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人妻  »  发现老婆偷情
发现老婆偷情
生活中总是有很多事情我们无法预见,有时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可以改变我们的生活甚至思想。这是个关于我和前妻之间的一个真实故事。我想这不仅仅作为性文学来讨论,更多的希望大家能明白生活真的需要珍惜!

  我先介绍下我老婆,她叫张雨菲,今年30,个子有1米65,是个典型的风韵的少妇,较高的文化素养加上多年工作的磨练,更具有成熟的味道,丰满而不臃肿的体态也透着妩媚的诱惑。我们结婚5年了,说实话,她还是很吸引我的,不仅是因为干练有魄力的工作作风,(她是一家汽车销售公司的销售总监,工作能力很强)还有她温柔体贴的相夫之道,更因为她丰满诱惑的身体,激情销魂的床上功夫。老婆是个会生活也懂生活的女人,工作自然不说,对生活也是充满情趣,在性生活上思想开放,观念超前,是个懂的享受快乐的女人。每次做爱前都会精心打扮,全心投入,会穿着情趣内衣在你面前风情万种的引诱你,会使出浑身解数刺激你,最重要的是会配合你的要求和你追求最美满的高潮。

  还记得那天星期六做爱的情形:早上8点过,我在睡梦中醒来,妻子还在身边安静的享受难得的假日懒睡,丰满白皙的双乳还是那么圆润挺括,修长细嫩的双腿自然随意的在床上伸展,女人毫无防备的睡姿最能激起男人的渴望。我伸手轻轻抚摸她的双乳,细腻圆润,忍不住用舌尖轻轻撩拨,妻嘤咛的呻吟,扭动了下身躯,微微张开惺忪的双眼,我用嘴吮吸着乳头,妻突然伸手抱住了我,我的嘴肆意的在双峰上吮裹,“嗯。。”妻动情的呻吟,我的手游离到她的私处,轻轻的摩擦,“哦,嗯。。”妻子显然有了感觉,双手用力的抱紧我在我耳边娇喘,一只手直接奔我胯下而来,我的鸡鸡已经涨起来了,手指在蜜穴处一刻没停,此时淫液已经开始泛滥,妻那里湿滑温润,本想提抢上马,不想妻子突然转身把我压在身下,迅速下滑用嘴咬住肉棒,“啊”一阵酥麻,我不禁叫出声来,妻吮吸着龟头,迷离的双眼淫荡地看着我,舌尖的搅动,牙齿的轻咬,我的肉棒坚挺如柱,老婆的口活真是一流,舔,裹,咬,套,不交代才怪,我轻轻推开她,变被动为主动,让她跪在床上,准备后面挺进,阴唇已经张开,淫液晶莹透亮,我一插到底,“啊,。啊”妻开始快活的呻吟,“老公,干我,快,干我”我双手把住她的小腰,开始狂插,“对,就这样,老公,使劲干我”,“拿什么干你”,“拿你的大鸡巴,干我,快,你的鸡巴好硬,好大”老婆淫荡的叫喊激起我更强烈的征服欲望,我喜欢从后面干她,可以看见她白白大大的屁股,还能看见自己鸡巴在阴道里抽插,“喜欢我干你吗”“喜欢,喜欢鸡巴干我”“那换个鸡巴干你,好不好”“好,只要是鸡巴干我都行,老公,快,干我,我要,我受不了了”我们做爱总喜欢这么刺激对方,这种有背常理的刺激会让我无比兴奋。“找个鸡巴干你,你要不,要什么样的鸡巴”“好,我要,要又粗又大的鸡巴干我,比你的还大的”。。。。在一阵猛烈的战斗之后,我的阵地被彻底摧垮,浓浓的精液全射在了她的小屁屁上。

  这只是我们性生活的一个小片段,其实我们的性生活很丰富,做爱花样很多,我觉得用文字不足以表达的深刻,那种刺激和美妙只能去想象,我想为什么我们喜欢意淫,也是因为可以自己想象的原因吧。我们的感情一直很好,故事发生在半年之前。那时候,我刚好在玩网游,老婆因为工作很忙,她上网基本就是查找资料和做自己的工作了,我自己玩网游那时很上瘾,有时我周末玩的很晚,第二天就会起的很晚,我就叫妻子周末休息的时候帮我玩,没想到,事情就发生在她接触游戏之后,具体的就不说了,答案就是我们大家知道的网恋。有一天,我玩游戏时,突然有网友问我是菲儿吗?晕,一种感觉告诉我有问题,怎么那么亲切的称呼,我说不是,他就没再说话了。那以后,我开始秘密调查妻子了。首先是查她的qq,这很好办,下个木马类的qq记录偷窥软件,她的记录就可以看的清清楚楚。果然有问题,细节不说了,我知道是个叫平的男人通过游戏和她认识并开始网恋的,而且他们之间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因为我在他们谈话里发现平有妻子的照片,而且是妻子的局部裸照(我把妻子的裸照保存在我的电脑里了,有很多她的局部特写,包括乳房和下面的清晰特写),这么一来,明显她已经被对方看过身体了。晚上在我追问和威胁下,老婆交代了一切。他们认识3个月了,平是相邻城市的一个家电销售经理,正如我所说,他们认识于网络游戏(都是我的错,就不该让她玩,可也不是,这世界诱惑那么多,心若没定力,出事是早晚的),而且已经发生过了性关系,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男人的尊严受到极大侮辱,气愤,痛苦,耻辱,那是难以言喻的。痛苦的过程很复杂,结果却很简单,离婚。这些过程就不多说了,毕竟还是很痛苦伤心的,正所谓,不写也罢,免得伤神。离婚前,我们做了最后一次爱,那晚很激烈,很放纵,是对情感的宣泄,还是对背叛的报复,还是发泄于肉体对灵魂的悲哀,我也不得而知。最后一次的情景清晰记得:我们洗完澡,我开始吻她,她的肌肤依然那么细嫩光滑,(一碰到就会让我想起德芙的丝滑巧克力)我吻遍她全身,最后停留在蜜穴处,那里温暖湿润,我用舌轻轻舔过,她都会浑身颤栗,妻子的阴毛很浓密,小阴唇很大,(有点象蝴蝶逼),也许是因为被我干久了的原因,阴唇有些黑,掰开阴唇,里面却很粉嫩,在我看来她的阴道真的很美,(我问过她,那个男人吻过她的逼,也说她很美)我等她已经进入状态后,开始把鸡巴送进她嘴里,口交一直也是我喜欢的方式,她贪婪忘情的吻着,我的热情高涨,龟头一阵酥痒,好像无数蚂蚁叮咬却很舒服,(妻子也给平口交过,她评价他的鸡巴,他的鸡巴比我的长,她说翘起来能翘到肚脐眼那,我的鸡巴不是那么翘的,而且平的很黑,龟头小些但乌黑发亮,可他的没我的粗壮,有些细,硬度也大不如我),我看着妻子卖力的吮吸我的鸡巴,就想到她也曾卖力的吻过别人,心里有中莫名的快感,拔出来马上插进了她早已水滑的阴道,双手抚弄她饱满的乳房,“好舒服,老公”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是比较之后的感叹,还是什么?我动作没往常那么快,我轻轻的摩擦,感受阴道收缩带来的快感,“老公,你鸡巴真的好大,好粗”她呻吟着,“是吗,比干你的鸡巴还大还粗吗”我这次是有目的的问,(以前纯粹是想象着没目的的问,现在她已经真的试过了,问她觉得很兴奋)“嗯,比别人的大,还是你干着舒服”“不会吧,他干你你不舒服吗,他的刚长”我刺激着她,“是要长点,可没你的粗,没你的干起来那么紧”“那么长,干你你痛吗”“我喜欢长的,粗的,快干我,老公”妻子似乎很享受,我换了个姿势,又从后面进入“他这么干过你吗,从后面插你”“干过,他也喜欢这么干我,也象你这样抓着我屁屁使劲干我,”“你爽吗,那么长的鸡巴”“哦,哦,爽,他的鸡巴好长,干的比你深,比你爽”妻子完全放开了,强烈的刺激着我和自己,“好,那我也使劲干你,草死你,你个骚逼”我使劲的抽插,有种报复的快感,“啊,啊,我要你干我”妻子也使劲扭动腰肢,疯狂摇着屁股,我感觉自己快把持不住了,“骚逼,我要干死你,找一百个男人干死你,找那个又长又黑的鸡巴干你”“好,来吧,我要你们一起干我,干死我”一股强烈的快感自腰际迸发,能量迅速集结并在龟头处崩溃,我一泄千里,浓烈的精液如喷泉涌出,“啊,啊。啊。来了”妻子也浑身颤抖,声音由呻吟变成呼喊,阴道里突然强烈收缩,她也高潮了,我无力的趴在妻子后背上,鸡巴慢慢滑出阴道,大量精液从阴道口缓缓流出,妻子阴唇肿大,里面红嫩,精液和淫液糊满阴道。那是最后一次和妻子做爱,从此我们各奔东西!离别前,她眼睛湿润,却没有流泪,最后一句话是:老公,我对不起你!我用最痛苦的笑容转身,只丢下四个字:好自为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