太小,任凭她的臀部怎样摇摆,始终无法摆脱体内的异物。她的头顶在车窗玻璃上,痛苦的快要哭出来。

周博却像打了鸡血似的兴奋,他将艾娜逼到死角,毫不留情的战斗。

艾娜全身战栗,她无处可逃,只有被迫接受敌人无休止的进攻。几番进攻之后,艾娜逐渐放下武装,缴械投降,彻底打开城门欢迎周博的到来。

周博肆意蹂躏着她的双峰,在她的城门中来回厮杀。艾娜趴在车窗上,享受着敌人疯狂入侵带来的快感。

窗外的太阳全部沉入远方的大海,开始慢慢收回洒向天空的五彩霞光。就在霞光消失的刹那,一个奇异的现象出现。绿光——她居然看到了绿光
绿色的阳光奇迹般的呈现在艾娜眼前。她眨眼的瞬间,绿光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艾娜一下怔在那里,她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刚才出现的只是虚幻,就像海市蜃楼一样。

她又摇了摇头,不可能,绝对是真实的。她的眼睛告诉她,刚才的确看到了绿光。她突然想起周博介绍绿光时说过的话,吓了一跳。

艾娜感觉周博加快了运动速度,她的下面猛地收缩,开始全身战栗,就在这时周博挺立不动,释放出全部的能量。艾娜浑身发软,瘫倒在汽车后座上。

天渐渐黑了,旁边不停飞驰而过的汽车射来耀眼的灯光,照得车内亮如白昼。尤其艾娜粉嫩的肌肤,被灯光反射出炫目的色彩。

周博忍不住亲吻了一下艾娜,在她柔软的娇躯上又是一番揉捏。艾娜早已没有了反抗的力气,任由他的胡作非为。周博把她从头到脚梳理了一遍,期间艾娜不时传来娇柔的呻吟,周博更加的肆意妄为。他折腾够了,又把艾娜架到汽车正副驾驶座位中间的缝隙,又一轮疯狂的进攻。

艾娜几度升上高高的蓝天,又从上面垂直跌落,像玩过山车般刺激。周博也是大汗淋漓,过足了将军冲锋陷阵的**。他打完最后一发子弹,这才疲倦的倒下,带着胜利的笑容。

两个人筋疲力尽,休息一会儿。

周博望着艾娜雪白的肌肤,实在是力不从心,他咽下贪婪的口水,疲惫的回到驾驶员的位置穿衣服。

他等艾娜收拾妥当,这才兴奋地开车返回,一路上兴奋地唱着最近流行的歌曲。

来到艾娜的楼下,周博并没有过激的行为,艾娜目送周博开车远去,才松了口气。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