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人妻  »  网恋女子
网恋女子
她二十八岁了,真名也就叫云。其实她中文系古汉语本科毕业,又戴过社会学硕士帽。眼下在一家公司任副总,我在网上就早以觉察她的公司不小,比我的公司大多了。而且她实际上主持着那家公司。她生活得宁静而满足,她的人生轨道很分明,「该有的都有,甚至不该有的我莫名其妙的就也有了」,好象一切命中注定。她说她本来一切如意,被人称道,是因偶尔上网遇上了我,她才突然间生活大乱。她说她今天一直在徘不定是否与我见面,其实她并没出市,她只不过是听凭时间流逝,她希望有突发事件来改变她的生命,而不是由我去改变,她知道,我会捕获她。


  「知道我什么时注意到你的吗?」我正在若明若暗的城市灯火中操作方向盘,她轻趴在我肩上,我能感觉到她眼睛闪闪发光。


  「在我想娶你的时候。」


  「呸!」她然后亲我一下,说:「你那时向我坦白你过去为非作歹的劣迹,还记得吗?」


  「我……?」


  「你说过你的那个……朋友,坐你摩托车的那个。」那时我说的是我的爱情经历,说的是一个女子在高速飞驰的摩托车后背上搂着我安然而睡,说的是那女子想为我生六个儿女。她此刻单指我婚后这个情人,不说「情人」「女友」,而用「朋友」代称。她吶呐而言:


  「那个晚上,我对着你的图标看了很久。我知道没人能编那样的故事,我觉得她有了你这……她有了你这怪物一定很精彩,无论她归宿在哪,人生有了这种精彩也就值了。那天晚上,我就做了个梦,梦见坐在摩托车后背上的竟然是我!


  而我,却总看不清那开车的家伙是怎么个模样……」我把车停到路边,看着她。她亲吻我,小声说:「我那时就想要你了。……不要嘛,这是在车上……」她轻轻挡住我突发的性欲与进攻,亲我的喉咙结,小声的,羞涩地在我耳边低语:「刚才在房间里我都快死了。」车子重新上路,我打开CD机,车厢里响起轻轻的乐曲。我望着前方,轻声说:「我没对你胡编过任何事。」


  「我知。——我也是。」她靠在我的肩,话音带醉意。


  车厢里是《风中有朵雨作的云》的的声音,这首乐曲我们曾在网上无数次相约共赏,那时她叫云我叫风,她曾说那上面的凄宛音符让她不安。此刻我们静听着它,我觉的眼睛有些许潮湿了。


  然后传来她的话音,仿佛在很遥远之处:「你倒底是什么人?」我腾出右手楼她,她又说:「不许说你是情种,……不许说你是灌水小子,……不许说你是我的男人……你到底是谁?」她哭了。


  我任凭她轻轻哭泣,感觉她浑身的颤抖,我知道那是一种来自心底的快感和满足。我想我和她毕竟幸运,我们网恋多年,尽管对方有那么多不解之迷,可见了面竟如此身心相投,这眼泪应该是甜的。


  后来我们各自不约而同打开原先不约而同关闭的手提电话,——我们回到真正的人间。


  我有客户约我去离这六十公里的省城见面,原先我这趟出门纯粹只为见到她的,但客户来自美国,他也没空。主随客便,没办法的事。


  而她,俨然间已将我的车厢变作了办公室。我注意到她下午有两个会没开,三个客没见,还有四份文件待办没办。她好像不在乎自己的事,倒是关切的看着我。


  「我明天上午去,明晚回来。」我说着,叹气。


  「去吧,忙你的事去。」她温存地轻语。我久久凝视着她,心想她若还不算是最美丽的,那也必定是最聪惠的女人。


  我们在深夜里回到我住的酒店,她没再到我房间去。她说她不能太贪,然后钻进她的车走了。那是一辆两门的BMWZ3银色跑车。


  *** *** ***


  不料我在省城竟一件接一件足足办了三天的事,期间还陪客人回我们的货源厂家参观,接着我又到省城参加一个展销会,但我终于挡不住想见她的欲望,所以在第四天返回她的城市,回到我原先住的假日酒店。


  她一进入房间,我们就迫不及待吻在一起了。


  她双眼生辉,呢呢吶呐,说你该死害我三天过了三辈子,一边任凭我如狼似虎般地解剥她的衣裙。我就那样站着,将她抵在门背,直接进入她的身体。


  然后我们回到床上。我躺着,她趴在我身旁,双肫支身两手扶腮,与我闲聊。


  她先是说起这几天里她工作,生活中的一些趣事,然后说这三天里她很挂念我,特别是到了夜晚,她总在猜想我在干什么事。我就笑了,这三天里我们已通了无数个电话呀!


  「我那时就胡思乱想,觉得你一个人在外挺无聊的,会不会就想找个人陪陪,比如……。」她见我拿眼瞪她,就说:「那可是你以前向我坦白过的,说你曾找过按摩女……」


  我恼怒地轻拍她浑圆光滑的臀部,她却头晃脚荡,侃侃而言:「每每想起你曾与那些女人有那么一手,我就觉得恶心,觉得男人真是愚蠢,都是怪物。」在网络上我可以肆无忌惮地对她讲这种事,可眼前她与肌肤相亲,我却突然间难为情起来。于是我搂抱她,亲住她的嘴,双手抚遍她所有的性要害,只想她不再扯这话题。可她在我的攻击下却春心勃发,转眼间从一个烈女悍妇变为一个饥渴的新娘。我再次进入她的时候,心里却恍然大悟:原来她也是女人!而女人在此刻话语的内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只想对你说,对你发出声音。


  我能够感觉到她与最初时的变化,那是一个女子对于性事的觉悟而生的变化。


  那里面是更多的热切,渴望与更多的兴奋,激动。我在网上曾把她比作一处荒芜之土,比作一本书,此刻我能感觉的是:那荒野已长出花绿,而我进入到她最丰富多彩的一页。


  一个女人能够深刻,持久让你体会她的娇媚,她的温馨,她的灵气,她的不可复替,她之于你,才是一个好女人。何谓好女人?也许这是仁致各绪的事,好多女性同胞弄不明白自己的男人内心所好,往往无助地叹息自个逝去的春华与昨日的亮丽,殊不知老公对你阳萎早泻仅仅是因你使夫妻生活变成了家庭作业。正如贾平凹小说里一个女人说的话:「没有不行的男人,只有不行的女人!」——我不敢断定说这话的是不是一个好女人,但那必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我此刻正忙于耕锄这片沃土,目不暇接的阅览这本妙书中的所有令我享受,使我灵感顿发的字符。我变换各种方法,让她体尝各种性行为,一遍遍地将她推入难捱的窘迫,又一遍遍地将她从女性固有的羞涩里拉出来,我一遍接一遍地将她送入到让她飘逸,使她生辉的境地。而她,则以她所有原始的符号向我倾诉,既是在教诲我,又是在塑造我。在她终于把我引入最终的高峰,她让我明白:她是不可复替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