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女友  »  寂寞夜里的奇女子
寂寞夜里的奇女子
那时我32岁,刚刚和远在加拿大的女朋友分手(她去了半年),6年多的感情还是敌不过遥远的距离。其实这么长时间,两个人之间早已没有了激情,可是感觉就象自己的一部分一样,身体突然少了一部分的那种感觉肯定不好。心情低落的我开始上网,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许就是希望有人和我聊聊。刚开始也不会聊天,总是没有女孩子搭理我,嫌我说话不风趣,很少有聊天超过1个小时的,更别说见面什么的了。有的时候我只是挂在聊天室里面,看着聊天室大厅里几个北京闲人来回的耍嘴皮子。偶尔搭几句腔。我的网名总是随心情换来换去,没有固定的聊友也没必要固定网名。

  那一天我叫「第1001个寂寞的夜晚」。这个名字也许看不出男女,不少男人和我打招呼。内容无非是「美女,你好」「做吗?美女」之类的。我一笑而过,如果要我也这样和女孩子打招呼,我也许做不到。我也主动点了几个女孩子的名字,试图聊上一个,可是没人理我,聊天室里面的女人总是那么的忙碌。在我已经断定今晚不会有什么人理我,准备下线的时候,有人开我的小窗,一个叫「别样心情的女子」。映入眼帘的是「onenightstand?」那天我们聊了很短的时间,这是我能回忆的大概内容:她:「onenightstand?」我:「waht『swrongwithu?」她:「没什么,心烦,找个人发泄一下,你是男人吗?」我:「我是。你为什么呀,你碰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她:「问那么多干什么,和你也没有关系,有没有兴趣?你多大?」我:「我30出头,你呢?还是第一次碰到你这样打招呼的女孩。」她:「我27,你长得顺眼吗?在北京什么地方?」我:「还算顺眼,我在朝阳区,你长什么样子,在哪?」她:「我也顺眼,在海淀区,ok,我的电话是13xxxxxxxxxxx,打过来吧。」遇到这样的事情,我有点不知所措,也许是好奇吧,我马上就把电话打了过去。电话在响了两声之后很快被接起来,「喂~」声音非常有女人味,我的心跳有点加速。以下是当时的对话:我:「你好,我是第1001个寂寞的夜晚。」她:「嗯,我知道。」我:「你是刚才在网上和我聊天的女孩子吗?」她:「是我。」我:「嗯……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了。她:「我也是第一次这样,我今天心情很不好。」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快晚上9点了。听她说话感觉不像个坏女孩,好像也没什么经验的样子。我:「你想去酒吧吗?」我在那段时间经常混迹于三里屯那边,几乎都是和朋友一起去的,我也不知道别人都怎么见网友,那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去酒吧。她:「好吧。」于是我们约好在盈科中心的藏酷门口见面。

  第一次约见网上的女孩子居然会是这样简单,我也没想到,因为之前我从来没在网上试图找过一夜情,可是偏偏它会自己找上来。第一次见网友的我,有点紧张,之前也听同事或者朋友讲过他们见网友的经过,好像几乎没人见过什么美女,网上的女孩子都是姿色平平或者不堪入目。这个女孩子的声音里有种东西很吸引我,听起来很感性也很自然,加上我自己原本没有什么目的性,我也没多想什么就打车去了。到了藏酷门口,没看见她,离约好的时间还有几分钟,我点了支烟,开始在脑子里勾画她的样子,想象中她应该个子不很高,不胖不瘦,……突然发现自己勾画出来的样子有点象原来的女朋友,看来还是一时忘不了她。快到约好的时间,从远处走来一个穿着浅咖啡色外套的女孩子,离我越来越近,我开始有点紧张。周围没有别人,她径直走到我面前,看着我,我也看着她。她大概160cm的样子,果真不胖不瘦,看上去23,4岁,比实际年龄年轻。「你是在等我吗?」她问,和电话里一样的声音。「我觉得应该是吧」我也开口说话了。她微微笑了:「我没迟到吧,咱们进去吧。」

藏酷是我那时候比较喜欢的酒吧之一,其实是个餐吧,空间很高很大,不像别的酒吧那么挤。那天刚好是周末,有一个爵士乐队的演出,是fusion风格,我个人比较喜欢bossanova那种慵懒的情调。我们相对而坐,点了半打korona之后,嘬着酒互相端详。在外面的时候她看着很普通,长得没有什么特点,也没有什么缺点,这时候总算是看仔细了。她一点妆也没化,脸色看上去不是很好,有点憔悴的样子,椭圆形的鹅蛋脸,眼睛很漂亮,不是因为大,黑眼珠很多的那种,杏核状,透着灵气,小巧挺拔的鼻子,嘴唇厚厚的,唇线分明,让人看着很有欲望。她的头发扎了一个马尾,没有烫发也没有染发,很朴实很文静的样子。想起她在聊天室里说的话,我真的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用什么词来形容她呢,我觉得她也不能算美女,但是很耐看,很聪明很端庄的女孩子。用她自己的话就是顺眼。也许是因为没见过网友,我一直没说话,因为不知道说什么好,就这样看着她,她也看着我,音乐很舒服,椅子也很舒服。「帅哥,看够了没有,是不是觉得我没你好看?」她放下酒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微微笑了一下。没想到她没完了:「你是我认识的男人中长得最顺眼的一个,追你的女人一定很多吧。」「没那么夸张,谢谢你。你喜欢这里的音乐吗?」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的问题,于是把话岔开。第一次碰到说话这么直接的女孩子,看来网上那个果真是她。没想到谈到音乐,她就打开了话匣子,开始和我谈论jazz的种类,起源,评论她喜欢的歌手,很少碰到象她那么懂音乐的女孩子。我开始觉得她有点意思了。「你还挺懂音乐的,难道你的工作和这行有关?」我问她。她的眼神突然黯然下来,人也沉默了下来。我觉得自己好像没有说错话,可是……她又开始喝酒,转过头去看台上乐队的演出。我有点尴尬,也只能喝酒。演出结束后她转过头来,眼里依稀有泪光,我拿起一张纸巾递给她。「没事吧。」我关切的问她。她摇摇头,开始讲她的故事。原来她以前的男友是个做音乐的,狂喜欢爵士乐,在他的影响下,她开始慢慢了解和喜欢爵士乐。恋爱开始都是海誓山盟,激情彭湃,可是那是个害怕世俗害怕被束缚的男人,在激情消退之后,问题来了,男人开始厌倦,两个人开始争吵,有一天吵架之后,她跑到好朋友那里,第二天晚上回家却发现男人脖子上居然有吻痕。她一下子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谎言,没告诉任何人,和工作单位请了事假就自己跑到云南去徒步,在那里花光所有的积蓄,然后又回到北京。我听完她的故事之后,知道她心情不好的原因了。我那个时候也是因为感情的事情心情不好,心里自然对她有一些怜惜。其实我想在网上,很多男女都是因为感情挫折来的。我们继续喝酒,啤酒喝完了,我又叫了两个金汤力。酒真是个好东西,我的话也开始多起来,我给她讲了我和女朋友的故事,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和身边的家人朋友说过这件事情,终于说了出来,我一下子觉得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们又接着喝啤酒,她好像心情好了起来,我也仿佛是,我们那天聊了很多,发现我们都喜欢看卡夫卡,喜欢看米兰昆德拉,喜欢看妥斯陀耶夫斯基,喜欢看村上春树……她聊她的工作中的故事,我也说我身边的趣闻。再美的酒也有喝完的时候,酒过三巡之后,我们好像认识了很久一样,当初的陌生感已经没有了,可是两个人一直没有提到onenightstand这个话题。酒吧的演出结束了,已经是临晨了。我们走出酒吧的大门,她好像有点微醉,走路的时候不是很稳。我说我先送你回家吧,她点了点头,我打了一辆车,上了车,告诉师傅要去的地方。这时候她很自然的把头靠在我肩上,我的手也不知什么时候揽到了她的腰上。她可能困了,眼睛闭着,眼睫毛很长很密,厚厚的嘴唇红嘟嘟的,我突然有点想吻她。说实话,自从前女友去了加拿大之后我还一直没碰过女人,旁边的这个女孩子好像有一种天然的女人气息,让我有点不能自持。我搂着她的手渐渐的开始移动,她好像也在配合着我,靠的越来越紧。我感觉到她身体的温热,心中一动,抱着她的胳膊用了一下力。她轻哼了一声,抬起头,用迷醉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我心里一阵荡漾,低下头去,把发烫的唇印在她的额头,她很配合的闭上眼睛。我看着那美丽的睫毛,乖巧的表情,情不自禁的轻轻的吻在她性感的唇上,她的唇柔软而富有弹性,也许是第一次跟一个陌生女孩子这样,我觉得特别刺激,这时,她轻轻的张开了性感的小嘴,我的舌头也就顺势滑了进去,我们的吻马上变得疯狂起来,舌头缠绕在一起,一种女人特有的淡淡香味和着酒味也传进了我的嘴里,而我的手也自然而然的在她饱满的胸部游走。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在出租车上,于是抬起头瞥了一眼出租车司机,也许对这繁华都市的午夜生活非常的熟悉了,他好像什么也没有看到一样,继续专注的开车。我仅有的矜持不安于是一扫而光,重新把目光转向身边的这个女孩子迷醉妩媚的脸庞,用手轻抬起她小巧的下巴,再次深深的吻了下去,她也非常配合,两个人的舌头也就缠绵在一起,良久……突然,司机说话了:「到地方了,你们是在这儿下车吧?」我们激吻中的唇马上分开了,彼此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她说:「就在这里下车吧。」我付了车费,然后把她扶下车来。

  下了车,她没说什么,任我搂着她的肩膀,一起往她家走去。她的酒劲似乎还没有过去,走路稍微有点摇摆,我搀扶着她,在她的辨识指引下走到了她家的楼下,上楼,开门,就这样走进了一个女孩子的私人空间。她住的是一个一居室,房子不大,但是色调搭配合理,主要的家具都是橘黄色的,墙壁是淡黄色,地板是淡粉色,布局优雅细致,家具少而精,好一个温馨的小窝。我把她扶到一个小巧的橘黄色双人沙发上,去给她倒了杯水,她喝了两口。我看她还是有点不胜酒力,就说:「要不你先躺会吧?」。她说:「我没事,你陪我坐会嘛。」,顺势拉了我一下,我也坐在了沙发上,她温软的身子向我靠了过来。我抱着她,又一次疯狂的热吻在一起。热吻后,她的神智好像清醒了很多。我让她去洗澡休息,她说好的,起身把外套脱了扔在沙发上,这时候我发现她的个子虽然不高,但是身材真得很棒,胸部坚挺,可爱的小蛮腰,臀部丰满上翘。她帮我打开电视,自己转身进了洗澡间。

  我随便调了一个电视台,眼睛看着电视,心却随着洗澡间哗哗的水声跳动。浴室的水声停了下来,我发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我有点紧张,毕竟我是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的女孩子如此的接近,而她又让我如此的渴望。浴室的门开了,她走了出来,湿漉漉的乌黑长发轻轻挽起,脸色红润,身上裹了块浴巾,白皙的皮肤闪耀着晶莹的光泽。我发现她真的很耐看,越看越漂亮,我就这样呆呆的看着她,她似乎觉察到我的失态,略带羞涩的说:「你也去冲个澡吧。」我有点不好意思,连声说好。在她走进卧室之后,我也进了洗澡间,三下五除二把自己冲洗干净,也裹了块浴巾出来。在我走进卧室的时候,她已经身着睡衣,闭着眼睛在床上假寐,房间里溢满了慵懒的bossanova。她的床不是太大,但绝对的整洁,床单色彩非常温馨,床看起来很松软的那种,一看就是个很会享受的女人。听见我进来,她睁开眼睛,冲我微微一笑。音乐如此情挑,灯光如此暧昧,她的眼神如此迷离,作为一个正常男人,我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我走过去躺在她身边,伸出胳膊揽着她,把她的身子轻轻的翻过来,让她的脸对着我的脸,她的表情愈加羞涩,我情不自禁的轻抚她的如羊脂玉一般的脖子,继而碰了碰她小巧的耳垂,她的身体似乎微微一震,她的脸色越来越红润,我们的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我们谁也没做声,此时语言成了多余的东西,我们又一次热吻在一起,她饱满而性感的嘴唇传递给我一种渴望,她软滑灵巧的舌头不断的挑逗我的神经,我的身体似乎都在膨胀,手也在她的胸前开始了动作。她的胸不是很大,我的手刚能握的住,丰满又很有弹性,手感非常的好。我用手指挑逗她的乳头,发现乳头变大发硬,她的身体也开始轻微的蠕动,嘴里开始发出诱人的轻吟声。我轻轻的帮她褪下睡衣,一个近乎完美的身体呈现在我的眼前。她的身材非常匀称,皮肤白皙光滑,乳房长得很精致,乳晕很小,乳头圆圆的如樱桃般红润,她的小腹平坦,私处却很茂盛。她的身体散发出浴后的阵阵清香。没想到在酒吧门口看见的平常女孩到了床上居然如此的迷人,我的心跳加快,开始亲吻她的脖子,慢慢向下,吻到了她的乳房,然后舌头挑拨她的乳头,同时我的手已经进入了她最后的禁地,茂密的森林下,已然泉眼无声溪细流。她的呻吟声也开始加重,告诉我她是如此的渴望,于是我的手开始尽情肆虐,尽量去挑逗她的兴奋点。这时她也难以自持了,轻轻的解开我身上的浴巾,用她柔软的小手抓住我的小弟弟,她的手很温暖,很轻柔的上下套弄着它。我的小弟弟其实早就挺起来了,这时更是难以自禁,于是我就分开她丰满结实的双腿,手撑在她身边轻轻的进入了她。她轻轻的呻吟了一下,手也抓住了我的胳膊。这时我发现她的下面非常的紧,给我下体一种压迫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她里面没有缝一样,而我必须给自己钻出一条路来,我开始用力往里推进,她的手也抓的越来越紧,在我完全进入她的身体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额头已然有了汗珠,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妙,那样紧致的身体,我还是头一次碰到。我试着抽动了几下,她的下面紧紧的包着我,真的好舒服,她一直闭着眼睛,身体随着我的动作有些扭动,她的表情是如此享受,我每抽动一次,她的喉咙就发出满足的声音。我试着加快速度,没想到她的下面马上有了反应,紧紧的压迫我的小弟弟,我实在忍不住了,于是喷涌而出……喘息过后,我问她:「你真的好紧,是不是很久没做了?」她点点头,继而冲我做了个鬼脸,满脸狡黠:「你怎么不说你自己笨。」语气中还略带幽怨。我知道我刚才并未满足她,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毕竟我也有半年没有做过了,而且碰上她这么厉害的女人。我心里暗想:一会一定给她点厉害看看……我抱着她,她的身体丰满而柔软,让我有一种温暖充实的感觉,我想起以前的女朋友,她比较瘦,抱着的感觉就没这么好,真是不明白现在的女孩子为什么要把自己减成柴火妞。闻着她发丝上的阵阵香味,我禁不住又开始吻她的耳垂,她的面庞……我们又一次热吻在一起,现在想起和她接吻感觉真的不错,每次我们都很投入,仿佛云里雾里……音乐突然停了,她起身换了一张CD,音乐缓缓流出,是DianaKrall的LiveinParis,法国的爵士乐有着和美国不一样的风情,这个女人的嗓音很特别,唱慢歌的时候总象在给你讲一段悲伤的故事。我坐起来,点燃一只烟。她也坐在床头静静的听着音乐。一曲终了,那个爵士女伶开始唱一首相对欢快的歌曲,她的手也开始不安分,开始在我的下体随着音乐的节奏跳动。「你这个小妖精。是不是又想了?」我逗她。她吐了一下舌头,手上的动作开始加快,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我迟迟没有反应。「嘿嘿,看来我要使出杀手锏了。」她坏笑2声,然后埋下头,开始doingbelowjob。她的小手扶着我的阳具,开始伸着舌头在我的龟头上轻舔,然后一口含入整个龟头,用舌尖仔细的舔着龟头下的一圈肉棱,又用柔软的舌背在顶端轻敲几下,又把舌尖抵在张开的尿道口上旋转着,还一下一下的向下顶,好像想插进去一样。她的嘴唇厚厚的,紧紧的箍着我的阳具,一上一下,也带动着我的包皮,每当路过我的冠状沟的时候,她的嘴唇还会加点力,让热血一阵一阵的冲上我的大脑,阳具也开始慢慢变大变硬,我顾不上抽烟了,开始随着她的动作呻吟。「宝贝,你真棒,再深一点。」我突然希望她能把我的整根阳具全都含进去,她听见我的话,很乖巧的开始用深喉,我的整个阳具被她含了进去,她用她娇嫩的喉咙摩擦我的龟头,同时紧紧的缩着双颊,舌头也同时用力,我觉得自己好像要爆炸了一样,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听见我的声音,她加快速度疯狂的吞吐着我的肉棒……我意识到自己又一次失去控制了,于是按住她的头,一股股的精液间歇性的爆发出来,全部射入了她的嘴里。她并没有松开嘴,还是紧紧的含着我的阳具,直到它彻底的疲软下来。让我惊讶的是她抬起头把我的精液全部吞了下去,然后用柔软的小舌头为我清理阴茎上残留的精液。我从来没有想到口交的感觉会这么好,以前那个女朋友每次给我口交的时候总用牙齿伤害它,我知道我碰到了一个天生尤物。我突然觉得有点困了,毕竟射了2次,她也有点累了,刚才为我那样,她也很耗体力。看着她有些疲惫的小脸,心中有点爱怜,我说:「乖宝宝,我们先睡觉吧。」她点点头,关了CD机,关了床头的小灯,然后钻进我的怀里。真是个小巧玲珑的宝贝,我们四体交缠,很快的就都昏昏睡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