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车上的薇薇
车上的薇薇
广西的公路体系没有沿海地区的发达,高速路段太少且山路多,速度一直提不上去,让奥迪这种善跑长途的车子也无用武之地,等一路跋涉的赶到桂林时,已用去七八个小时。再逐个市场的跑,,等费尽周折好不容易找到线索时,得到的消息,却又让人忍不住叹气,存货不足一车,与博士之前所列清单相差太远,而那家公司却是桂林地区唯一一家水凝剂的代理点。

想不到结局竟是这般,而此时已是午夜时分,再跑下去也不会有结果了。我固然颇感无奈,就连薇薇也有些六神无主,再不像起程时坐在后座与我水火不容,而是要我陪着她坐在后面,靠在怀里望着车外,一付心事重重的样子,令人怜惜。

“薇薇?你也别着急,船到桥头自然直,会有办法的。”

“还有什么办法,现在已经是九月末了,到了十月这里的雨水就会大幅减少,若这次机会把握不住,说不定就只能等到明年了,那村里的收成怎么办,唉,为什么会是这种结局……”

事不可为,很想借机开导薇薇跟我回去,等转过年准备充分之后再实施拯救计划。请牢记可我心知此时提出要求,只有被拒绝的份,说不定会让薇薇愤然而去,只得放弃了这绝佳的机会,搂了倦意上涌的薇薇在车上小睡一会,等天亮了之后再决定行止。

“杰哥,我不想睡车上,我们去开房间好吗?”

“开房间?”

一时间,我怔住了,在薇薇隐含颓废的语气中,听出了她内心的失意。她想用此次行程的结局来打响拯救计划的第一枪,却不想出师不利,原料不足让整个计划搁浅,心情自然倍受打击,想用一次**来施放自我,缓解心里的负疚感。

我很想答应下来,甚至想立时便拉了薇薇的小手到街角的小旅店里开房间与她欢好,将生米煮成熟饭,从此都不用再担心她会离开我。可是,我不想趁人之危,这会让我与薇薇之间的情感蒙上一层阴晦之色。

“薇薇,要不要给博士去个电话,看他有什么办法?”

“不用了,博士根本没有手机,我们去开房间好吗?”

“唉,让我再想想好吗?别放弃。”

“师父?”

“什么?”

“还记得我第一笔股票交易吗?我把股票号码搞错了,结果组里所有人都对我不满,是你为我背的黑锅,花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才填平了那个大窟窿,对不起,我不该那么粗心的。”

“所以,从那以后,你都要核对好几遍才确实**是吗?”

“是啊,我可不想整整一个星期都要看你脸色行事了,想笑一下都不行。”

“唉,记得,那一星期是薇薇最乖的时候,那像现在这般……”

还想说下去,后面的话却被扭身凑过来的小嘴打断,咽回腹中。薇薇双臂纠缠令我呼吸不畅,可她的吻却是那样热烈,令我没法思考其他,只能疯狂的回应,落在她腰间的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

吻得越是疯狂,越是容易令人欲火高涨,越是容易犯错误。

不知怎的,便将手伸进了薇薇的衣内,扯落了她的纹胸,开始揉捏起她的饱满的**,伴随着怀中女人一声声的轻吟,那感觉美妙极了,令人欲罢不能。随着热吻的持续,薇薇也逐渐放开,坐入怀中,方便我下手,更无限提升了我的**。

不片刻,怀里的薇薇便在我的色手下衣襟解开娇人的双峰随着她的身子轻轻的摇晃。虽然车内光线不及,可仍让我心荡神迷,想起不知多少次将目光聚焦于此,现在总算能如愿以偿,情不自禁的俯身吻过去。电子书导航

“啊……杰哥,告诉你,你是不是早就想看薇薇那里?”

抬头间,凝视着神情娇羞的薇薇,我点头道:“是,从第一次见你,我就有这种念头了,每次你坐在我对面时,我也无数次有过这种想法,薇薇,男人是不是都很下流?”

薇薇轻笑着摇头,喃声道:“才不,要是男人都一本正经的,那多没意思,薇薇喜欢被师父用眼神非礼,喜欢被师父磕磕碰碰的,还喜欢被师父沾口舌便宜,就像是现在,师父,薇薇想做你的妻子,可以吗?”

我点头,拥紧怀里几乎是裸了上身的女人,感觉着她心里的渴望,轻声道:“好,等天亮了,我们就去民政局登记,然后再找一个教堂,请一个牧师为我们主持婚礼,来一个真正的闪电式结婚,好吗?”

“那入洞房呢?”薇薇羞道。

我不怀好意的摸了把薇薇双峰,道:“夫妻欢好天为室,地为床,在那**不行?”

薇薇顿时扭捏起来,不依的道:“讨厌,你们男人总想那个。”

我正色道:“薇薇,你知不知道,你说话的样子好可爱,要知道男女之间的事情,可不是光靠嘴说的,说不定要不了多久,小薇薇就会缠着你男人要了。”

薇薇飞了一眼,嗔道:“那薇薇现在就想要呢?”

我变色道:“现在?不是吧,会被联防捉到的。”

薇薇嗔道:“我不管,总之天亮之前若薇薇还是处女的话,就再也不理你了。”

薇薇的话让人啼笑皆非,这那像一个女孩说的话,倒像路遇劫匪索要钱财般凶巴巴的,所要劫得还是男女间最浪漫的初夜,这真有点荒唐。可是,我还是从她写满了**的脸上,看出她此时心里负担是那样的沉重,令她不堪重负。

再婆婆妈妈的,除了会让薇薇失望之外,可能再也不会有其他了,决定放开怀抱,好好享受眼前别开生面的**。就当是在婚前,为我可爱的妻上一堂理论加实践的生理课好了,学生是薇薇,而我则是她的讲师。

“薇薇,我想看你的身子。”

“你是男人,当然由你下手了,别忘了这是薇薇的第一次。”

不能言语,因为薇薇隐含挑逗的话语令人发狂,重重的吻了过去,双手却滑过她的双肩,将她身上的衣物悉数褪去,轻扯间,在薇薇起身配合中,包裹她修长美腿的七分裤连同里面的那件一并被扯下。

全身**的女人在怀,是男人那有不欲火焚身的,可就在我想解除身上武装时,薇薇却开始笨手笨脚的为我代劳,看着她的生疏的动作,心知她肯定从未有过给男人宽衣的经历。

“师父,你笑得坏死了。”

“男人本来就好色的,你不知道吗?”

“知道,尤其是你,师父,薇薇准备好了,来吧……”

薇薇低声埋怨着坐了过来,让我抱了个满怀,可以毫无距离的接触到她烫人的身子,在给我无尽的欲火中,心里却多了一丝惆怅,可未及思明那是所为何来,便在薇薇的催促中隐没了。

我被薇薇咬了,伤在肩头,在破体而入的那一刻,在她情不自禁的**与拥紧中。只是,那伤是最轻的那种,即使是在痛禁中,薇薇仍不想伤害我,令我深深感动,双臂纠缠,将她搂紧。

“师父,你知道吗,若不是那次看到大山,薇薇差点就**了。”

“唉,忘了那次吧。”

“薇薇可以忘记,可是师父能忘记吗?薇薇的身子被另外一个男人看过了……”

我不知道薇薇为何要在这个时候旧话重提,可她的那句话便若是一把刀深深的剌进我心里,让一团火莫名的便燃烧起来,不再言语,在搂紧薇薇的纤腰中,疯狂的挺动起来,再不顾忌她的感受。

男人的疯狂,对于成熟的女人来说将是一种享受,可对于处女来说却是一种灾难,未经人道的薇薇在一次次挺动中,脸上泛起痛苦的神情。只是,被情绪左右了的我,却似一个恶魔般全然无视,只是不住的摧残着她的身体。

唉,薇薇的遭遇,让我莫名的就想青青来,令我疯狂。

也许,薇薇是有意的,想用一次充满了痛苦的**,得到心灵上的解脱。

我满足了她。

**的颠峰中,我沉寂下来,怀里女人颤抖的身子,却依旧不安,让我心中怜惜,无言的搂紧她,吻着她的粉嫩的颈,柔声道:“薇薇,对不起,我是一个自私的男人,不过你放心,以后我都不会再提起此事了。”

薇薇喃声道:“嗯,那以后,薇薇是不是要叫师父‘老公’呢?”

“不,我喜欢听你叫我‘师父’,这样才剌激。”我拒绝了薇薇的请求,却得到了她的轻笑声,从她开心的笑里,我听出了经历了水乳交融后的女人心里不再有任何负担,心下甚喜,忍不住道:“薇薇,要不要再来一次,我们可以一直做到天亮的。”

“不要,请师父放薇薇一马好吗?”

“不行,我刘家的规矩就是出嫁从夫,以后你只能顺从,明白吗?”

“不是吧,师父好独裁的,薇薇要叛出师门……啊,不要……”

情动的女人,最好的便是欲语还休,薇薇也是如此。车内空间狭小无处可藏,薇薇也仅是挣扎了几下便放弃了,苦着脸任由我作弄她。只是,在令人心动的娇吟中,偶尔也会爆出一两声不满的嘟嚷声,那是我故意手上用力揉捏她胸前双峰时发出的。

折腾了半夜,天朦朦亮时,我才放过了早已无力应付的薇薇,任由她光着身子偎在怀里睡去。而我却精神亢奋难以入眠,拥了不时变换睡姿的女人,心中感叹世事多变,想不到竟在这种情形下得到了薇薇。

思前想后,感觉有些神倦,可见天色渐亮那还有心思睡,便调养起神韵来,以应付今天令人心烦意乱的搜寻。为了薇薇的愿望,即便是将桂林掀个底朝天也要找到足够的水凝剂。

天光大亮,冷清的车外逐渐热闹起来,车窗贴膜,不必担心车内还裸着身的薇薇走光。可她含笑酣睡的俏样,却让我有些吃不住劲了,将手落在她腰间,沿着她胯间一路轻抚下去,那滑腻舒爽的感觉,令我忍不住轻吟出来。

“师父,放过薇薇好吗?”

薇薇被我抚醒,张嘴便要我放过她。此时天光大亮,若在车上疯狂,势必会摇得车子山响,那路人还不趴在车窗上看个仔细,说不定片刻就会有警察出现,将我捉了去,拷问奸情,那可就毁了。

“放过你也行,不过,以后薇薇要听话才行。”

“你是师父,薇薇是徒弟,徒弟当然得听师父的话了。”

听着薇薇如此顺从的话儿,立时让我不好意思起来。将薇薇扶起,着她将衣服穿了,这才拉开车门下去透透气,顺便想找个路人问下民政局怎么走,可就在我满大街找着问话的对象时,一辆装满水泥的拖挂缓缓驶过,心中不禁一动。

“薇薇,告诉我,什么企业才会使用这新出的水凝剂做添加剂?”

正伸着懒腰的薇薇轻怔间,目光闪电般落在刚驶远的拖挂车上,惊喜的神情立时写满脸上,纵身入怀,兴奋道:“是水泥厂,我想起来了,博士说过那种新型的水凝剂最大的用处便是做水泥添加剂,增加水泥的粘度和强度,师父,薇薇爱死你了……”

我才不会浪费如此机会,拥紧中,重重的吻过去,让薇薇无以为续。瞬间,被希望撞了下腰的美女情动,疯狂的回应起来,第一次,与女人在满是行人的街上如此明目张胆的亲热,心里却温馨异常,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