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幸福的三个人儿
幸福的三个人儿
穿梭的车流中,秋哥把车子开得很慢。窗户开着,六月的南国夜景挟着清爽
的海风,涌入车内,白姐身上的香水味不时随风传来。一切都显得那么温馨。
  我从心底里感谢秋哥这样的安排。他完全可以请我坐在副驾位上,但他显然
是有意让我与白姐坐在后排。
  上车后,白姐把小提包搁在我与她之间的座椅上,我注意到了这个可爱的举
动,对着她微微一笑,左手还是越过小包握住她的右手,并轻轻用力捏了一下,
白姐也轻轻用力捏了我一下作为响应。
  秋哥开始介绍沿路的风景和建筑。我和白姐静静地坐着,我不时插几句话,
作为对热情做着「讲解员」工作的秋哥的响应。
  车子很快驶出了香洲市区,往南,转入通向横琴岛的路。毕竟已经是七点多
了,南往横琴岛的车子远没刚才市区里的多。秋哥开始加速,幽暗的路灯在茂密
的道旁树间时隐时现,夜风呼呼扑进车里,吹在身上,竟然感觉到丝丝凉意。
  白姐关上了左边的窗户,又让秋哥将车窗全关了。车外的世界安静下来,只
听到车轮滑过路面的沙沙声,和车载音响里传出的不知哪位女歌手的轻声吟唱。
心中升腾起一股热流──是的,此时此刻,我想与白姐离得近些,再近些……
  我将白姐的手握得更紧,并轻轻用力将她往我这边拉,同时让身子慢慢挪向
白姐一侧。借着车子辗过一道减速带所带来的轻微颠簸,我,与白姐终于紧紧挨
在了一起。白姐柔软臂膀上的温热,立时传至我全身。
  白姐依然扭头看着车窗外的景致;而我的左手,已悄然绕过白姐的腰,从后
面用力揽住她,白姐顺势靠在我的肩膀上,一阵沁人的体香和醉人的体温,立时
淹没了我。
  朝思暮想的一幕,此时就这样近地呈现在眼前,无论我如何控制自己,也是
情难自禁了……
  俯下头,在白姐的脸上轻轻吻着,闻着她的体香。白姐闭着眼,完全放松地
靠在我肩膀上,任我潮湿的热唇在她已然发烫的脸上游移、寻找……
  终于,我的唇找到了白姐的唇。粉蝶恋花般,试探着轻触,又轻轻分开,几
轮分合后,我的唇紧紧压在白姐的唇上……触电般,一直揽着白姐腰的手迅速用
力,白姐柔弱无骨般,半倚入我的怀里,仰起脸,微闭双眼,迎接我无限柔情的
热吻。那一刻,似乎一切都不存在了,我头晕目眩,沉浸在与白姐的长吻里……
  白姐真的好会吻!灵巧的舌尖不时探进我的嘴里,蜻蜓点水般,在我将含未
含时又灵巧地缩回去。我的舌尖用力挤过白姐的牙关,与她柔软的舌头在潮湿的
海洋里会合,吮着,胶缠着……
  秋哥显然是注意到了后座有些异常的安静。他回头看到我们相拥而吻后,轻
轻咳了一声说:「好呀,你们还让不让我开车呀!」
  白姐羞涩地推开我,探身用手推着秋哥的肩娇声回道:「不许偷看!」
  「好好好,你们偷吃,还不让我偷看,我好惨哟!」秋哥笑着转回头,但一
只手就抬起来,将倒后镜调整到刚好可以看到我和白姐的角度。
  得到了秋哥的默许甚至是鼓励,我和白姐更紧地拥吻在一起。我的右手,似
被一种力量牵引着,隔着白姐的裙子,按压在她丰实的腿上,隔着她的裙子轻轻
揉捏,白姐全身颤了一下。作为对此举的鼓励,白姐将舌尖伸出让我含住……
  车内的温度在一点点升高。秋哥有意调低了音乐声,于是,白姐由于我的手
伸进她裙底触摸到内裤后所发出的呻吟声,无遮无掩地弥漫在整个车箱里。
  现在,白姐的整个上身都仰卧在我怀里,左腿蜷放在座位上,右腿软软地耷
在我的左腿上,双腿完全向我的左前方分开,是很优美的狐牙齿;裙子的下襬,
被掀起至大腿,露出她白如凝脂的双腿。
  我俯头与白姐热烈地湿吻着,不时发出醉人的吮唇声;右手的整个手掌,按
压在白姐的双腿间,隔着她的小内裤,时重时轻地按摩着──那里,早已是漶漫
一片,丝质面料被水洇湿后腻腻滑滑的特有质感让我陶醉。
  我的手,那快乐而急切的手指,此时只要稍微转个弯,就可以绕过白姐内裤
一侧,探进那潭热情燃烧的汪洋里……但我依然隔着内裤按摩着,感受着白姐那
件丝质内裤带给我的滑腻质感。
  虽然无法抬头看前面的秋哥,但我心里知道,秋哥一定是不停地透过倒后镜
看着陶醉中的我与白姐。我将白姐耷在我腿上的右腿牵引过正、副驾座之间的小
储物盒,使她的右腿伸展到秋哥的腰侧。
  秋哥觉察到了白姐伸来的右腿触碰,他明白了我的用意,左手抓着方向盘,
腾出右手,抚摸着白姐伸过去的脚和小腿,嘴里轻唤着白姐的昵称。燃烧中的白
姐突然感受到了来自秋哥的抚摸,再无初始时的些许羞涩,开始放声呻吟起来。
  白姐的双腿分得更开了!那是异常美丽的弧度,一个尽情开放的花蓝。花蓝
间,早已被汹涌爱液洇透的小内裤底部在我的摩挲下,陷成一道深凹进她腿间的
细缝。我的两只手指绕过内裤,钻进里面,开始触摸白姐双腿根部细密潮湿的蚌
肉──那里,犹如一镬正在被煮沸的汤水……
  我热情高涨,将整个脸都埋进白姐衣领低垂的胸间,在她绵软的双峰之间游
动……白姐的呻吟和我渐趋粗重的喘息此起彼伏。
  白姐一只手环抱着我俯下的头颈,另一只手随着我的动作用力掐我的胳膊,
带给我一阵阵快乐的刺痛……
  突然,车窗外传进一片弦目的亮光。我将头艰难地从白姐的胸前抬起,原来
是横琴大桥到了。不知不觉车子已开了四十多分钟,正在进入横琴岛,宽阔的进
岛大道上灯火辉煌,往来车辆络绎不绝。秋哥回头看我们一眼,示意我们坐好。
  将黏湿的手指从白姐腿间轻轻抽出,轻轻抚起绵软无力的白姐,帮她整理好
裙子。秋哥打开车窗,从南海上吹来的海风送来阵阵清凉。作为从沉醉到清醒的
过度,白姐握着小拳头在我肩膀上轻轻打了一下,说:「你们坏死了!」然后坐
正身子,顺着我的用力一拉,与我紧紧倚偎在一起。
  我将黏叽叽的右手两只手指──那里还带着白姐下体的芬芳──放到鼻子下
面,深深吸了一口气,陶醉道:「真香!」白姐又用力打了我一拳,娇羞地连声
骂着:「好讨厌呀你,好讨厌呀你!」秋哥从倒后镜里看到了这一幕,呵呵的笑
着……
  车子很快来到一处靠海的生蚝海鲜舫。下了车,白姐一手挽着秋哥的胳膊,
一手整理着被海风吹乱的头发。我拎着被白姐遗忘的小提包,跟在后面,向着海
鲜舫漫步走去。
  横琴岛,这座在珠海一百多坐岛中最大的岛屿,在这个夏天的夜晚,敞开胸
怀,迎来了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三个人儿……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