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人妻  »  乡下小妇人
乡下小妇人
何添把汽车转入山坳,眼前豁然开朗,一大片草地在前面展呈。车道两旁,杂树野草茁出了嫩芽,清新可喜,小香菊被车子带起的微风吹得纷纷点头。何添眯起了眼睛,望向那山间的「银带」,山下那幢白色的小洋房,便是他的目的地了。

  那房子,何添在个多月前曾经来过,它是典型的乡间别墅,远离繁嚣,里面布置得相当精致,倒像电影里面见过的外国富人别墅,若置身其中,肯定会教人有如梦如幻的感觉。但即使这样,何添还是想不透玉英何以会放弃市区华丽的洋房,而搬到这偏僻的乡间来。

  胡玉英就是那房子的女主人,也就是何添的密友。她的丈夫黄先生,是一家规模商行的「总裁」,过去,曾有两年光景,何添在黄先生的手下做过事,因此而结识了美艳动人的黄太胡玉英,写下如今浪漫的一页。现时何添已自立门户,跟朋友合股开了家小型电子厂,经济相当充裕,要娶一位合乎理想的妻子并不困难,可是,他直至目前尚是王老五一名,正为了他与玉英难舍难分的缘故。

  距小洋房卅码开外,碎石子 砌成的私家路旁,竖立着一块木牌,上刻『清流小筑』四字。

  事实上,就在房子後面处,正潺潺流着一道人工凿成的小溪,源头与山上的银带相接,倒不是名实不符的。

  何添的车子放慢了速度,徐徐向前。冷不防前面一丛褐色的小树後,窜出一头凶神恶煞的大狗来,它通体雪白,高大魁梧,看似是牧羊狗与狼狗的混种,那两排白森森的利牙,更令人望而生畏。它窜至路中,挡住何添车子的去路。

  何添连忙急刹车,瞪着那畜生,只见它提起一双前腿,人立起来,两只巨爪搭在车头上,对何添张牙露齿,发出「胡胡」的凶声。它凶恶的样子吓倒了他,只好本能地按响了喇叭。

  喇叭声响过,褐色树丛後闪出一个人来,她是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其实只看她的发型,何添还以为她是个少年男子呢!可是她身上的毛线衣,分明挺起两团只有女人才能拥有的球状物,她的性别才获得肯定。

  这女孩圆圆的面庞,很甜,眼睛乌溜溜的,十分俏皮。褪了色的工人装牛仔裤下,是一双短筒旧皮靴,手中拿着一顶帽子,帽缘垂着一条漂亮的羽毛。

  小姑娘一边拿帽子煽着风,一边缓步朝何添走来。何添暗暗放松了紧张的神经,探头朝窗外打量她∶「嘉融,你真会开玩笑!」「哈哈!大概没吓破你的胆子吧!」这名叫黄嘉融的小姑娘,用她那顶帽子拍拍何添的脑袋,展现了春花般的笑靥。

  「嗳!你怎能任这只恶狗到处乱闯呀?」他语气中透着不满地说∶「快叫它下去,我的车子是刚刚买的。」

  小姑娘生气了,使劲在车顶上拍一把∶「你再把我的阿力叫做恶狗的话,当心我把它的名字改叫做何添!」

  何添不禁苦笑,耸了耸肩说∶「噢!真是怕了你啦!嘉融,你妈咪在家干甚麽?」

  她一手拉住车门说∶「让我和阿力上车才告诉你。」「那恶┅┅阿力也上车?不大┅┅好吧!」何添相当为难,那恶狗使他见而心惊,现在还扑在车头盖上不肯退下呢!

  「小气鬼!」嘉融又是大力地拍着汽车,拍得他心头直发痛。她呶起嘴唇骂道∶「一辆新车有甚麽了不起?亏你还是个老板阶级呢!」「嘉融,你上来吗?」

  「不上不上!你自己去见她好了!」小姑娘向大狗招呼一声,它跳开去,驯服而友好地跑过来向她摇着尾巴,她却指着何添向大狗说∶「认清这位先生的面目吧!阿力,他只会跟女人打交道!」

  何添继续开车,虽把她和那畜生抛在後面,但心中还有点悻悻然的,小鬼头竟敢讽刺他,非找个机会教训她一顿不可!但是他又想到,嘉融并不是玉英的亲生女儿,听说,嘉融是黄先生早年尚未结婚时,在欢场中跟一个舞女相恋,至生下嘉融,到了嘉融七岁那年,黄先生才与那女郎分了手,但嘉融一直是他的命根子。两年後,黄先生才为她找到了玉英做她的新妈妈。

  正因黄先生非常溺爱她,新妈妈也不便对她严加管束,玉英自己婚後七载,并未生下一儿半女,况且又与何添有着不寻常的关系,正是「其身不正」,更无法管教这个渐通人事的刁蛮女儿了。

  何添内心的不快,在见到美艳脱俗的玉英之後为之一扫而光。玉英早已从二楼的落地玻璃大窗中,远远便见到何添的汽车,她轻松的步伐从铺了红地毡的楼梯滑下,来到大门旁,抢在两位女仆的前面,把密友迎入屋来。

  他们四手相握,眼中闪耀着柔情的电波,她丰满的面庞浮起含蓄而诱惑的笑容,一只指头在何添掌中轻轻一抓,他就浑身发痒了。两名女仆,都知趣的退出客厅,沙发上,两杯香茶正在冒烟。

  玉英柔声问他∶「大令,我这条裙子漂亮不?」他打量她的新衣,是一袭中西合壁的及膝裙,暗花天鹅绒的料子,一闪一的发亮,衬着她一双匀称白皙的小腿,使他见而动心。

  「很美,」何添轻轻摸着她的腰窝,挤了挤眼睛∶「只是,它不像村妇的常服呀!」

  「你笑我!」她忸怩地说∶「这里环境极好,我是不惜做一个乡下婆的。」「最美丽的乡下婆。」他补充一句。两杯热茶被他们冷落掉,一双多情男女已上楼去了。经过露台,两人不约而同地望向那条小径。

  「那野丫头不知野到哪里去了?」她悄声说∶「不过别理她吧!她不会多管闲事的。」

  「刚才她嘲笑我,」何添把她抱紧,嘴唇凑到玉英白嫩的耳珠上∶「但我不把她当一回事的,尤其是当我见到了你┅┅」

  玉英用两片柔软的樱唇堵住了何添未完的话,饱满的胸脯贴着他,湿润而透着幽香的舌尖伸到他唇间;一双玉手,更在他背上滑动游抚着。她是个廿六岁的妇人,正处於女性的巅峰状态,平日养尊处优,唯一的遗憾是与丈夫在「冷战」当中,床第间未获满足;她生理上的需要恰值趋於强烈的岁月,更因伴侣对她有意的漠视,由此而形成特别的性饥渴。

  双方一经吻上,玉英己冲动得全身震颤,欲火从她每一个毛孔里迸发出来。

  但她是贵妇,决不能在这作为起坐间的地方与何添胡混的。当何添猴急地摸到她那个拉炼头时,她涨红了脸摇头说∶「大令!不要在这里┅┅」他还是忍不住摸了摸她翘挺的凫臀,惹得玉英大发娇嗔地挞了他一下子,他才离开她的樱唇,阴阳怪气地笑着,紧搂着她的水蛇腰,一同走入卧室去。

  一入到房里,那浅紫色的大圆床跃入眼,使他忍不住吹起口哨来。

  玉英娇声娇气地说∶「这里的一切布置,都是为了你的啊!我是不准他加上任何意见的。」

  「你真体贴我,大令!」何添顺手关上了门,小心地问她∶「它锁上了,是吗?」

  「放心,大令!这时刻,他还在公司欣赏着女秘书的屁股哩!」她不期然吃吃地笑了。

  「他是世界上最大的笨蛋,放在家中的一轮明月不去欣赏,只会在庸脂俗粉身上打主意。」

  「吻我┅┅我是多麽想念你啊!」她把未完的工作留给情人来做,先将一副惹火红唇,向他凑过来。

  他狠狠的吻着她,一双手却匆忙动作着,迅即使她裙脱乳罩松,丰腴的胸脯泛着白玉般的光采,那膨胀浑圆的景致,足以跟保龄球媲美!何添见而忘形,立即热烈地拥紧她,嘴巴凑来,吻在她嫣红的小蒂上。玉英身子一阵哆索,热切地仰起脖子,把热血沸腾的胸脯向他迎过去。

  「你真香,真嫩滑!」何添把她那二颗球儿盘来盘去,又解落了她的薄丝内裤,使得一片浓黑涌现出来。她掩住自己,在他後脑上扣一下。

  他怪笑连声,眼看她逃上紫色的圆床,面朝墙壁躺下,屈曲的大腿顶端,仍然泄漏了她的春光。由於太心急,在解除自己束缚的时候,何添差点跌倒在地。

  她回转身来瞧他,两手掩蔽住她上下两处的重要部位,然而,玉英天赋异禀,那儿是大块文章,玉手亦遮掩不了,乌丝在她的掌沿冒现,那才是使何添梦魂萦记的东西,每一次见到她的裸体,便觉得浑身是劲。

  「你已是惹火尤物,再配上这紫色的圆床,益发像个炼钢炉了。」他目光灼然的盯着她说。

  「是的,正是要把你投入这个洪炉里炼一炼呀!」那打从深处所涌起的痕痒感,使她忍不住当着何添眼前自我揉一把。但是,那只嫩笋般的玉手,很快就遭何添拿开了,他要用嘴给情人来呵痒

  「噢!不要!」她短促地嚷着,动若脱兔般爬起身,一双玉臂如蛇般缠绕他的脖子,通红的面靥透着说不出的羞意,腿也环绕着他,迅即把自己与他紧贴在一起。何添已像小伙子般冲动莫禁,玉英那温柔的烫贴,使他全身透过一股强烈的电流,他哼起来说∶「好热情的大令!」

  她唔唔连声,亢奋地用自己那两颗膨胀的玉脂球去磨擦他,她的小蒂硬化、充血、浑身神经不断地抖震。而何添两只手也在她丰盈的臀部跳出热情的手指舞蹈,终於在中间突破,才发觉她早已是桃源春满,露滴牡丹开了。

  难耐的呻吟声给梗塞在她喉咙里,百脉贲张中,身子却越来越软,最後是像大字形似的瘫痪,任由何添的一张嘴巴,吻遍了她的高峰平原,更泽及河谷。这时候,从她面上冒起既欢忭、又惧怕的表情,一绺乌发抹过了红唇,她咬着它,颤震的胴体活似每一个毛孔都迸出热气似的。

  何添酷爱她那缕缕异香,更深嗜那莽莽苔原般铺展贴伏在她小腹上的强烈色调,他用原始动物的方式来赞美她,直至她泛滥得一塌糊涂。她好像在人稠广众中给大风吹起了裙子般的羞涩,不禁含嗔地捏他一下。

  他嘿嘿笑着跑入浴室,出来时,玉英已伏在一片紫色中,娇躯如粉搓玉琢,但他眼中所瞧到的却只有一团火。雄性与雌性的烈火,立即交织焚烧在一起,玉英声声娇喘,把浑身的秘密向他公开,任由他长驱直入。由於她所承受的撞击太厉害了,烈焰卷进了她最娇嫩的部分,在那里闪烁、发扬光大,她也不自觉地把指甲刺入何添的腰窝。

  何添啜吻着她的嘴唇,从那嘴里吐出阵阵芬芳,何添更恣意地揉搓她的玉脂球,那双球儿膨胀欲裂,嫩肤上布上一层香汗,更变得滑不留手。这成熟透顶的艳妇,无时无刻不是为保持这身美妙的曲线而多方设法,况且,实际上婚前她就是一家美容健身中心的股东兼教练,故此婚後多年,除了比诸婚前的身裁略见丰满外,可说与她少女时代没有甚麽分别。

  最美妙的一点,是何添感觉中,她的阴道和新婚的女人一般紧凑,而敏惑程度更有过之。何添健硕而不肥胖,一身肌肉异常结实,这也是玉英多年来对他深爱不渝的原因,与他在一起,就是身心愉快的保证。他以爆炸性的冲击,在五分钟内使她起了几度痉挛,修长的玉腿乏劲地虚搭在何添腰背之上,祗有四片热唇仍黏贴得像接吻鱼似的。这当儿,她的香泽,源凉不绝地渡给他,他手指在她乳蒂上一下一下轻轻地拂弄着,亦足以使她有如触电般的震栗。

  於是他捺住去势,温柔地给予她喘息机会。玉英若断若续地叹息着∶「啊!

  大令┅┅你任何时刻都维持着最┅┅高水准!」「正如你的身裁,几年来都是妙到毫巅一样。」何添也微喘,温湿的口气呵在她耳中,教她习习发痒。

  她用手在他背上抹着汗,显现出对何添的轻怜蜜爱;他不停地在吻她,吻遍了她的粉颊和鼻子,使她嘴唇弛张,露出一排皓齿,齿缝间涌满了涎沫,在这销魂的一刹,她身上的水分已不受控制的了。

  「我多麽爱你┅┅即使他要杀死我也无法阻止!」她两手退到他腰下结实的肌肉上,一下子加重压力,而修长的玉腿则是相反,在床尾处直直的伸张着,甚至把何添抬起来。他用兴奋的眼色询问她,对方会意地点点头,他立即将浑身的气力都投在她那趐溶溶的乐土中,努力完成这次爱的开垦。

  她浪声呻吟了,只因何添太野蛮、太凶暴,更采取了对他侵略行径绝对有利的方式,站在床边,把男人与生俱来的征服者天性发泄殆尽。

  事後,她软瘫在床边,腿子垂在地毡上,何添全身酸软无力的拥着她,不能不跪在那里,粗重的喘息在她胸前弄出了一片湿,这是回味无穷的片刻。她和他了无顾忌,即使黄先生忽然闯进来,手中拿着一管枪,他俩也甘心情愿相拥着欣然受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