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玄幻  »  半兽人岛
半兽人岛
站在海边的悬崖上,明玉极目远眺。好像看到远方的海面上停着一艘单桅杆的小划艇,看来她们早有准备。但是明玉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们,他命令侍卫调大船过来,一定要生擒这些胆敢刺杀大将军的刺客。手下的侍卫领命去调大船去追敌,明玉则领着剩下的人往回走,刚走到一半明玉就停下里,暗骂自己太傻,差点受骗上当了。以当时的刺客受伤的程度看,她们不可能承受的了海水的浸泡,而且她们身上的血腥味还能引来鲨鱼,所以不可能全部跳入大海,一定还有人留在了海岛上。

  于是明玉先回去处理伤口,然后准备第二天再去搜索残余刺客。看着明玉受了伤回来,他的侍妾们都着了慌,连忙围过来侍候明玉上药包扎伤口。还好为了在岛上长时间的生活下去,明玉准备的东西还是很齐全的,包括各种药材。于是当天晚上明玉就把伤口处理好了。

  以明玉的超强体质,第二天就恢复的七七八八的了。于是他带着岛上的侍卫们,拿上全套的武器,开始在海岛上狩猎。这个海岛的面积不大,可以藏人的地方不多,于是明玉把手下的侍卫们分成几个小队,就像当年在草原上狩猎一样,散开成大网,慢慢搜索合围住猎物。

  这些人很多都和明玉在草原上度过戍边打猎的日子,对于怎么搜索追踪猎物都很有经验。他们就沿着昨天明玉受袭击的地方开始拉网式搜查。通过追踪遗留血迹和地面歪倒的草木,就可以知道猎物的去向。

  果然不多时就有人大喊:「找到了,她在这里。」于是大家就包围过去。果然在一堆染血的草丛里,找到了一个女人。她就是昨夜被明玉一刀砍在腰腹处的那个妖兽。她此时丝毫看不出昨夜的凶悍,像个受伤了被抛弃的小兽一样,可伶巴巴的卷缩在草丛里,捂着腰腹的伤口发出呜呜的哀鸣声。

  当她看到自己被一群大男人发现了包围以后,就强忍着伤痛四肢着地艰难的慢慢往前爬行着。大家一下子就包围了这个女人,看到她已经没有了行动能力,只能像个受伤待捕的小野猫一样在地上爬行着,都看着新奇。不知道是谁把这个女人训练成半兽半人的存在,她的外表还是女人,可是她们受伤时的神情,四肢爬行时的动作都十足十模仿了天然野兽。但是她身上的紧身水靠丝毫掩盖不了她凹凸有致的傲人人身材,那胸口裂开的衣襟里挤出的两团白肉,和她撅起着的丰满结实的圆臀,无不说明她依然是个真实的女人。

  于是大家围着这个女人,开始戏耍着这个新奇的猎物。有人就用脚踹女人的屁股,逼着她在地上快些爬动。但是这个女人实在是受伤太重,爬了没多远就伏在地上呜呜的兽叫着,她已经一晚上没有进食喝水了,而且身下的血一直渗透出来,流在两腿之间让她觉得快要死了。

  这时明玉过来了,看到这个可怜的妖兽,心里总算觉得出了口气。昨天晚上被这几个妖兽逼得浑身受伤,差点就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这次抓到她们了,可不能让她们就这么轻易的死去。于是明玉命令手下擒住这个女妖兽,用刀子割开她身上的紧身衣,拔下她的指抓,把她剥得赤条条的一丝不挂。然后仔细检查了她下腹的伤口,发现她的伤口被简单的处理包扎过,果然不出所料呀,这个岛上还残留有她的同伙,为她进行了包扎。

  这个妖兽白皙的身子全都暴露出来,被人按住四肢压倒在地上,可是她还是像垂死挣扎的野兽一样,呲着牙抬着头不停地扭动着身体。她的身体因为营养好的原因,丰满而结实,但是全身上下看不到一块赘肉,全是线条清晰的肌肉,显得平时经常在运动。

  明玉在妖兽的腹下检查她的伤口,而此时的妖兽还在不停的挣扎,把她简单包裹的伤口都摈裂了。明玉看到昨夜自己那一刀,砍在妖兽乳下一直到侧腰部,拉了一道长口子,还好鬼丸刀锋利无比,切口比较平滑,只是划伤了她的肌腱,没有伤及内腑,还有治疗的可能。只是她不停的挣扎,让伤口更加难以愈合了,于是明玉一掌击昏了这个妖兽,然后给她的伤口上撒上止血药。又给她的伤口外侧包裹好伤口。然后叫人抬来一个半米多高一米多长的关野兽的木笼子,把这头妖兽塞进笼子里关了起来送回营地。

  这个岛上既然还有妖兽的同伙,明玉就带着人接着搜索。但是搜索了整个海岛也没有发现那个藏匿者。明玉觉得听奇怪,因为这个海岛也不大,能藏人的地方不多,都被搜索过了也没见人影。难道是自己猜错了?明玉回想起自己搜查过的地方,看有没有遗漏,突然想到那片悬崖下面还没有搜索,那真是灯下黑了。

  于是明玉带人返回到那片悬崖下面重新搜索,果然在不容易发现的地方找到一个岩洞。在洞口外还发现了血迹和人爬行的痕迹,看来这个地方果然是漏网之鱼藏身的地方。

  于是明玉命令人包围了这个岩洞,然后命令里面的人出来投降,但是里面却无人答复。明玉看到这个暗洞里面曲径深幽,一时间也不知道躲了几个人在里面,有没有什么厉害的武器,一时不敢贸然进攻。但是他也是鬼主意很多的人,于是命令手下采些半湿的树枝过来,就在洞口点燃起来,还不住扇风让浓烟灌进岩洞中。

  「咳咳咳」洞里面传来急剧的咳嗽声,不一会洞里面的人就忍不住大咳起来,并且虚弱的说:「不要再放火了,我愿意投降。」明玉就在洞外大喊着:「把武器都扔了出来,然后脱光衣服爬出来,老子就不放火了,否则就熏死你们这些小贼。」

  洞里面沉默了片刻,于是两把短刀被扔了出来,紧接著传来嗦嗦的脱衣声,紧接着一道身影慢慢自洞中爬了出来。明玉仔细一看,不由得露出胜利的微笑。

  这个裸露着浑身白皙丰腴的美肉的女人,正是昨晚偷袭自己,又引自己进入埋伏陷阱的那个为首女郎。她果然是很狡猾,让别人都先行撤退引开追兵,自己则躲在岛上暗暗养伤,说不定什么时候还想再暗算明玉一下。

  所有的武器都指向这个爬在地上的女人,但是明玉看到她的左胸上有个前后贯通的伤口还在不停的渗血,已经极度虚弱的不能站立了。于是命令人再抬过来一个兽笼,打开笼门拍着女郎的屁股把她赶进去。他昨夜命令建房的木工连夜制造了几个这样的木笼,就是为了关押这几头妖兽。

  无奈之下,这个丰腴的女郎只好赤身爬进木笼。这个木笼成长方形,不足一米高宽,不到一米五长。人爬进去只能一直卧趴在里面,不能坐也不能躺着,只能卷曲在里面。明玉关上笼门,还在女郎的口中绑上口嚼器,脖子上套上野兽项圈,然后才满意的摸了摸她的奶子,命令人把她抬回了营地。然后明玉命令人进洞搜索,发行里面是个不大的洞穴,也没有其它人藏在里面,于是就带着众人返回了营地。

  在岛上又等了半天,出去追击小艇的大船也回来了。他们的大船拥有4杆桅帆,很快就追上了逃跑的小艇,在命令小艇停船未果后,大船只好冲上去撞击了小艇。以前是战船的大船很轻松的就把小艇撞成碎片,然后用捕鱼的渔网把落水的妖兽一个个都捞起来。但是这些妖兽都太凶悍了,又抓又挠的不让人近身,所以只好就用渔网裹着吊在桅杆下被带了回来。明玉一问知道捉到了三只妖兽,才放下了悬着的心。来犯的刺客无一漏网全部被擒,让明玉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

  明玉去看了这几个渔网里的妖兽,发现她们果然还是不好驯服,但是在明玉这里还是手到擒来,只要使出封穴截脉手封住她们的气脉穴道,再放出来就像落入陷阱的小兽一般,乖乖的一动都动不了,然后被除去一切衣服武装,被关进了趴笼里送了回去。

  虽然发生了将军刺杀事件,但是岛上的大宅还是如期完成了,以后大家就都可以住在大屋子里,不怕风吹日晒了。所以大家都在大宅建成后欢欢喜喜的搬了进去。这里是全木制房屋,地上还铺着蔺草编制成的草垫,白天可以在上面或坐或卧,晚上就可以随处入眠了,而且大屋凉爽透气,很适合这个热带的小岛。

  而女奴们以前居住的茅草屋也留了下来,变成了放杂物和关押囚犯的地方,就比如刚刚捕捉到的那个女刺客和四只妖兽。这几个女人每天都被关在小小的笼子里,就连吃饭和大小便都在里面。只有明玉给她们治伤的时候才放出来。就这样明玉在给那个女郎换药的时候,依然是把她放出来但是手脚都被缚在一个大台子的四角,让她成大字形躺在木台上。然后才给她治伤换药,当然同时也审问她们的来历。

  这里面很明显那个女郎就是这个狙杀小队的首领,而其它人则只是她的工具,没见到当遇到危机时刻时,这个女郎果断的抛弃了受伤的妖兽,又让其它妖兽驾船吸引追兵注意力,自己却躲在隐蔽的地方企图蒙混过去,果然是狡诈无比。明玉主要就是审问这个女郎,而其它的妖兽在明玉看来,都被训练成思想单纯,只会服从命令的野兽。

  这些妖兽好对付,明玉把她们带出来,赤身挂在树下每人先给抽上50鞭子,打的她们雪背丰臀上都是红印子,这是对付野兽的方法,就叫煞威鞭,然后看她们老实了再给她们一些甜头,如果继续野蛮就用棍子抽打她们乳房和大腿内侧,直到她们完全屈服为止。

  就这样经常用皮鞭抽打她们一顿,再给她们一些好吃的,结果几天下来就让她们老老实实的不敢放肆了,把她们调教的无比听话。只要明玉走到笼子旁,她们就乖乖的伏在笼子里,任凭明玉伸手抚摸她们的身体也不敢反抗。木笼后面还有个小窗户,每天来负责为她们清理污物的女奴只要一拍木笼子,她们就必须把后臀翘起,把半个肉臀都伸到窗口外露出阴门和便门,方便女奴用便盆为她们接住排泄物,完了以后还要用清水给她们清洗下体。当然明玉用了好几次鞭抽,才让她们记住这个要领。

  当然那个小窗户也成了男人发泄的一个地方,只要一拍木笼,她们就习惯的把肉屁股塞在窗口处,把两个肉洞都露出来,于是男人就可以直接扶着笼子干着这些妖兽的肉洞。当然一开始妖兽没那么容易就范,还有一次明玉在摸她们身体的时候还抓伤了明玉的手臂。于是明玉就把这头妖兽拖出来,用妖兽项圈套在她脖子上用狗绳牵住,用皮鞭狠抽她美艳的身体。打的她雪背玉臀上全是血痕,而且躲也没法躲,逃也逃不了的满地乱爬。最后只得呜咽的伏在明玉的脚下乖乖的舔着明玉的脚面讨好他。于是明玉就当着其他妖兽的面按倒这个妖兽,掰开她的粉腿干进她的肉屄里,把她当场干的嗷嗷直叫。于是她们才知道自己以后要像母畜一样接受雄性动物的洗礼。后面再调教几次后,她们就乖乖的每次把屁股伸到木笼外任由男人各种捅插。

  岛上的男人也图个新鲜,都想尝尝这些浑身充满野性的半兽女的滋味,于是都跑来戏玩这些妖兽,把她们拖出来乱搞一气。有时候是绑在地上反复的轮奸,有时候是几个男人同时搞她们的前后洞,搞什么三对一,四对一的大乱交,每次不把她们奸得几乎口吐白沫不罢休。看得旁边木笼里的女首领心疼不已,这些女人都是她精心训练的杀人工具,不是供人玩弄的宠物。

  「混蛋,这些都是珍贵的兽奴呀」,这个女郎心里喊着,为了训练一个妖兽,要在她们很小的时候就和怀过孕的母豹关在一起,如果她们不被母豹撕成碎片的话,就会被母豹当成收养的孩子,会喂食给她们母豹的奶水,让她们跟着母豹学习捕食,跳跃,打斗等等。她们平时也和野兽生活在一起,不和外界接触所以思想单纯,只接受调教师的命令,长到十几岁大了以后她们的思维和行为都非常接近野兽,就这样被这个女郎精心训练成杀人妖兽。培养一个妖兽多么不容易,现在成了男人胯下的泄欲玩物,怎么让这个女郎不心痛。

  但是她自己也好不了,如果不是因为她确实是重伤在身,行动不方便,也早就被人轮了好几遍了。就这样也少不了恶意的男人,围着她的木笼打转,放肆的欣赏她的玉体,伸手掏摸她的巨乳和两腿之间。而她被明玉用项圈把脖子固定在木笼的地板上,想要躲闪都不可能。所以她只能以杀人般的眼光狠狠的盯着这些可恶的男人们。还有龌龊的男人在她身上摸够了,就看着她的玉体打手枪,最后把一注浓精都射在她的白屁股上。

  就连明玉每次把她绑在木台上给她换药的时候,也是狠狠的狎玩她的丰满肉体,而且故意每次给她换药的时候都弄痛她的伤口,让她痛的乱骂,最后连乱骂的力气也没有了。而且对于明玉的审问她都是闭口不答,实在被折磨狠了才告诉明玉她们是六波罗探提狙杀组的队员,这次是接受六波罗探提总部的刺杀命令,才悄悄追踪明玉到神户码头,看到他上了一条大船。于是她们就潜进大船后面拖拽的无人小艇内,躲在小艇的篷布下面,跟着明玉一起来到了这个小岛,然后在大船快靠岸的时候她们就下水潜游到岸上潜伏起来。

  当她远远的看见明玉狠狠的虐玩手下的女人时,她就忍不住想要冲过去干掉明玉,但是看到明玉这边侍卫众多才勘堪忍住。后来她经过多日的观察,终于掌握了明玉的一点规律,知道他每晚会去一个温泉小池子里去泡澡,才利用这个时间把明玉引到布置好的陷阱里,计划刺杀了明玉后,她们就利用偷来的小划艇悄悄返回本州,等明玉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用她们已经逃得远远的不被发现了。但是计划没有如期进行下去,她们不但没有刺杀的了明玉,还搭上两个人身受重伤,最后连瞒天过海的计策也被明玉识破了,只能束手就擒了。

  听了这个女人的叙述,明玉感到很惭愧,自己太大意了被人抓住破绽,才跟到了逍遥岛上,才发生了刺杀的事件。自己以后还是要谨慎一些。

  但是这个女人只跟明玉说这些,至于她的代号和总部的联络方式什么的却打死都不肯说。明玉就故意揪住她左边的乳头,把她的浑圆的乳房高高的拉起变形,同时牵动她左胸上方的伤口,让她的脸都疼变了形「混蛋,你痛快的杀了老娘,不要这么折磨人。」这个女郎冲着明玉怒吼着。

  「你还是先消停会吧,这才刚刚开始呢,」明玉说着掏出几根大陆上用来针灸用的细银针,在这个女郎的眼前晃了晃。

  「不好意思,这里没什么大型刑具,就只有这些小玩意,你就凑合着用用吧。」明玉还在打趣道。

  「来吧,看看老娘能不能扛住」这个女郎虽然不知道明玉要干什么,但是知道今天绝对讨不了好了。

  明玉于是走到女郎的脚边,随意打量着女郎被束缚在木台上的一双赤脚。这双赤脚虽然不像现在大陆上的女人那样开始缠脚,那么娇小可爱,但也是不大不小形状颇美。明玉一边抚摸着这个女郎的赤脚,一边解释说,人体的脚下有很多穴位对应人体的五脏六腑,刺激这些穴位局可以刺激到人体的内脏的活动。可以帮人解乏治病,当然也可以用来折磨人。

  比如这个穴位对应着肝脏,肝脏属木,火克木。这个穴位对应的是肾脏,肾属水,土克水。明玉在一边抚摸着女郎白皙娇嫩的脚掌,一边解释着。这个女郎可不想听明玉在那胡说些什么,于是把头别到一边闭上眼不愿再看再听了。就在这时突然脚上传来一阵刺痛,明玉已经开始把银针刺入到女郎脚下的穴道中。

  刚开始女郎并没有把这些刺痛放在心上,这种针刺的痛感还不足以让这些女谍屈服。但是事情没有她想像的那么简单,这些技法来自于明玉的封穴截脉手的原理。于是被绑在木台上的女郎就有得乐了,一会儿觉得五脏俱焚,一会儿又觉得遍体寒霜,五脏六腑如刀斩斧碾一般疼痛。最让她受不了的是明玉不知道刺中了她哪个穴位了,让她全身犹如蚁爬,痒的不得了。而且这种麻痒一直从内脏开始一直蔓延到全身,甚至往骨缝里钻,让她难受的死去活来。

  于是这个女郎浑身汗如浆出,人如待宰羔羊般的在木台上辗转反侧,发出撕心裂肺般的惨叫,把旁边木笼里关押的妖兽们多吓得蜷缩在木笼里发出可怜的呜呜声。

  明玉则笑眯眯的在旁边观看着自己的杰作。木台上的女人此时就像热锅上烧烤的鱼虾一样,发出垂死的挣扎,不停地向上弹动着身体。浑身丰润肥腻的肌肤就像抹上了黄油一般,发出了妖异的光芒。她那丰满肥硕的面团一样的双乳,被不停的而抛起来落下去,又被抛起来落下去,还互相碰撞变形,而她的下身就像装上了弹簧一样,在腰肢的作用下一下一下的上下跳动,丝毫不知疲倦。

  但是这种作用于人体经脉的刺激不能长久,时间长了会让人痉挛昏厥。所以看了一会儿女郎的挺身表演后,明玉才拔出刺在女郎脚上的银针,让她休息一会儿。此时的女郎就像刚泅水上岸的人一样,翻着白眼大口喘着气,大股大股的汗流顺着脖颈、顺着腋窝还有大腿根处流了下来,身子底下积了一大滩的汗水,有些进入半昏迷状态了。

  明玉抚摸着女郎汗津津的身体,感觉她就像刚和男人盘肠大战五百回合了一样,无论精神还是身体都进入了一个而极度疲倦的状态,知道暂时不能再用刑了,必须要等她清醒一阵以后才能继续下去。

  女郎的肉体在汗水的湿润下显得异常滑不溜手,无论是她丰满的乳房还是结实的大腿,摸起来手感都是不错,滑腻柔润的满手软懿,让人爱不释手。让明玉玩的兴致勃勃的,忍不住掏出阳物,跳上木台插入女郎张大口喘气的红唇中。女郎措不及防,被半根肉棒突入嘴中,汗味,腌腥味,还有男人特有的气息绞在一处。让她猛地干呕起来,喉中一阵痉挛,裹得龟头一阵酥美。明玉干了一会而,看见女人花颜通红,好像喘不过气来,于是便把肉棒抽了出来。女人一阵急喘。

  「怎么样,服是不服」明玉呵问道。

  「王八蛋,杀了我吧」女郎咬牙骂道。

  明玉大怒,再次捏开她的嘴,巨棒突入,几乎整根都捅了进入。让女郎不住的干呕,喉中阵阵痉挛,面色赤红,涕泪具下。女郎双腕被缚,身子动弹不了,只有酥胸一阵急促起伏不再反抗。明玉骑在女郎脸上,肉棒在女郎的口唇间抽送,感觉一阵爽美。看着身下的如花容颜,眉头紧闭,面部抽搐,好像十分的不适,不由得一种征服感油然而生。

  这个恶女人专门跑到老子的地盘上行刺,害的老子难得的受了伤,这下也算是报应,等一下一定要射在她的嘴里,叫她先交点利息。想到这里,明玉上手抱住女郎的后脑,肉棒在女郎的唇间抽耸渐急,就要一通狠插狠捅……。。就在这时,女郎猛然狠狠咬下,丝毫不犹豫。明玉惨叫一声,感觉女郎的口中不断加力,上下牙齿不断横磨,似是要把口中之物咬断。

  明玉知道再迟片刻,命根子就难保了,于是运气真气灌入下体,让肉根坚硬入铁,然后用手指掐住女人的下颌,使劲一捏,奋力一挣,总算逃脱出来。

  女郎咯咯的笑着,满眼不屑的眼光盯着明玉。明玉看着自己的肉棒上多了一圈齿印,真是训虎不成反被虎噬。于是大怒,抓着女郎的头发噼噼啪啪的几个大耳光扇了过去。

  「贱人,想作死吗,我就成全你。」

  女郎昂首闭目,一幅随你处置的模样。明玉气的脸色发青,也不顾女郎是不是还身受创伤,抓起旁边的银针,捏住那个胀噗噗的奶头,用银针对准奶头上的乳腺部位一下插了进去。

  「啊………」女郎阵阵惨呼。这次明玉没有惜香怜玉的心思,抓住女郎的另一个奶头,依样把细长的银针深深插入乳腺部位。针眼很细出血不多,但是长长的细针沿着乳头的出奶口处深深的插入乳腺深处,这种痛楚和单纯的小针扎乳头更让人难以忍受。就像用烙铁插入了乳房深处一般。

  明玉看着女郎大张着嘴,就像仍在岸上快干死的鱼一样不停的惨嚎。心里才有一丝解气的感觉。但是这还没完。明玉手中还有几根银针,他干脆蹲在女郎的身下,伸手剥开女郎下体的两瓣花唇,露出秘缝上方红樱桃大小的肉蒂,用手指戏玩着拨弄几下让它快速发硬,这里也是女人最隐秘最敏感的地方之一。然后明玉手指捏住这个肉蒂,手中的银针一下扎了下去,整个横穿了整个肉蒂,留在了女人的阴蒂上。

  此时的女郎已经疼得叫不出声来,只是把腰肢高高的拱起,两腿紧绷得肌肉鼓起。可是明玉还是不放过她,接着在她的阴蒂上刺入第二只第三只银针。

  突然女郎大叫一声,整个高高拱起的身体重重的摔在木台上,发出重重的响声,接着她的头颅一歪,两眼翻白一下子昏了过去。看到这个女郎疼得昏了过去,明玉这才收起虐待的心思,收起了女体上的银针收拾好衣服,离开了茅草屋回到了大屋子里。木台上的女人自有侍卫去收拾。

  明玉回到了大屋子里以后,觉得下体丝丝的疼痛。于是叫今晚侍候的阿信和阿慧两个专用女奴去把伤药拿来。两女一听明玉要伤药,以为是他的创伤发作,连忙取来了治疗外伤的冷凝膏,并慌忙扶明玉坐下去解明玉身上的半截衣,却看到明玉捂着裆部直抽气。于是小心的抽气明玉的手,一起看着明玉的下腹。

  「咦,怎么这上面有一圈印子,好像是牙印耶,再不治就麻烦了」两女俯首凑近,一起研究起来。

  「快点给老子上伤药,」明玉赶快命令道。

  阿慧妖媚的看了明玉一眼,赶紧用手指头勾出一点飘香的冷凝膏,一手扶住肿胀的肉棒,将冷凝膏抹在肉棒上,然后俯下头去,吐出香舌,用嫩嫩的舌尖将伤药涂抹在伤口上。

  明玉只觉得肉棒上传来阵阵酥麻,舌尖过处,疼痛感果然大减。看见肉棒上的青紫都有慢慢消去的痕迹,不禁放下心来。但是情欲顿生,看着女奴的花容玉貌,朱唇粉舌的勾魂姿态,肉棒又迅速胀大、勃起……。

  「主人,你好色呀,人家还在给你治伤呢」阿慧妖媚的又看了明玉一眼,水润的朱唇轻轻张开,缓缓将龟头裹入口中。阿慧徐徐的吞吐着肉棒,生怕碰到明玉的伤处,只是用嫩舌在龟头又勾又卷的,让明玉舒服的直抽抽。

  还是自己的侍妾玩起来比较舒服放心。阿慧双手捧着明玉的肉棒,嗪首含住男儿的昂首,吞至半截,便开始摇头耸动起头颅,不过几下,就让肉棒上全是水光闪闪,再过片刻,嘴角上便拉出根根粘丝。

  而阿信则坐在明玉的背后扶住他,一双玉手从后面抱住他在他胸前一阵轻抚,并在他耳边濡濡的说道:「主人有我们姐妹服侍,以后还是不要去偸外边那些野味了,就好好的全部射给我们吧」这话说的让人心头一阵酥麻。

  此时的阿慧就像小猫舔食一样,趴在明玉的两腿之间细细的给明玉吸吮的肉棒,一对丰腴如瓜的巨乳全露了出来,在明玉面前大幅的甩动,看的人越发狂荡,一双巨乳此时汗津津雪腻腻的油光发亮,说不出的丰懿肥美。峰顶上还翘勃着诱人的奶头,艳如玛瑙。让人忍不住一掌一个牢牢捉住,一通肆意拿捏搓揉。

  明玉的肉棒插在身下的口器中,被那柔美的舌头或勾或挑,或裹或挟,这把他美的上天去了,再加上背后的阿信不断地煽风点火,不停的献勤献媚,真有点要射的感觉。此时的阿信从旁揽抱住男儿,伸嘴贴胸啜吮男儿的乳头,并且越趴越低,口唇一路亲吻,沿着胸腹来到下腹口交处,突然将明玉的肉棒拔出阿慧的口中,重重的给他嘬了两口,又迅速塞回阿慧的口器中,嘴角还拉着极长的细丝。

  明玉见她荡极媚极,周身欲火焚炎,猛然把她拦腰抱起来,按在阿慧的身上,将妇人的两腿推成一字,铁棒从下方拔出转而刺入她的花心内。下边的阿慧也转身把阿信抱在怀里,两人女人上下交叠。明玉一边抽耸,一边欣赏腹下那妇人雪丘高坟,花唇染蜜,处处粉嫩肥美无比,花底上光洁无比,乃是一览无遗的白虎。

  而另一个也是寸草皆无,只露出一道窄缝儿赤如红冠,显得无比鲜嫩娇艳,两女各有风情妙味。

  明玉瞧得心中酥麻,意识到女奴们在他的命令下全部服从,已经剃光了所有的体毛,于是更上狂蜂浪蝶般的采上采下,觉得她们内里还是迥然不同,一个肥美如膏,一个细嫩如脂,于是就在底下连搠百来十枪,又回到上边抽插数十棒,交替轮流,真是妙不可言。

  「要死了…………要坏死了…………」两女被铁棒猛袭花心,只杀得天昏地暗。她们可没有明玉这般持久,花房连遭突袭,感觉枪枪花心棒棒结实,特别是阿慧不禁采摘,只搞了一阵就不禁筋麻骨酥,不由得尖啼一声,肥臀猛然抬起,把上面的阿信都高高拱起,花眼叼住龟头,凝着气大丢了出来。明玉觉得数股暖油油的浓精厚厚的裹住阳物,不禁舒服的用双修术大吸了一下女人的阴精。

  「主人,我也要丢,快过来捅几下,我一道儿丢给你」上面的阿信也娇颤的说道。明玉猛地从下边花房里拔出,刺入上方的花瓣中,一通疾抽快送,让她两腿痉挛,花眼绽放,阴精也是喷涌而出,喷洒的男儿腿腹一片温腻。而此时的明玉也是在大采了一些阴精后,一泄如注全灌进女人的花房里。

  看来采摘女人的阴精对自己的疗伤颇有好处,只是经过一晚的双修,第二天明玉就伤势尽复,男根上连一点印子也看不出。而那个女郎从此掉进了苦难的深渊。明玉让人给她做了一个打木枷,把她的双手和头都枷在木枷里,又给她做了一个铁制的开口器镶在她的口里,让她一直大张着嘴合不拢。然后把她扔给那些饥渴如猛兽的海员手里。

  那些粗暴的海员可不会什么温柔的动作,一围上来就开始扯揉女郎的两只丰乳,放肆的玩弄她的大腿屁股,还有人直接掏出阳具塞进她大张的口器中就开始抽插。此时的女郎身上还带着伤,一挣扎就疼的不得了,而她的嘴被大大的张开,想叫叫不出想骂又骂不了。结果毫无反抗能力的女郎,被这群出身海匪的船员包围按在地上,被两个男人牢牢按住两脚,把一双玉腿大大的分开,根本没有什么前戏,就有男人在她的下体吐了口口水,然后挺着硬邦邦的阳具就这么直接插进她干涩的阴户里。

  女郎只能「呵呵呵」的发出声音抗议着,但是丝毫不能阻止这些男人的施暴。

  他们压在她身上,占有着她上下两张口,还有的暂时轮不上的男人则抓着她的玉手,让她用手给人撸管,还有的则在她的玉体上又掐又拧的,把她的乳房和大腿间掐的青一块紫一块。

  女郎的心里无限悲哀,她们这些经过常年训练的天之骄子般的六波罗探提里的密探,有一天也会坠落成人尽可夫的娼妇。她的美艳的雪脸上都是泪痕,她的一双小手,张大的小嘴和下面的阴门里被四只男人的肉棒占据索取着,她只能努力让自己尽快湿润起来,以适应更多的男人,毕竟这次可是有将近二十个可怕的男人要应付呀。

  这些男人来的凶猛去的也快,很快趴在他身上的男人就快速抽插达到高潮,于是拔出肉棒直接冲到她的脸前,一股浆汁一下射到了她的脸和头发上。男人们都约好了,都不在她体内射精,而是射在她的身上。马上又有一个男人骑了上来,开始在她身上继续施暴。而骑在她头上的男人则抱住她的后脑,在她的口中激射而出,灌了她一嘴的恶心浊液。但是她被口器撑大了嘴根本没有办法吐出口里的精液,而且还没等她有所动作,又有一根男根粗暴的塞进她的口内,于是她只能强忍着恶心,吞下了刚才的一嘴精液。

  这个女郎仰躺在地上,不停地更换着一个又一个男根。她都已经快要麻木了。

  这时她身上的男人突然抱住她的腰,把她抱起来成了骑乘位坐在男人身上,她的阴道内还被插的阳具继续套弄着。她刚要出声,眼前又站过来一个男人,挺棒直接插进她的口里开始抽送。就在她以为这样就行了的时候,背后一个强壮的男人贴了上来,一根火热的肉棒抵在她的菊穴上,试图破门而入。

  「不行,那里不行呀,会被撕裂的,疼呀………」。女郎扭着身体试图反抗着,可是她越是扭动反抗,让她后面的男人越兴奋,这个男人在自己细长的鸡巴上涂抹了大量的唾液,显得油光锃亮,掰开她的两瓣臀肉,抵住她的菊门一用力,一下排闼而入,强行占有了她的后庭。现在这个女郎要同时为三根鸡巴服务了。

  还有人顺势抓住她的豪乳,此女的的乳量非常大,沉甸甸的下坠成浑圆形状,摸上去乳质绵软的不得了,让人忍不住大力揉捏起来,享受那肥乳在手中肆意的变形。

  「痛…。好痛呀……」女郎僵直着身子瞪大眼睛,只觉得身体似乎从肛门处被硬生生的撕成两半,插在身体里的不是什么肉棒,而是木橛一类的巨物,将她的下身捣的稀烂。而她背后的男人也不懂什么惜香怜玉,硬捅进女郎娇嫩柔弱的菊花里。伸手掰着两瓣雪股,叽叽的悍然进出着。

  「娘的,真他妈的紧」背后男人大声地说着。

  男人的捅插开始让女郎惨叫不已,每一次捅插都让她哀鸣不已。后面就连叫唤的力气也没有了,趴在地上男人的身上目光涣散,涕泪横流。在她背后的侵犯她后庭的男人。只觉得她股中开始润滑。抽动越发畅快,像是肠液分泌,令阳物出入更顺畅,于是大手一辉,啪的一声,在她臀上留下了枚红色的掌印。

  「娘的,这个贱人真是让人干的爽,就连屁眼都湿了。」说完啵的一声从雪臀中拔出阳物,上面满是黄白之物。而女郎原本小巧秀气的肛门,如今变成了一个惨烈的肉洞。

  男人揪着女郎的头发淫笑着着说:「对不住了,这些都是要给你吃下去的,都是你屁眼里的东西」说着将阳物塞进她的嘴里,乱捣一气,让女郎被臭味呛得气息欲断,满嘴的腥腥臭气和苦味,紧着着在里面爆射而出,弄得她满嘴黄白之物。

  有同好此地的男人,接棒上来接着插入她的后庭中,被人前后夹棍奸淫着她前后两个洞。等明玉来到这里的时候,这个女郎已经被干的两眼失神,小嘴大张,嘴角里流着亮晶晶的不知什么液体。她的壮硕浑圆的奶脯上布满了殷红的指痕,雪白的大腿臀部都有醒目的於伤。她已经忘记了被多少男人上过了,此时的她宛如死尸,只有在阳物进入肉洞时才有抽搐一些,连呼疼的能力都快失去了。她满头满脸白花花的都是男人的精液,都看不出她脸面的原样了。

  明玉厌恶的摇了摇头说:「整么搞得这么恶心,这让人怎么问话。」旁边赶紧有人去打了一桶水,朝着女郎从头到脚的浇了一遍,这才冲掉了她身上的污?,当明玉笑着问这个女郎:「到底服不服」时,这个女郎以仇恨的眼光恶狠狠的盯着明玉不说话。

  明玉也挺失望,让人把她带下去接着折磨。这次是用慢火炖老鸭的办法,把这个女人赤身裸体的关在趴笼里,放在太阳底下暴晒,而不给她喝一杯水。南方暴热的天气本来就让人受不了,再加上火热的太阳暴晒,一会儿这个女人就大汗淋漓,渴的受不了。但是这个女人不愧是六波罗探提里的重要人物,受过严格的训练,真是硬气得很。她硬是通过用舌头舔自己身上流出来的汗来解渴,也不告饶投降,就这么一直坚持到天黑,让旁边围观的人都佩服不已。

  至于普通的皮鞭抽,针扎刀刺的她更是咬牙挺住,就是不降服,她是明玉遇见的最难啃的石头了。但是明玉的宗旨是如果降服不了,那就毁了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