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人妻  »  厂里的火辣人妻
厂里的火辣人妻
窗外的烈日把厂区的路面晒得发白,一个娇小玲珑的身影正朝着办公大楼走来,薄薄吊带上装下套着一条短裙,白色的高跟鞋地路面上交替向前,她不高,只有1.58米,但身材极好,弯弯的眉毛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嘴唇稍厚,但更有东方女人的品味,一路走来那丰满的胸部也随着上下波动。那些称女人的奶为「波」的只有这时才真正体现了那「波「的含意。她就是车间的统计员梁贻。

  梁贻以她的性格开朗、直率、大方而口无遮栏出名。现在已经是有一个6 岁孩子的妈妈了不但没改反而更加利害,男同事之间的聊晕天也没人能及得上她。

  要是她碰上几个小媳妇一起时就更鲜了,她会一会问问这个你昨天晚上搞了几次?

  舒服不?一会又问问那个:你老公的那东西有多大?有多长?弄得对方很不好意思,可旁边听的更是笑得直不起腰来。如果有男同事路过问你们在笑什么?她也许会说:我们在说你呢,正在讨论是你利害还是你媳妇利害。哈哈哈哈……又是一阵阵欢笑声。

  据说她在一次乘公车时碰到了一个小流氓在她身后故意的挤她的臀部,她反过头去怒目相视斥责对方:「你想干什么!」

  「人多了难免挤着,怕挤你就打的去呀!」对方也不示弱。

  「人多你就敢要流氓?」她提高了声音,引起了车上乘客的注意。

  「喂!这种话你也敢说,不要冤枉好人哈!狗日的烂逼。」对方急了,最后一句说得很小声。

  「你以为你是誰呀!啥样老娘没见过?上车就把你那小小鸡鸡乱顶,有本事你就脱了让大家检查看你到底是不是流氓。」车上发出阵阵的哄笑。

  对方满脸通红恶狠狠地冒了句:「我日……」

  「我就怕你没这个胆,来呀!」她把头一昴,胸一挺。

  那男人使出最后一招:「你敢脱我就敢日!」

  梁贻一弯腰就把内裤从短裙内拉到了膝盖处:「有本事你也把内裤拉到膝盖呀!」

  那人边咕咕地说着:「真是个疯子」边往车门边走,一到站就下车了,她是过了一站才下的车。胜是胜了,过后想起来她还是有点怕。她敢说,但从没听到过她行为不端。

  这丫头的嘴太不饶人了,今天她来交报表一定得好好的教训她一次才行。正好别的人又不在,我把正开着空调的办公室门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把管锁舌的保险打开。

  梁贻一进门就冒了一句:「好舒服呀!还是你们好啊,有空调。」顺手把门一关。

  「今天来有事吗?」我很随便的问了句。

  「喂,没事就不能来你这个地方了吗?那我想你了,这个理由可以吧?」说完之后自己也格格的笑了起来「这句话听了你的心子尖尖都爽了吧」说完就往沙发一坐。

  「只是一点点爽,要是你天天都来赔我就更爽了。」「车间好累啊,那你把我调来办公室呀,我就天天可以和你聊天了,好不好。」「也好也不好。」我也坐在了她的身边。

  「什么也好也不好呀?你可给我说明白点。」

  「如果你来了,我们这里一定很热闹,但不好的就是你那名字。」「名字怎么啦?」梁贻双眼瞪得大大的不解地望着我。

  「知道你名字的还好点,叫梁贻就知道是在叫你。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叫娘叫姨呢?

  那我们不是亏大了?叫老梁' 娘' 也不行,叫小梁' 娘' 也不行,你的爹妈真是个混球,怎么会给你取这么个名字?」

  「嘻嘻嘻……哈哈哈……有你这么解释的吗?我还是第一次觉得我的名字恁个好吔,笑死我了,哈哈哈……」她眼泪也笑出来了,并上气不接下气的补充道:「我又不是没当过娘当过姨,你叫我娘我也敢荅应,哈哈哈……」双手扶着笑痛了的肚子,丰满的胸部也随着笑声上下抖动,好像是故意炫耀那才是女人的重点,差点把我的眼睛都看出火来了。

  我故作姿态地轻声叫喊:「真是气死我了!你比我小还想当我的娘!」「就当了!你敢把我咱样?哈哈哈……」

  「你真想气死我呀!真要当?」

  「咱哪?怕了?哈哈哈……」

  「娘」并盯着她有何反映。

  她楞了下,马上荅应:「嗯,乖儿子。」又马上笑个不停。

  我则过身子翘起嘴唇往她的丰乳上移了过去,并说道:「我要吃奶了。」梁贻立即停止了欢笑,神情马上变得异常的紧张,背部尽量靠在沙发上,双手举起:「别别别……别这样……君子动口不动手哈……」我把手撑在她胸的两边放在沙发背上,嘴唇在她胸前约两公分处停止不动了:「你自己看看,我可没有动手啊,手也没碰着你。」「你你……你……的嘴……也不行啊……」

  「是你说的君子动口不动手,怎么又不行了?」我笑咪咪的望着她的双眼。

  头又向前移动,只有一公分的距离了。

  「别……别……我认输了……求你了……」梁贻尽量缩胸往后退闭住呼吸。

  她退我进,我的嘴唇离她的胸部只有半公分了:「那好吧,我也不动嘴了,你的奶要是来碰我的嘴可不能怪我了。」翘起的嘴唇就停顿在那里不动了。

  没等一会她就闭不住气了,大大的呼吸了一下,那丰满的胸部也就很自然起伏的碰着我的嘴唇了,趁这个机会就在那里亲吻的一下,「吱」地一声:「好香啊!」虽然隔着衣衫一吻,我却故意把舌头在嘴唇上舔了一圈并色迷迷地看着她的眼睛。

  梁贻的脸刷地一下绯红,粉拳在我的背上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你好坏啊……」

  我心中想,如果这时候她翻脸和发怒,可千万别再强行了,还可以是玩笑来收场。再继续下去弄不好会代来不可想像的后果。但她没有,要是就这么罢休以后就更没有机会了,抓住这个时机便嘻皮笑脸如开玩笑样地对她说:「今天我可是吃了大亏了,你当了我娘,又用奶来碰我的嘴唇,还要打我。不能就这么算了,得重新让我亲一下才能扯平。」

  她看到我翘着的嘴唇在向她的脖子靠近,刚放松点的心情立即又紧张起来,把头尽量往后仰:「别别……我不当娘了……你得了便于还说吃亏……我怕你了……"她的眼光不停地在我头部和手之间扫描。

  「不当娘那你当什么?那就加一个字,当……娘子……」娘子那两个字就如唱戏式的把音拖得很长。

  「不行啊……」

  「是让我亲一下还是让我摸一下?」我的手故作姿态地张开五指要去抓她的奶。

  眼看着手就要抓住奶了,她慌了,一挥手就把我的手掀开:「不准摸这里……」我借着那掀开手的力道,一下子就把手插进了她的大腿之间。

  「啊……你想干啥……」条件反射式地把双腿夹得紧紧的,急忙拉住了我的手臂。

  「本来我是想摸奶的,你说不摸那地方,把我的手掀到这里来摸的呀……」我的手指在那大腿的丫叉处地方动了动,触摸到她的内裤了,好软和啊。

  「胡说……快点把你的手拿开……」她还是夹得很紧,我只有指头能稍微的动动。

  这样的机会哪能放弃呢,指头抠住了她内裤襠的边沿,那突出的阴阜肉感,还有那稀薄的阴毛感觉刺激着那手指:「叫我的手怎么拿开呀,你夹得好紧啊……娘子啊……」手指又动了动,感觉已经放在肉缝上了,已经湿了,好滑啊,那种感觉太妙了。我已经知道她也在这种超级玩笑中身体已经不能自控了。我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娘子……我已经摸都摸到你那最美妙的地方了,其实你那宝贝她也想我好好的爱抚她,你看,她都好湿了,别夹这么紧了,让我好好的爱抚她…她使劲扳我的手也没能拿开,裶红的脸显得更加可爱,娇喘着:「好啦,我求你把手拿开吧,求你啦……你已经摸过了……」我忍不住将脸靠在了她那灼熱的脸上,那种灼熱也传到了我的脸上,我在她耳边嘀咕道:「你真是太漂亮了……我可是真的好喜欢你呵……心肝宝贝……我不是冒犯你……这只是喜欢的一种表示……我一定会想法把你从车间调到办公室来……你体谅体谅我吧……给我一分钟……只摸一分钟……我保证不作别的……求你了……只是膜摸……我的心肝宝贝……」

  这女人真是个不能用常理去理解的怪物,当一个男人侵入她身体某个部份一次,只要是她不刻意的反抗翻脸,你的第二次入侵同样的部位她也会很容易接受。

  当梁贻听到我在她耳边的一番唠叨之后,她也没有躲避我紧贴着好的脸,但能感觉到她的心跳在不断的加速,她那只拉在我手臂的力度也在慢慢地减弱,腿也没有夹得那么紧了,呼吸有点急促地轻声地说道:「可别哄我……说话要算话啊……」她的身体也放松多了。

  我也不知道她这话是指让我爱抚一分钟呢还是调动的事,或者两者都有,管她的,为了好好的很爽的摸摸她那令男人神往的小屄屄,忙说:「我当然说话算数呀,我的宝贝。」手很顺利地从她内裤的裤腿边伸了进去,整个手指压在了那丰满的阴阜上,已经好多水了呀,滑滑的,中指轻轻一压就从肉缝中滑了进去。

  梁贻的身子抖了一下,胸也不自觉往上一挺,动作虽然不大,但能感觉到她正在尽力抵抗身体不自觉的反映。我把她的耳錘轻含在口中,再深情地吻在她的脖子上,手轻轻地往后退着让指头在她已经发硬的阴蒂上滑过,她的身体立即就繃紧并把大腿又夹得紧紧的,一股热流冲了出来,我加快了手指在阴蒂上的搓揉,她把我的手抓得紧紧的,气喘嘘嘘地说:「别……别动……别动了……」我把中指向前一滑,深深地插入了她的阴道之中,让那四面还在痉挛的阴道内壁挤压着我的手指:「好,我不动了……」专心地去体会那种美妙感觉。

  过了一阵子,她那里面渐渐的平息了下来,那时间不止一分钟,也许是3 分或者5 分钟。

  最后她低着头悄悄地说了句:「这下总可以了吧……」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得慢慢来。我急忙说:「我的小乖乖,我听你的……」手慢慢地退了出来,她也急忙把衣衫内裤整理好。我把手指放在鼻子下闻着:「心肝宝贝……我记住你的味道了……」她可羞得不敢看我一眼,握着拳头轻轻地打了我一下:「你真是坏死了……」然后逃离了我的办公室。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