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玄幻  »  帝国的怪物
帝国的怪物
民国34年

  王策擦了擦手中的老花眼镜,对面坐着的仍是在仔细看着笔记本的年青人周蕴文,他不禁笑道:“你们年青人总是抓紧时间搞研究,我们这些老人可没这个精力了洞,以前我还曾研究过一本古籍,后来因为太耗神就把它送给一个姓宋的对我有恩的少年,他当时比你还小几岁呢。”

  周蕴文放下笔记本后仍旧一脸思索道:“教授,上次魔怪洞探险拓下的画居然会让艺术家看了之后丧失理智,甚至被人利用召唤邪神力量把人转化成狼妖,这也太可怕了,龙女士有能力保管这画吗?万一她也被画上的魔力搞到失控怎么办?”

  “这你大可放心,龙女士可不是一般人,她不单是有权有势有钱,而且听说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在美国她帮助美国佬对付邪教时发挥了不小的作用,你上次见过她有什么感觉?”王策戴上老花眼镜问道。

  “感觉?呃,说不清楚”周蕴文细想之下上次看到龙女士时自己心中就欲火大盛对她产生强烈的欲望还恨不得用各种手段对她施暴,我的天,自己那时简直像是心理变态了一样。

  “说不清楚是正常的,我们这些人长期会和超自然力量接触所以要随时保持精神上的坚强和理性,如果一旦失控就可能变成那几个艺术家那样,还有那个无孔不入的邪教更是可怕,他们随时会用各种手段诱你成为他们的傀儡炮灰,就如那几个艺术家白白赔上自己还有几个流浪汉的命,可到头来元凶却无从查找。”

  “教授,那个邪教到底叫什么呢?为什么那么多人追查他们却始终抓不住他们的成员?这太不可思议了?”周蕴文不解道。

  “因为不可思议所以他们才会成为邪教的正式成员啊,那个邪教被称为星际智慧教派,在古代则有其他称呼,那个龙女士追查的《玄君七章秘经》手抄本源于玄君此人,在追求长生不老这件事情上面,道家不是最权威的,佛教就更不是了。玄君发现了一些秘密,他把那些秘密都记录到《玄君七章秘经》里面去了。

  你知道古人的智慧传承到今天,对我们来说都是玄而又玄的。而古人的古人就更是如此了,更早的古人的智慧对我们来说比神话还要远,你想像不到那会是什么样的,就只好从古人的记载当中管中窥豹。““古人先贤都在探求宇宙和人生生命的最高神秘,跟古人比起来,今天的人太平庸了。这是被近千年来的儒教文化严重误导的,他们自从在汉朝独尊儒术之后,。千百年来我们的文化发展都更加偏重于人文和人本的修养,对于真正的科学、世界的真理这些东西都有蔑视,甚至于当成旁门左道的学问,实在是贻笑大方。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会变得落后的原因,唉……”周蕴文叹息着宛若忧国忧民的愤青。

  “说的没错,确实是这样。可是实际上这却不是最主要的。汉武帝当年招大儒进宫商讨独尊儒术的方针,当时还有另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这本《玄君七章秘经》。有传言说当年的玄君著成《玄君七章秘经》之后就羽化登仙,原典流落辗转。

  最后被送进了皇宫,实际上这一段的说法只是一个大概的总结。玄君在公元二世纪具体什么时候完成的这本书并不知道,但是在这本书诞生的这一百年里发生了很多的事。你在现在的汉史正文文本上面是找不到记录的,但是在民间流传的‘方术’著作当中却偶然有提及。“

  “方术,汉代不少皇帝都很迷恋方术,这也和《玄君七章秘经》有关?”

  “当年实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除了一些我们都知道的原因之外,最主要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为了把《玄君七章秘经》完全消除掉。这本书进了皇宫以后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也没有记录流传下来。但是我们基本可以肯定地说,发生的不会是什么好事。有说汉武帝偏好方术,有可能当时《玄君七章秘经》被当作‘方术’方面的著作被进献到了皇宫里面去。但这本书不是一般的书,有些书开卷既招灾。可以肯定的是当时的原典应该是在皇宫里面被销毁了,并且皇宫里并没有就此太平。汉武帝请来多批隐居的‘方术’高人进皇宫为了消除这本书带来的后遗症,所以人们会留下记录说汉武帝偏好方术之学。真有意思。当时中原地区进行了全面的围剿,而直到他们开始销毁这本书籍的时候才了解到这本书已经传播了有多广了。这非常令人意外,很多人以为玄君是一个孤身一人的隐士,实际上不然,他和孔子一样也招收学生,开坛授课。只是他讲述的‘真理’完全是人们不能理解的东西,后世对玄君还有所了解的人都把他当作是一个邪门宗教的鼻祖,极尽无视贬低。可是实际上,所有跟随玄君的人,包括玄君自己,在踏入这一条路之前本身已经是饱学之士。”

  “饱学之士?你这说的可是让我都有点害怕了,这好像是在说我们这类人啊,玄君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都还是弄不清楚呢”周蕴文摇头道。

  “玄君具体的生平不详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他和其他的圣贤不同,他一生除了《玄君七章秘经》以外在没有那种集结起来的言行记录了。可是实际上还是有的,玄君的学徒们把他的言行都分散的保存了下来,比如这个学生记录一点这个,那个学生记录一点那个。所以这些文献现在慢慢的就变成了汪洋大海一样浩瀚,你也几乎没有办法收集,但是就像你在海上捞盐水一样,你捞到的总是盐水。”

  “玄君的自学之路,我找了几十年,才勉强拼凑出了一点只言片语。我只知道他早年也是一个饱读诗书的大学者,而且传说他天赋异禀。在当时他对于诸多学术都有涉略,然而百家之学已经不足以作为他进一步学习和窥探‘天道’的工具的时候。他转而把目光望向了更久远的过去,他开始寻找收集春秋以及刚早之前的那些方士们的著作,那些东西几乎全都是失传了。因为里面保存了远远超过人类文明能承受的知识,所以你不得不感慨古人的伟大,他们才是那批可以和神明沟通的人,而今天的人不过是碌碌无为,活在平庸世界的尘埃而已”王策一脸崇拜之色道。

  “怎么?二位讨论的如何了?”陈欣德依旧是满面红光的走进办公室,显然刚才收到的支票让他心情愉快至极。

  “老陈,我们要准备的都准备好了,剩下的就该你们了,周部长批准这次任务还有在那里集合了吗?”王策问道。

  “不急不急,这事我马上就打电话联系他,尽快给你们答复”陈欣德回到自己办公室拨响了周部长家别墅的电话。

  “喂,部长啊,龙女士要组织探索魔怪洞那事人手已经准备齐了,我们什么时候在哪里集合啊?明天中午,江城城西贾家村原址?行行行,部长您就在江城家里等我们的好消息吧,探索队一有重要发现我会第一时间让外围兄弟打电话给您的。您放心,我们会小心保护好龙女士的,她可是美国华侨的大人物啦,您早点歇息吧,晚安晚安”陈欣德笑着与周部长通完电话,当电话被挂上的一刻他的笑容完全消失了。

  陈欣德迅速又拿起听筒拨了一个电话号码道:“小杨,周部长家出事了,马上带齐你的人和武器去周部长家别墅,动作要快--。”

  远在叶城另一头的周部长华丽的别墅中,昔日老气横秋不可一世的他正满头大汗坐在一张红木椅子上,而他对面另一张红木椅子上坐着的则是他的女秘书曼丽,她也就二十三四岁的年纪,一头烫过的长发,手上是红宝石戒指耳边挂着上品珍珠耳坠,一身红色的上等旗袍,下身是肉色的丝袜加高跟鞋,长相甚是艳丽妖挠,只是如今的她坐在那里浑身颤抖白净脸蛋更是紧张的一抽一抽。

  在他们之间站着一个五十多岁的黑衣秃头,一身黑色紧身衣秃头脸上有无数道伤疤,一只眼还是瞎的,满脸都是狰狞的杀气。周围还有十多个黑衣忍者,气氛显得无比压抑令人有种窒息的感觉。

  显然曼丽的心理承受能力最差,她忍不住开口道:“太君,他已经完全按你说的做了,你……你会放过我们吧?”

  黑衣人冷笑道:“周先生,你来回答你的秘书小姐吧,你觉得我们会放过你和她吗?”

  周部长沉着脸一句话都没说,但额头上滴下的汗水已经暴露了他恐惧的内心,他其实很清楚这帮日本邪教徒怎么都不可能放过他的,他能做的就是在刚才电话中用语气中夹杂的暗词向陈欣德求救,虽然这家伙平时油头滑脑坐办公室发号施令也久了,但干军统这行的本能应该还没有丧失,只要他听出自己在求救那就肯定会派人来救自己,这一线生机就在于此,现在他只能想尽办法拖延时间。

  “周先生不回答那替你回答,对你们这些支那猪下等种族来说我们高贵的大和民族是不需要遵守任何承诺的”西衣秃头得意笑着,眼中透出慑人的杀机让曼丽全身都吓得像散了架。

  “高贵?你们这些高贵的种族还不是让美国人的原子弹炸的全体投降?不是还说要一亿玉碎吗?武士道的骨气都到哪去了?现在听说你们的娘们都抢着要上美国人的床留他们的种啊”周部长出言嘲讽道,他很清楚自己这么说对方肯定要出手折磨他和曼丽了,但这就是他的策略,被折磨总好过当场被杀,如果撑到陈欣德的援兵赶到那就有机会获救了。

  “八嗄,你算什么东西?也有脸嘲笑我们?我们是输给了那位伟大存在交给美畜的力量,不是输给你们给不是输给美畜,我们大日本帝国本就要统治世界了,我们……的挫折只是暂时的,很快等我们唤醒了强大的……”秃头突然猛闭上嘴狠瞪着周部长,像是意识到自己差点说漏嘴了。

  “哼,该死的支那猪,原本是想给你们俩一个痛快的,可是你这老肥猪太可恶了,我就要让你们死前好好承受一下痛苦了”秃头狞笑着伸出了舌头,他本就是个虐待狂,杀人前总喜欢尽情折磨对方,让对方感到生不如死后再杀。

  “不要啊,太君,老周你个死鬼你不想活我还想活呢,求你别杀我啊,我就一个秘书我不敢多嘴多舌的,求你放过我,让我干什么都行啊”曼丽再也忍受不了从椅子上跳下来直接跪在秃头面前哀求道。

  “哼,有种冲我来吧,她就一个女流之辈,你要是个男人就放过她”周部长非常“有种”的大声道。

  “想要我放过她吗?看来你很重视她啊?那我就要在你面前狠狠干她,让你亲眼看着我干死她,哈哈哈哈”秃头越来越兴奋了,这是他在战争中最喜欢做的事情了,他一边强奸女人一边逼着她的男人或男友在一边看着,用死亡逼迫父亲强奸女儿,逼迫哥哥强奸妹妹,弟弟强奸姐姐,还有逼和尚强奸尼姑,一想到这些令他兴奋的花样就让他得意的狂笑起来。

  好啊,这招果然有效,这家伙就和档案里一样喜欢强奸折磨女人时让对方的亲人看着,我等的已经这个,我就是故意让你认为我重视曼丽这骚货,你越是想着强奸折磨她想要马上杀我的心思就越淡了。

  秃头淫笑道:“你个支那臭婊子平时和这老支那猪上床多少次了?告诉我--。”

  “我……记不清了,大概一百多次吧”曼丽红着脸有些迟疑道。

  “一百多次?肯定不止,你把你的内裤脱了让我看看你的骚逼的颜色我就知道了--”秃头低下头看着曼丽旗袍下摆两腿间鼓起。

  “我……行,只要太君不杀我,让我做什么都行……”曼丽苦笑着掀起旗袍下摆,露出胯间粉红色的蕾丝内裤,内裤中间高高鼓起,显然她的耻丘甚高秃头判断这方面的性能力也应颇强,这让他兴奋起来口水从嘴角边流下来,而一众忍者双眼也看的发直了。

  “不错不错啊,像是鼓起一座小山,唷西,是上等的骚货啊,估计被我们轮上几圈都不会送命,把腿抬高让我好好养养”秃头吼道,曼丽一脸无奈只得用双手抓住高跟鞋的鞋跟把丝袜美腿高高抬起,蕾丝内裤边上黑色的阴毛都已经露出了几根。

  “唷西,骚思嗄--”秃头眼中尽是淫秽的光芒,伸手去撕曼丽的内裤,就在此时曼丽眼中闪过一丝寒芒,高跟鞋的鞋跟处突然弹出一截钢刃直向秃头的后脑插去。

  去死--,曼丽蓄势已久的一击将秃头的半个脑袋削了下来,可是令她惊愕的时半个脑袋里跟本空空如也,别说脑浆就是一滴血都没有。

  曼丽心知不妙猛的飞起另一脚踹在秃头胸前把他踢出一丈多远,她的鞋底竟是精钢制成的,周围的忍者全都拔刀在手包围了她。

  “曼丽,你……你怎么会……你不是--”周部长的肥脸肉抖动着大声道,他此时才察觉自己的女秘书身高比平时高了些,腿也比平时更健壮修长,只是对方化妆水平较高自己一直没察觉出来,仔细想想今天晚上她表现的不怎么主动想和他上床,这可不是她平时的风格。

  “嘿嘿嘿,刚才就觉得你有点不对,虽然你装的很恐惧的样子,可是我却听出你的主跳声很正常,你的腿子肌肉明显是苦练过腿功的,这太不符合一个陪睡的女秘书形象了”只剩半个脑袋的秃头突然头下脚上倒立起来,而他屁股处竟挤出半个如蚕虫脑袋般的东西来。

  “可惜,原来你早就不是人了,不过也是,你们这些人早把灵魂献给了恶魔,还骗的更多的同胞成为炮灰把自己国家变成一片废墟,最可恨的是你们这些始作俑都居然还活得好好的”曼丽一脸愤恨之色道,此时的她哪里还有刚才的柔软顺从,完全就是一副格斗高手的架势。她虽然表面镇定但是内心仍旧感到恐惧正在包围自己,这种怪物散发出的那扭曲不可名状的恐惧感正在压倒她的勇气。

  “咦,你是日本人?该死的叛徒,居然帮着支那人来对付你同胞?简直就是大和民族的耻辱啊,我这供奉真神的祭司不能饶恕你,给我抓住她”祭司吼叫道,一众忍者挥刀直向曼丽逼来。

  “你们才是该死的叛徒,为了那该死恶魔背叛欺骗了所有同胞”曼丽身体一沉施展出一个鞍马体操的动作,她另一鞋跟也弹出钢刃来,只是几个回旋踢就斩倒斩伤七八个忍者,然而被斩伤的忍者竟是没有一个喊叫更没血流出,好像没有疼痛一样。

  “身手不错啊,你到底是谁派来的?嘿嘿,你还是识相点,你功夫再好也没用,我的手下全是不知疼痛也没有畏惧的神之战士,如果我们皇军个个都接受改造变成他们这样子就不会输掉战争了,马上投降让我操个痛快我还能饶你一命”

  祭司一步步走上前道。

  “对啊,你们就是想把我们全都变成你们那样的怪物,你自己去下地狱吧”

  曼丽双脚连环快踢不断踢在祭司的身上,他身上的衣服皮肉被不断割死可就是没有一滴血流出,曼丽心中焦急,她早知道这些怪物已经超越人类变成不会自然死亡的长生种但没想到受到这样的致命伤也没事?怎么办?

  曼丽突然跃起双脚齐出要把这怪物从当中斩开来,就在此时祭司体内突然冒出两条树枝般的触手缠住她的脚刃后一扯,两只高跟鞋顿时离足而去,曼丽感到脚底一凉忙向后倒跃,但人在半空中已经被四面八方射来的触手缠住了,那些忍者竟全都射出如树枝般的触手。

  “该死--你们这些怪物”曼丽奋力扭动着身体,可是触手太多把她手脚身体都缠得死紧,那一身艳丽的红色旗袍勒得她的完美身材更加凹凸有致,连坐在椅子上始张不敢动的周部长也咽了一下口水。

  “你该说你马上就要被我就怪物强奸了--”祭司狂笑着众躯体内又伸出双手抓住曼丽的一双丝袜脚欣赏起来,却见她双脚较平常女人稍大,足胫有力足掌较大,显然是在脚上马步上花过不少苦功的,五跟脚趾就大脚趾大些,其余四趾居然差不多大小长短,脚趾上还涂着红色的趾甲油。

  祭司很喜欢涂趾甲油的女人,他当初在南京屠城时就干死过几十个这样的女人,此时看到这双脚更是想起了昔日的荣光更是令他兴奋,他那蚕虫脑袋张开鼻孔闻着手中曼丽那双迷人的丝袜美足,“哦,好味道,真是好味道,你多久没洗过脚了,洗了脚就闻不到原味了--。”

  “呸--,怪物,动手吧,杀了我自然会有人给我报仇的”曼丽心知这次难逃死劫唯有只求速死了,但祭司狂笑道:“当然,我当然会杀你,不过是要活活把你干死--”祭司口器一张一条长舌直钻破丝袜舔动着曼丽白嫩的脚心。

  那恶心的舌头在充满汗津的脚心中来回刮动着,这真比什么折磨都要厉害,曼丽脸上抽了几下想要忍却终究嘴一松笑了出来,“哈哈哈,不--你个怪物--哈哈哈”显然这个不怕死的姑娘却是怕痒。

  “什么呀,这才刚开始就受不了吗?你也太敏感了,味道还行,有点咸奶油的味道”祭司一边说一又伸出一条舌头开始刮动曼丽另一只脚,这下她可乐子大了,一双玉足忽而紧蜷忽而五趾大张,似乎想要用脚趾抓搔这可恶的舌头,但结果只是让舌头越搔越兴奋。

  那紧身的旗袍被触手勒得陷进肉里,令她那双硕大的乳房亦突得更加挺了,而触手显然不想只让她的双脚享受,一条条触手钻进她旗袍内,一条触手将她的一双乳房缠了几圈一勒,原本硕大的乳房半截竟呈半圆长条破衣而出,被勒得呈充血状,一双红葡萄更是诱人。

  更下面一条触手则撕开蕾丝内裤在她鼓胀的耻丘浓黑的阴毛间来回游走,“哈哈哈--居然还是处女啊--我这下可发了--”祭司狂喜道,曼丽的阴阜仍是粉色的,那股气味骗不了人,仍是处女的香味啊。

  “不不一--杀了我--求你--”曼丽似乎也恐慌竟哀求起来,但是祭司哪会理她?一条粗壮触手直钻入她的口中直捣喉间,阴阜上的蚌珠被触上的的吸盘一吸,那酸胀的剧烈刺激令曼丽的玉体一个劲抽搐起来,腹下开始失控般抽动起来,秘穴开始潮湿起来。曼丽痛苦的俏脸竟开始显得有了一丝欢愉,那是做为女性的悲哀,明明是被淫辱却无法逃避肉体上的快感。

  “来了来了,那些支那婊子永远说的这么刚烈,可是结果呢?总是让我一碰就出水,被我干的时候明明都是快乐的都要上天堂啊,我明明让你们都这么快乐凭什么骂我们禽兽不如还要审判我们?真是恩将仇报啊,你这大和民族的叛徒我就大发慈悲为你开苞做女人啦”祭司嘲笑着曼丽,同时触手已经一截插入她的处女秘穴之中。

  “嗯嗯嗯--”曼丽口中含着触手拼命咬可是像是在咬一截橡胶棍,她拼命摇着头想否定祭司的歪理但却丝毫不能阻止触手深入自己体内夺走她的童贞……。

  “快点,快加速,再过五分钟就快到了”杨彪一边催司机快开一边在往自己的弹匣里装弹,三辆汽车正在叶城城郊疾驰。

  “真倒霉,才刚解决一帮邪教徒如今周部长那又出事了,这帮邪教徒不会是声东击西玩我们吧?”小余一脸抱怨道。

  “少废话,注意前面,少霞你感觉到什么了?”杨彪回头看着后座一个十五六岁的扎羊角辫穿着学生装的少女,她竟是个盲人!

  “危险,很大的危险,不要再向前了,快停--”盲目少女少霞突然指着前方神经质般低语道。

  “有危险快停车--”杨彪一声令下车子向后打灯总算让后面两辆车都减速停下,杨彪拿出觅邪石,只见石头上的光芒开始越来越亮。

  “麻烦了,这次来的怪物比狼妖厉害好多--,大家小心注意周围”杨彪大声吼道,众人纷纷从车中钻出来各执武器警戒,少霞则被安排躲在车底。

  “川岛芳子冤枉,川岛芳子冤枉--我冤枉啊--我是日本人啊--为什么帝国不承认我--”凄厉百又令人发毛的呓语声从远而近,这呓语像是一个女人发出的,但又像是很多女人在一起说着,让所有队员都感到情绪开始失控心跳加速。

  “快--快跑--大家快跑--会死的--都会死的--”少霞在车底突然发出歇斯底里的大叫声,这个女孩拥有远高于常人的直觉能先一步觉察到危险,但同样对于危险的恐惧和承受能力也要远弱于众人,她第一个先承受不住尖叫起来。

  “少霞你冷静点,没人会死的,什么妖魔鬼怪我们没见过?放心,我们会保护你的”杨彪蹲下身安抚少霞,这个女孩全家死于日本鬼子的屠杀,她那时年纪虽幼躲在房梁顶上才幸免于难,但却一直亲眼看着自己亲人被鬼子折磨死,强烈的刺激令她双目失明但地又拥有了超乎常人的直觉感知,后被灵异调查科收编成为队员。其实不管她愿不愿意,都由不得她,陈欣德才不会因为她未成年或心灵受过严重创伤而心软。

  “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抛弃我利用我?我做错了什么?”此时黑暗中一个穿着囚服的短发矮个女子走了出来,她看上去情绪极为激动面部扭曲至极,就算原本还有些姿色如今也只是让人感觉异常丑恶,只是她每走一步地面都会感到微微震动,觅邪石的光芒也更加明亮。

  川岛芳子?好像真是她,她不是一直关在牢里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杨彪曾在报上看过这女汉奸受审的照片,心中暗道不妙,是谁把她放出来的?而且这女汉奸怎么变成这样了?

  “你冤枉个屁啊,给日本人当狗的卖国贼,你害死这么多同胞还有脸说自己冤枉,我去你奶奶的”小刘抄起狙击枪一枪正中川岛芳子的眉心,以他的枪法这种距离要击中对方眉心眼睛都是轻而易举,一枪之下川岛芳子半个脑袋被削飞了,脑浆流的满脸都是,可她竟像是完全痛楚继续向前走。

  “从小爹和养父就教导我要复兴大清,我爱大清更爱日本帝国啊,我把我的贞操都献给养父了,养父说这是让皇族高贵之血与日本勇士之血相结合!我助皇上建满州国,我帮帝国除掉张大胡子,他背叛大清死有余辜。我也就是挑拨了一下上海的支那工人和帝国工厂的矛盾,我只是帝国的傀儡,一直都是啊--,为什么我连帝国国籍都没有?李香兰可以因为是日本人而回国,为什么我不可以?

  养父为什么就不肯和我入日本籍啊?这很难吗?说我是汉奸,我才不要当中国人呢,我是日本人日本人啊--可你们居然早在我身体里种了东西,你们让我变成了什么?“川岛芳子只剩半个脑袋的身体一步步走近,那哀怨的看病语声也越来越近。

  杨彪其实也知道川岛芳子这种货色虽然死有余辜但绝不入民国宣传中那般神通广大,说她参与刺杀张作霖应不假但绝不是什么主谋,她这个所谓的日本第一女间谍也是胡吹大气。真正的间谍是要低调不可暴露自己的身份,而川岛芳子这种身份特殊的人物跟本到哪都会受关注又如何能干的好间谍工作?而且她还是属于那种特别喳呼喜欢出风头的主,与其说她是能力出色还不如说是其本身在政治上起的作用。杨彪在军统多年很清楚最厉害的日本间谍是黑龙会培养的一帮少年日本间谍,从小接受训练让他们学会扮演成中国人。为让他们熟悉新的环境甚至会在日本建立一个训练基地建造出类似他们将来要卧底的新家,让他们和一些雇来的中国人说话做事种地。这样他们会被送到中国替换掉原有的中国少年然后运用黑龙会提供的资金让他们打入军界商界政界,然后再配合日军的入侵像白蚁一样蛀蚀抗日力量。与他们相比川岛芳子只是个不上台面的九流货色,只是日本需要支持伪满独立的一个棋子,后期因为她人缘太差甚至被日军排挤架空了。日本战败时川岛被捕甚至连个日本国籍都没有,而川岛浪速也跟本没夺营救自己养女的打算,某种意义上说川岛确实感觉自己很冤枉。

  不管怎么说川岛芳子都是该死的,只是现在她变成了怪物可是相当麻烦,杨彪清楚觅邪石这个光度的可怕性了,他大吼一声“打--,给我把她打成碎片--。”

  同时间,汤姆逊冲锋枪,手枪,步枪子弹如雨点般朝川岛芳子射来,几乎全部打在她的身体上一时间血肉模糊皮肉飞溅,然而她的肉体被摧毁一刻,一团至暗的不可名状的黑暗之物从她体内钻出来,挺高身体后足有三米多高!

  “咩--”川岛竟发出一声羊叫声,她上半身长出一个个血盆大口不断流下绿色的液体,伸出一根根粗壮的黑色触手,而下肢则变成四条巨大粗壮的羊蹄又宛若四条充满力量的树根!它就像是一棵畸形的树,正慢慢向众人蠕动过来。

  子弹打在川岛身上不断爆出闷响,竟全都被弹了开来,小张从车后取出火焰喷射器靠近她到二十米左右喷出炙热的火焰,宛若火龙般的火焰直接射在川岛的脸上,她像是感到很大的痛楚发出大叫声,这声音像是无形的恐惧之刃直穿入所有人的心中。

  小张大叫着遮住自己的耳朵,杨彪咬着牙上前架起他也不管火焰喷射器了直接扔在地上向后跑,一边喊道:“大家分散开来,离她远些,靠近她会精神失常的--。”

  众人和怪物交战多年明白它们的可怕忙各自分散开,小余则把少霞从车底下拉出背着她跑,川岛的速度开始变快了,她猛的冲上前一脚就把一辆汽车踩成一团扭曲的金属,一甩触手就把一辆车打的飞出二十多米远,这要是抽在人身上那肯定是当场粉身碎骨的下场。

  一个队员从背后抄起一枝巴祖卡火箭筒对准川岛庞大的身体就是一发,火箭弹直钻在川岛上半身爆出巨响,她上半身被开了个大洞冒出绿色的液体,众人不禁都精神为之一振,这说明这怪物虽然可怕但仍旧是可以被打伤的,但随即伤口处的肌肉迅速聚拢凝聚在一起,只十秒内伤口就完全愈合了。

  这下可麻烦了,到底是谁把川岛这汉奸变成这么可怕的怪物?难道和他们在东北的731 人体研究机构有关?川岛出现在这里绝不是巧合,难道周部长家出事只是个饵,真正的目标其实是我们?还是我们调离后已经空虚的总部?杨彪一时间心中惊愕莫名。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