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师生乱情  »  校长是个大色狼
校长是个大色狼
早上,吴娜照例提前赶到学校。


她打扫完办公室的卫生,其他老师们才陆续上班。


这就是职场的规则,她作为新人,必须这么做。


为了生存,为了竞争。


虽然没有臭男人的咸猪手,却有着鄙视的眼光,像针一样扎在她的身上。


因为她是个乡下来的女孩子,在学校也只是个临时工。


刘欣坐在吴娜的对面,惨然一笑,另两个老师眉飞色舞地谈论昨晚连续剧中精彩的部分。


第四节课吴娜没有教学任务,一个人坐在办公室消磨时间,她接到校长的电话,叫她过去一趟。


校长办公室宽敞明亮,比吴娜他们四个人的办公室都要大。校长五十多岁,戴一副金丝眼镜,头发微秃,坐在老板桌后查阅电脑里的文件。


马校长,您找我。吴娜站在办公室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吴老师,快请进。马校长热情地走过去欢迎吴娜,迎接她进到办公室里面,顺手关上门,将门反锁。


单纯的吴娜根本没有看到马校长的小动作,她怯生生的站在校长办公桌的前面,不安地问:校长,您找我有什么事?


马校长的目光从上到下打量吴娜。如瀑般顺滑的长发,粉嫩的小脸,束腰紧身的上衣勾勒出女人饱满的曲线,窄腿牛仔裤更显出修长的美腿,配上高跟鞋越发衬托出她高挑的身材。马校长不自然的咽下口水。


麻烦吴老师给我倒杯水。马校长吩咐。


吴娜接过水杯,转身去饮水机接水。饮水机的取水口比她的身材要低,吴娜弯腰的时候,圆润的翘臀高高撅起,马校长看得心潮澎湃,下面马上就硬了,裤裆顶起高高的小帐篷。


校长,您的水。吴娜为了表示尊敬,双手捧过来。


谢谢!马校长花心的笑着,声音也变得尖细。他双手抓住吴娜捧在水杯上柔若无骨的小手,轻轻摩挲。吴娜想要撤回,水杯必定摔落,她红着脸说:马校长,您的水。


马校长经验丰富,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他的手顺着吴娜光滑的肌肤划过,他接过水杯,呷了一口水说:吴老师请坐。


吴娜巴不得离他远一点,马上退回去,坐到校长对面的椅子上。


吴老师有男朋友没有?马校长问。


这个问题有些突兀,吴娜一下不知道怎样回答。说有吧,刚和男朋友分手,说没有吧,吴亚龙正在走进她的心房。她一时无语,随便嗯了一声。


马校长看出她的难为情,就没有追问,他一个手指头弹着桌面,吴老师不要紧张,我就是随便问问,关心一下咱们学校老师的个人情况,尤其是像吴老师这样的年轻老师,更值得我们领导层重视。我查过档案,吴老师是西北人,老家现在都还有谁呀?


爸爸和妈妈都在老家务农,就我一个人出来打工。吴娜如实回答。


是这样,南方要比你们北方炎热,那你一个人在南方习惯不习惯?


马校长像唠家常般问话,吴娜的心情开始放松,她抬起头笑着回答:习惯,这里挺好的。


吴娜灿烂的笑容像冬日里温暖的阳光,让马校长骚动的春心荡漾。他问:吴老师来学校多久了?


四个月。


来我们学校还适应吧!


挺好的,我很喜欢。


那就好。马校长点头,吴老师现在还是临时工,有没有打算考咱们学校的正式编制岗位。


吴娜心头一震。成为正式编制的老师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她一个临时工,干得比别人多,工资却少得可怜,福利待遇什么也没有,她做梦也想当上在编的教师。


想过,就怕不够条件。吴娜低声说。


她说的是实话,像她这样没有关系,没有后台又没有背景的弱女子,成功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吴老师不要气馁,机会总是给那些有准备的人保留着。马校长起身来到办公室靠墙的沙发旁,拿起茶几上放置的几页资料,吴老师你来,先看看今年的报考内容,我看你的条件蛮符合的嘛!


吴娜过去随意翻看,马校长说:不着急,坐到沙发上慢慢看。他把茶几向外拉,方便吴娜坐到沙发上。


宽大的沙发柔软又有弹性,坐在上面非常舒适。吴娜低头看资料,马校长向下看,吴娜高耸的胸部毫无保留的呈现在眼前,紧身上衣仿佛要被撑开,能够清楚看到少许深深的沟壑。这条窄的不能再窄的沟壑,却是每个男人无法跨过去的一道坎。多少个英雄一生纵横疆场,高山峡谷也阻挡不住他前进的脚步,最后偏偏栽倒在这条软软的、深不过一掌的乳沟里
马校长差点冲动的去解开她上衣的每一道纽扣,一览她洁白的玉峰和峰峦间的美景。他最终还是忍住,坐到吴娜身旁,问:


你的条件符合吧!


吴娜抬起头,差不多吧,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考上。


今年咱们学校的配额只给了一名,到现在为止总共有一百五十六人报考,难度的确不小。


什么?吴娜吃惊地张大了嘴巴,乖乖,一百五十六人争取一个名额,难度也太大了吧。


马校长的手轻抚在吴娜的大腿上,牛仔裤的材质粗糙,远没有她的肌肤细嫩。他说:其实这些都是走走过场,给那些外人看的,成不成咱们自己说了算。只要吴老师愿意,我一句话的事,马上就可以实现。


真的吗?太谢谢马校长了。吴娜一双大眼睛天真地望着马校长,充满感激的眼神。她全然不知道马校长不安分的手已经从她的大腿上转移到她高耸的胸部,直到马校长忍不住在她的酥胸上用力捏了一把,她才反应过来。


校长,您……吴娜躲闪开,下意识的整理衣衫。


马校长坦然的靠在沙发里,我刚才说什么来着,只要吴老师愿意,能不能当上正式编制的老师就是我一句话的事。我呢也不勉强,全凭吴老师的意愿,反正你也知道,现在竞争这么激烈,没有付出怎么会有回报,我想这一点吴老师会明白的。


吴娜泯住嘴不做声,潜规则她是知道的,前不久她就被男友的上司潜了一回,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她的家乡是偏远的山区,家里穷,父亲又跛了一条腿,干不了重活,家里的负担全落在母亲一个人身上。她能出来实属不易,一个临时工朝不保夕,不是长久的办法。


她用力咬住嘴唇。


马校长色迷迷的眼神注意到这个细节,他挪过来,靠在吴娜身上,一只大手抚在吴娜胸部耸起的峰顶,轻轻揉捏。这人呀,就得想开点,趁着年轻有资本的时候,赶紧开发,等到机会错过就什么都迟了。马校长轻声开导,双手逐个解开他梦寐以求的衣衫上的纽扣,一只手探到吴娜的身后,熟练的松开文胸后面的搭扣,吴娜高耸的双峰暴露无遗。


细腻、光滑,奶油般的色泽,嫩的仿佛能挤出水来。


吴娜害怕地跳起,闪到一边。高耸的双峰没有文胸的束缚,随着身体上下抖动,荡起一阵一阵的肉波。马校长看在眼里,骚动的内心更是难以忍耐,他使劲咽下一大口口水。


马校长一只手拎着刚从吴娜胸口摘掉的粉红色蕾丝文胸,他用鼻子嗅了嗅,女孩子特有的体香钻入鼻孔,整个精神为之一振。他用手慢慢摩挲,文胸里面还残留有吴娜淡淡的体温,热乎乎的。


小艾啊,这件事我也不逼你,你愿不愿意我都不会勉强你的,你自己拿主意。马校长走近吴娜,转身却把文胸扔到沙发扶手旁的靠垫上。


你别过来。吴娜胸前春光外泄,她连忙交叉双臂,用双手遮挡在胸前,护住玉峰之巅的璀璨明珠。


马校长一步一步逼近,他紧盯着吴娜有些紧张又有些羞涩的粉嫩的脸蛋儿,一字一句地说:机会就在眼前,只要你不反抗,多少人眼红的编制内的正式老师就是你吴娜的,丢了不可惜吗?


吴娜的确心动。她农村出身家境又不好,在成长过程中少不了别人鄙视的眼光,她渴望改变现状,改变生活的轨迹,让人生绽放出光彩,过上幸福的生活。


她大学毕业后的多次打工受挫,早就没有了学生时代不切实际的幻想,她现在只想有一份稳定而且收入不错的工作。马校长答应的结果过于诱人,只是条件太过苛刻,吴娜犹豫不定,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马校长看出她的摇摆不定,他笑着说:小艾啊,咱们同在一个学校工作,以后接触的机会有很多,就算没有今天的事情,你难道不为将来考虑吗?毕竟我是这所学校的校长,你们老师的命运全在我的掌握当中。他轻轻搂住吴娜的肩膀,乖,听话,我以后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他温柔的抓住吴娜的胳膊,吴娜象征性地抵抗一下,就由他分开双臂,露出细腻白嫩的肉球。马校长得意得俯下身,用嘴轮流吮吸双峰的最高点,在峰峦间流连忘返
吴娜想要推开他有些秃顶的脑袋,又下不了决心。毕竟在人家的手下工作,自己的去留全屏他一句话的事情。她不情愿,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听从于马校长的胡作非为。她在马校长的挑逗下,渐渐有了感觉,更加没有反抗的决心。马校长也感受到她两个丰满的玉峰越来越坚挺,心里暗自欢喜。


马校长的双手也不闲着,在吴娜的双腿间揉捏,厚实的牛仔裤在她的芳草从中蹭来蹭去,弄得她越发的难受。她轻声呻吟,两条修长的美腿不停的打颤,她双手抱紧马校长微秃的头顶,不让自己跌倒。


隔着牛仔裤,马校长触摸不到她柔嫩的肌肤,牛仔裤就成了最大的障碍,他急切地要脱掉她紧绷在腿上的牛仔裤。牛仔裤弹性差,罩在吴娜圆润的臀部就是扒不不来。吴娜也顾不了那么多,她主动挺直上身,配合马校长脱掉碍事的牛仔裤。


马校长的嘴一路向下,叼住蕾丝花边的内裤,褪到她的脚踝。他的双手寻到她的芳草丛边,感受到潮湿的气息,稍作停留,就侵入到里面不停地探索。


吴娜再也忍受不了,她嘤咛几声,瘫软在马校长的怀里,软弱无力地说:我,我受不了了。


马校长大喜,他抱起吴娜,把她放到宽大的沙发里,他几下脱掉自己的衣裤,挺身上前冲了进去。


宽大的沙发美观又舒适,两个人躺到上面没有丝毫局促感。过于柔软的沙发反而使马校长有力使不上,吴娜经常陷进沙发绵软的坐垫里,让马校长找不到准确的目标,常常脱靶。


马校长顺手抓过靠垫,衬在吴娜的身下,阻挡她圆润的臀部不断下陷的势头。


被看马校长岁数大了些,体力却堪比年轻人。他不断的进攻,让吴娜享受到不一样的激情,她此刻甚至希望马校长的进攻来的更猛烈些吧!


马校长越战越勇,不断冲击着吴娜早已失手的阵地,一波又一波的冲锋,让吴娜渐渐抵挡不住。她禁不住高声呻吟起来,激起她一浪又一浪的**。


上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声响起,马校长和吴娜两个人仍在酣战。


吴娜趴在低矮的茶几上,任由马校长在身后冲杀。她面向办公室的门,门上有一长条磨砂玻璃,可以看到外面走来走去的人影。磨砂玻璃s型镶嵌在木头门上,活像女人妙曼的身姿。


茶几随着两个人的动作前后摆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马校长的上身压在吴娜光滑的背脊上,双手抓在她不停摇摆的双峰上肆意揉捏。吴娜的胳膊支撑不住两个人的重量,她双臂并拢,胳膊肘放到桌面上才不至于摔倒。


吴娜的双手无意中抓到茶几面上的一个小瓶子,她下意识的扫了一眼上面的标志,明显位置是一个威猛的男子,旁边写有神丹两个字。吴娜终于明白马校长为何如此凶猛,她喘息着说:你把我叫来,原来早就有了准备。


马校长的秘密被揭穿并没有生气,他笑着说:我也没有办法,谁叫你长的太漂亮了,我不早点下手,只怕被别的男人抢走。


一个人影出现在磨砂玻璃的后面,轻轻敲门:马校长,马校长。声音甜美,明显是个女人的声音。


两个人谁也不敢出声,吴娜第一次在办公室做这种事情,紧张的不得了,肌肉紧缩,双腿不停地抖动。马校长也在这一刻到达**,停止不动。


门外的女人又轻轻敲了几下门,这才离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