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妈妈离开以后
妈妈离开以后
梧州市谋小区的楼层下,一位身穿大红色嵌花蕾丝旗袍成熟美妇正拖着自己的黑色行李箱向一辆宝马车走去,后者跟着一个大约10岁的小男孩,苦苦得拉着女人手,哭泣着说道:「妈妈,求求你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们,你走了我可怎么办啊!」

  原来这二人是一对母子。母亲名叫韩兰娇,今年32岁,身高一米六五。高雅的气质,性感的身材,一头乌黑飘扬的秀发,浑圆的臀部,高耸的胸脯无一部让人遐想连连。儿子名叫黄遨,今年10岁,在上小学5年级,整天惹是生非,成绩一塌糊涂,这也是造成今日家庭破裂的原因之一。

  「小遨,你快放开妈妈,妈妈受够了你那个废物爸爸,还是你这个不听话的闯祸精,我嫁给你爸爸10多年,有过过一天好日子吗,为了这个家,我每天起早贪黑得上班,回来还有做家务,一天累到晚,你爸呢,回来就只顾呼呼大睡,一点都不体会我的感受;你这个做儿子的更不让我省心,你自己想想,有那个月我是没有被你们老师叫过去谈话的,家长会的时候,我听到的尽是对我的嘲讽,哎呀,算了,你快放开我,让我走」,韩兰娇一边说一边使劲拽开儿子的手。

  「妈妈,我以后一定好好听话,好好学习,不会再让你操心了,求求你不要走啊……」黄遨仍然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希望母亲能回心转意。「小遨啊,这是张20万的银行卡,密码是你的生日,我虽然是你的妈妈,但我也是个希望幸福的女人,以后妈妈不会再回来了,妈妈也要追求自己的幸福,相信你以后会明白的……」韩兰娇拿出一张工行的银行卡,递给了自己的儿子。「娇娇,快一点,我们还要赶飞机呢,再晚就来不及了」,这时,宝马车的门打开了,以为全身名牌的男子从车里走出来,焦急地说道。「好的,达令」,韩兰娇一改刚才的厌烦,充满娇媚得对男子说道。说完,便再也不顾后面满脸泪水的儿子,径直走向宝马车……不就,重重的鸣笛声音渐渐远去,留下的只是一个满脸泪光的,哭坐在地上,绝望的10岁孩子黄遨。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黄遨感到深深的绝望,他回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妈妈带男人回家,并从房间里传来真真呻吟的时候,他为什么不冲进去保护自己的妈妈,事后又为什么不通知自己的父亲,是不是自己的不作为,才让那个男人一次又一次的偷情,最终才造成了今天妈妈对自己的抛弃,以及家庭的破裂。

  黄遨无奈得回到了家里,看到坐在沙发上满脸消沉的父亲黄伟,顿时怒上心头,大声吼道:「都是你,没用,妈妈才会走的,你为什么不能好好满足妈妈……」

  说着便朝着父亲跑去,狠狠地打了父亲几拳。「小遨,是爸爸没用,为了让你们能过上好日子,为了能满足你妈妈对物质的追求,每天拼命工作,把身体搞垮了,之后就没能满足你妈妈的需求,才造成现在这样,永远无法挽回」。「那你为什么不打死那个奸夫,你就是没用,你就是为你的无能找借口」,黄遨依旧咄咄逼人得问道。父亲黄伟无奈得说「孩子,你知道那个奸夫是谁吗,他是你妈妈公司的老总,是恒隆集团老总的侄子,全中国的大超市都有他家的股份,财雄势大,我们根本惹不起啊,这个社会,钱和权力就是一切,我是没用,无能啊……」父亲哽咽着,无奈说道。然而,小遨并不满足的爸爸的解释,只是冷冷地说了一句「这里是20万,妈妈给你的,你拼命工作不就为了钱吗,我给你,你要是不把妈妈追回来,我就永远不认你这个父亲」,说完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砰地一声,把们一甩。剩下一个绝望的父亲再默默抽泣……从这天开始,黄遨再也没有跟父亲说过一句话,但可喜的是他却开始认真得学习,连老师也对他最近的表现颇感意外,不由对这位突然遭逢家庭变故的孩子多了几分好感。突然之间,五(2)班教室的门被教导主任推开了,对正在上课的班主任张瑞芳老师说道:「张老师,请问你们班的黄遨同学在不在?请你马上叫他到我办公室来!」「好的,肖主任。」说完便对黄遨说道:「小遨,你马上去教导主任办公室把。」「好的,张老师。」黄遨一脸疑惑得跟着肖主任来到办公室,肖主任怜惜得说道:「孩子,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要太伤心啊!刚刚医院给我们学校打来电话,你爸爸黄伟出了车祸,经抢救无效,已经去世了,等下我会安排老师送你去医院,你要好好保重啊,孩子」……黄伟的葬礼,门可罗雀,简单朴素而凄凉,他本就是从偏远的农村来到梧州市,干的也是零散的工作,没有正式编制,辛苦了大半辈子还了房贷之后便所剩无几,这也是他满足自己老婆物质需求的原因。作为一个10岁的孩子,最近这一个月来的变故已经彻底让他不知所措,他之前单纯得想着通过努力学习,不在惹事,以自身的行动来劝妈妈回心转意,但现在爸爸去世了,他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有个完整的家庭了,闯祸有人善后,衣食无忧,更重要的是他将永远失去挚亲的疼爱,成为一个孤儿。当然,他还有一个选择,去投靠他的妈妈,做那个富二代的便宜儿子,但这样他会过得更加屈辱,但为了生存,他别无选择,于是他鼓起勇气,尝试着打妈妈的电话,希望妈妈能看在她孤苦的份上,不要抛弃他。

  上海,一座豪华的别墅里,昏淡粉红的明亮灯光正照射着室内一张宽大的床上,一对男女正在激情交媾。男的全身赤裸,跪坐在大床上,挺着雄伟的阳物,时而凶猛得冲击着前面如母狗一般跪趴在床上的女人,时而欲擒故纵收回阳具,没错,那位跪趴着的女人,身穿两条性感的黑丝吊带袜,上身是紫皮SM的装束,脖子带着红色狗项圈的女人就是黄遨的妈妈韩兰娇,而那位拿着狗链,勇猛异常的男子就是黄遨认为的奸夫,恒隆集团老总的侄子陈威,二人正在以「狗爬式」的姿势尽情得交媾。

  「求求你,再深一点,让我更舒服…啊…啊…,好爽啊」,韩兰娇这时候早就已经被陈威挑起慾火了,不自主的扭动想要将陈威的阳具进一步吞入自己的阴道中,偏偏她一退后龟头刚稍微进到阴道内部,陈威就跟着退后,韩兰娇的私处搔痒难耐,

  「你该叫我什么,好好说」陈威一脸邪恶的笑说,明知到她已经快受不了了偏偏就是不给他,因为只有这样陈威才能得到征服的快感。

  韩兰娇红着脸说「请主人给您卑劣的娇奴您伟大的阳具,尽情的摧残奴隶,您永远的性奴,永远的母狗,啊…主人…主人」每一次说这种下贱的话总是带给韩兰娇羞耻,但是同时也带来一股莫名的性奋。

  陈威把龟头在韩兰娇的私处沾了些淫水奸诈的说「既然你这样请求了我就给你吧」说完往韩兰娇的肛门用力的插了进去。

  「啊啊啊啊~~~~~~~~~~~~~~~~~」突然之间火热坚硬的阳具硬生生的插入韩兰娇的肛门,韩兰娇只感到肛门似乎被撕裂了,巨大撕裂的痛苦让韩兰娇尖叫了起来「不是那里,主人,啊……好痛啊」,韩兰娇疯狂得摇着头,希望以此来减轻痛苦,样子却像极了一只疯狂的母狗,陈威看在眼里,乐在心理「痛?再过几分钟你就会像以前,爽得自己不知道在干什么了」没过多久,陈威的话马上得到了应验,火辣的刺痛感已经慢慢转化成一种麻麻的快感,侵袭者韩兰娇的全身……

  正在这时,旁边韩兰娇的手机铃声想起「甜蜜蜜,你笑的甜蜜蜜……」,陈威放下狗链,拿起手机,看了下来电显示,是韩兰娇的老公黄伟的电话,笑道「哈哈,是你那个性无能老公打来的,看来他还是不死心啊,也罢,就让他好好听听他老婆是怎么臣服在我胯下的」,陈威接了电话,开了免提之后,便把电话放下一边,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并以征服者的姿态对韩兰娇说道「怎么样啊,娇奴,来感觉了吗?」当这股麻般的快感不停地散开在韩兰娇的肛门内时,韩兰娇更是开始主动摇晃着臀部配着陈威的抽插动作,原本紧绷抗拒着肉棒的肛门内的括约肌也不再那样抗拒用力,陈威的抽插活塞动作是愈来愈容易,也愈来愈顺畅,渐渐的,韩兰娇受肛门麻般快感的影响,她的前面骚又骚痒了起来,嫩内又缓缓流出淫汁。

  「啊……哦……嗯……好……好棒呀……主人……娇奴……娇奴的好痒喔……嗯……」

  「呵呵……你这个骚女人终於还是露出你的本性了,喜欢我干你的屁股吗?」「啊……嗯……我……我不知道……」韩兰娇紧蹙着秀眉摇着头,但她的丽脸上已经浮现出既是欢愉、又是痛苦的矛盾神情。

  「不知道吗?这样你就会知道了吧!」陈威在韩兰娇的肛门内又是一阵强烈的抽插,同时用手粗暴的伸到韩兰娇的丰满双乳上用力搓捏。韩兰娇哪受得了这种激情的肛交方式,她已逐渐地迫近高潮了。

  「说,你喜不喜欢我干你的後庭花?」陈威加强肛门内的抽插,并紧捏揉握着韩兰娇那双柔软的大乳房。

  「嗯……哦……我……我喜欢┅┅喜欢主人干我的屁股……嗯……啊……再用力啊……啊……哦……」

  「以後要主动要求肛交,知道吗?」

  「嗯……哦……是……娇奴的屁股随时……啊……随时都是主人的……哦……不行了……啊……屁眼好热……好痒喔……哦……。我……我要……我要泄了……」

  这淫靡的一切,都被电话那头的黄遨尽收耳内,他彻底得绝望了,什么伟大的母亲,不过是一只淫荡的性奴母狗,他毫不犹豫得挂掉了电话,心中最后一丝希望母亲回心转意的希望也被完全扼杀,从此,邪恶的阴灵深深得印在这个岁孩子的心中……

  葬礼结束后,黄伟在梧州市唯一的挚友,同是穷苦出身,但却已经混成一个小有名气的律师,李梁柱,递给了黄遨一封信,说是他父亲委托自己交给黄遨的,并嘱咐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一定要联系他,并留下了自己的名片。深夜,黄遨打开了父亲的信,顿时明白了一切。母亲走后,父亲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动力,加上之前辛苦劳作而留下的重重疾病,更使他失去活下去的理由,便在这一个月的时间之内有自己奋斗一身的继续10万,再加韩兰娇留给自己的20万,买了各种保险,受益人均是黄遨,并有意让自己死于车祸,再加上肇事司机可怜黄遨一个人孤苦伶仃,也赔偿了不少安家费,这样算来,如今的黄遨已经是一个千万富翁了。父亲在信中最后嘱咐到,李梁柱是我这身唯一的挚友,是一个绝对可以信任的人,你要跟他好好学本事,将来掌握足够的金钱和权力,你才能主裁自己的命运,爸爸唯一能为你做的就是这些了。还有,这辈子要不能对女人投入真情,千万不要步爸爸的后尘啊!

  看完信的那一刻,黄遨心中五味陈杂,有对自己误解父亲的愧疚,有对父亲如此爱自己以至于牺牲自己的性命的感动,更多的,是一种对母亲的怨恨,自己这一身的悲剧全是拜自己母亲这个淫荡性奴母狗所赐,进而转化为一种对所有母亲的怨恨和报复,黄遨的心中暗暗发誓:「今天妈妈给我痛苦,我以后一定千万倍让她偿还,总有一天,我要毁掉恒隆集团,也要把陈威的妈妈,妻子,调教成我的性奴,我还要淫尽天下所有的熟母,让她们像韩兰娇一样,成为我的性奴,我要你为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痛苦一生,啊…………」六年后,梧州市的一家已经关门的便利超市里,一位年约40的熟母上身穿着一件淡绿色的无袖T恤,领口开得很低,露出了一小半白花花的乳肉,两条莲藕般的手臂纤细光洁,腋下没有一丝毛发。下身穿着一条纯白色的七分裤,裤子剪裁紧凑,把这位熟母丰满的美臀和秀美的双腿紧紧包裹,从背后看去可以看到在熟母屁股的中央有一道深深的臀沟,格外迷人。可以看得出来这位熟母是穿着内裤的,因为在紧贴着臀部的裤子上能够清晰地看到三角行的印痕,从那痕迹上看,熟母的这条内裤明显很小,只是堪堪包住了她一半的臀肉。这位美丽的熟母便是这家便利店的老板娘刘竹云,结婚不久之后,丈夫便意外死亡,自小生长在农村的她吃苦耐劳,靠着这间便利超市,把孩子佘越拉扯大,且生活也达到了小康水平,不但去年刚刚买了套140平的新房,其在守寡带大儿子的过程中,洁身自好,从未与任何男人搞过暧昧,也正是因此,赢得了附近街坊邻里的格外尊重,这要是搁在古代,肯定是要立个贞洁牌坊。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那个16岁的儿子却不学无术,整天旷课打游戏,跟一群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这让美熟母刘竹云十分头疼,这不,现在都快10点了,还不回家,也不知道搞什么鬼!她怎么也想不到,就是她最疼爱的儿子,使她堕入无尽的深渊。

  「叮叮……」,手机铃声响了,正是她那不成器的儿子佘越打来的,正当刘竹云准备开骂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的时候,电话那头确实佘越恐惧的声音「妈妈,快来救我,快来救我啊……啪,好了,你小子给老子滚一边去,你就是那个竹云超市的老板娘吧,给我听好了,接下来你要按照我们说的做,不然就等着给你儿子收尸吧」。

  「别别,你们想怎么样,千万别伤害我儿子,别的一切都好说」,刘竹云心乱如麻,希望对方只是求财,千万别上海自己宝贝儿子的命啊。

  「听好了,在你家超市的厕所窗户上,放着一个袋子,我们要你脱光全身的衣服,全部换上带子里面的衣服,然后到XX路XX号等着,会有车等你,现在是9点45给你15或者有一件衣服没穿,有你儿子苦头吃的,还有,你要是胆敢报警,你儿子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喂,喂……」对方说完便把电话挂了,刘竹云想了下那个地址,走过去大概要10分钟,也就是说,自己只有不到5分钟的时间换衣服了,她焦急地跑到厕所,确实发现有个袋子,打开之后,里面的东西让她吓了一跳,一条雪白色的T字库,一双黑丝蕾丝带吊袜,一件紫皮SM上身装束,以及一件大红色嵌花蕾丝旗袍。这些东西对于一个农村妇女来说确实太难以接受了,想着这位熟母一直洁身自好,很少穿丝袜,仅有一条也是肉丝的。看来对方是早有预谋啊,管不了那么多了,要是去晚了,佘越不知道要多遭多少罪啊,很快这位熟母便穿好了袋中的衣服,关了店门,便匆匆朝着对方指定的地点走去……「老大,那个女人已经出门了,完全穿着你指定的衣服」「很好,三子,你辛苦了……」

  「鱼儿终于上钩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