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玄幻  »  战场指挥官
战场指挥官
夜不能寐。

  勤劳是这个男人持有的好习惯之一,不论是战时的调度或是战后的修养工程都事必躬亲,以至於忙到三更半夜都是有可能的。

  才刚结束夏季大作战的指挥官正努力整理着新晋用人型的资料,一边还要对这次新出现的怪物以及铁血人形资料做出一份份简报,在一顿痛苦的振笔直书后,这才将这些繁忙的文件丢进抽屉里。

  子夜的钟声敲响了,好不容易能在今天之前结束会报这点让指挥官振奋起来,忍不住看了看所上的抽屉,露出有些困扰的笑容。

  那是一份太早送到的礼物,虽然现在还说得太早了,打算之后要给予某个新晋人型的。

  还在想着这些问题时,门口却传来一阵敲门声响,一头银色的长发自门缝间滑入,少女轻巧巧的身影端着一杯夜间的热咖啡朝着指挥官走了过来。

  「真是,跟我们在外面比起来,这个战场也很激烈啊。」

  「笨蛋,多亏你们这次的努力啊,完成这些报告的困难度就跟替赫莉安小姐找男朋友一样难。」

  「嘻嘻,我可是有内建录音功能的喔。」

  「等等,刚刚是说假的。」

  一如往常喜欢跟自己针锋相对啊。

  看着那张乾净漂亮的脸庞,变化莫测的气质几乎都成了少女的标配,让指挥官想起了当初认识的时候,可没少在这防卫心强大的少女手上少吃亏。

  结果到最后还是跟这个孩子,这个孩子的妹妹都订下了誓约,而现在嘛……
  注意到少女的眼神似乎微微从自己身上飘开来,甚至将手上的咖啡放下,忍不住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一个与她有些神似的人型资料赫然就写在纸上,忍不住喟然。

  果然还是会在乎吗?

  「虽然是先斩后奏,我把那孩子重新建造出来这点……」

  「没关系,她不是那个她了,我也……不是那个我了。」

  指挥官停下手中的笔,正眼看着那张难得露出哀伤表情的素颜。

  在他的印象中,少女聪明、冷静甚至可以说是残酷,但又有谁能理解要从一个懦弱的孩子锻炼成这样,需要多大的磨难。

  面对指挥官的眼神,少女却像对这种情绪没有太大波动一样,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她的男人。

  笨拙的傢伙,感情用事至极,扣除掉能力之外性格上与自己是天秤上的两个极端,明明应该是如此的两人,现在却因为好几次任务的交杂,变成了恋人一般的奇妙关系,简直不可思议至极。

  「没有了过去,现在的那孩子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型而已,这样其实也不错吧……」

  「看着那张脸还是会有很多的想法吧,过去做不到的,过去没有说的,和不妨趁着这次机会好好弥补一下呢?」

  「笨蛋,那已经是不同人了,而且即使她出现了,我做过的事情也不会改变。」
  「骗骗自己也好,连看都看不到才是最可惜的吧……我说真的。」

  「哼哼?」

  像是想要理解指挥官心理这句话有几分真诚一般打量着那张脸,然而看着看着,原本还带有些放纵与轻蔑的表情却在那诚恳的表情下逐渐收起,过了好一阵子,才像放弃一般地摆了摆手,苦笑着说到。

  「是是,这次就暂时听你的吧,我会去找她谈谈的。」像是终於被指挥官的态度打动一样微微摇着头,一边又像找藉口一样把刚刚拿在手上的咖啡向前推了过去:「不说这个了,我可是特地为了你泡咖啡来的,不喝一点告诉我感想吗?」
  偶尔还是会做些好事的嘛,这个丫头。

  看着那杯清香的咖啡,指挥官放松下精神,笑着一饮而尽。

  「事情就是这样,轻轻松松就抓到了。」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搞什么啊,45,快点把我松绑啊你这浑帐!)」

  「咦,好不容易趁你睡着才弄好的,不要~」

  「唔唔唔唔!(你坑我啊!)」

  「只是想藉你的东西用一用,别担心~只是躺在床上这么简单而已。」
  看着那张露出乖巧笑容却又一边用有些锋利的指尖划过胸膛的少女,当那根手指轻轻戳着自己胸口带来疼痛时,指挥官的背脊整个都发凉了。

  当喝下掺了安眠药的咖啡,醒来就发现被五花大绑地铐在自己的床上,呈现大字型的指挥官面对把自己绑起来之外还绑住自己嘴的45一阵抱怨,奇妙的是居然来能正常沟通。

  嘴巴上的封条被暴力爽快地拔下来,还来不及顾及那阵刺痛,指挥官就不断地大口喘气着,一股凉意从身体上传来,竟然在睡梦中被剥的只剩下条内裤而已。
  昏暗的灯光下,同样只把自己剥的只剩下那对黑色连身袜的少女有着一身雪白的肌肤,战争的炮火像不存在於那水嫩的肌肤上一般,抚弄过指挥官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是如此地柔软又美妙,小小的胸微微颤抖着,绽放着粉嫩的蓓蕾,显示着少女也在情欲边上。

  只看她坐在自己的身上,强势地按压着男人的身体,大腿内侧那滑嫩却又训练有素的弹性身躯紧紧夹住主挥官的腰间,彼此的性器隔着一层黑丝与内裤,各自都透露出渴望彼此的湿润气息。

  「因为我想做的事情可能会让你有点辛苦,只好先这样做啦。」那声音就像在撒娇一般甜腻,像是作出这些事情的凶手根本不是她一样,在指挥官耳边说着:「没有跟那孩子说过的,没有让那孩子享受过的,以及没有让那孩子理解的一切,名为快乐的事物,我希望你能好好满足我们三个人。」

  三人?

  脑袋还没有转过来的同时,通往走道的门突然被打开了,眼角余光之下,两具同样散发出春气息的身体正从里面走了出来。

  「40、9?」

  「我是被45跟9叫来的……那个,指挥官原来你有这种兴趣?」

  「我是听到45姊来这里玩就过来呢,指挥官,这次要玩什么新的游戏呢?」
  看到被叫来的少女们反应都在预料之中,早就已经等候多时的45只是笑了笑坐到床一边去,9则是搀扶着40的肩膀,新进人型此时正一脸踌躇不安的表情,看着这场淫靡的晚宴不知该如何是好。

  面对眼前与自己相似却有着刀疤的人型,重生的40明显只是用一种陌生人一样的态度看着对方,对於那在眼眸之下的複杂情绪至若未闻。

  「这是我为40准备的新人派对,好好享受吧。」

  「恕我冒昧,虽然我们是同规格人型,为什么要邀请还不熟悉的我来这里呢?」
  「是啊……也许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想跟你亲近吧?而且你也真的来了。」

  「……」

  「安心吧,虽然我们的指挥官本质是S,但是必要的时候也可以作M喔,毕竟作为格里芬第一种马要能屈能伸啊。」

  看着明显被吓到的40跟一脸状况外的9,只剩下一双丝袜还穿在身上的45只是将脚踩在指挥官的阴茎之上,感受着只隔一层薄布之下的炙热膨胀,对着两个还不懂事的后辈教导着。

  「而且,他还意外喜欢丝袜喔,像这样轻~轻地踩着。」

  「唔─────────!」

  再被绑住的情况下又受到了这阵突袭,指挥官根本没办法制止少女对她的恶作剧,只能被动地感受着温热的脚趾在自己最重要的命根子上不断摩擦着,那对小巧的脚指责轻巧地抚弄着逐渐肿大的阴茎,脚拇指微微分开,将阴茎夹住开始套弄起来。

  时而轻揉,时而重压,像是要让男人抓不准节奏一般不停地变化着,那对鲜族居然灵巧的就像手指一般不断地挠到指挥官痒处,让原本强势的男人也不禁微微弓起了身子,强自忍耐着被这屈辱的姿势玩弄着。

  「唔啊……」

  虽然只见过几次面却留下干练印象的指挥官此时正与不熟悉的前辈做着这样荒唐的事情,这对於才刚出厂几天的40来说根本就是震撼教育,然而身体却被9给挡住了去路,只能被动地看着这场活春宫。

  像是注意到另一边的状况一样,玩弄着指挥官的45看着两个自己姊妹一般的人型,

  「9,先帮40弄得湿一点。」

  「是。」

  「呀!」

  还来不及反应的40正想要抵抗,身体却已经被9给制服住了,那纤细的手指开始慢慢地在那小蛮腰上,伸进裙摆之中。

  「那个……9……放开我啊!」

  「抱歉喔,因为这是45姊要的啊,而且以这次的建造来说,我也终於有妹妹了,嘻嘻。」

  笑嘻嘻的同时,9的手指也深入到40的私密部上,慢慢抚摸着这还算是青涩的身体,一点一滴地诱导着。

  看到这个场景的指挥官也不禁微微吸了一口气,随即感觉到一股恶寒,赶紧把脸转向45的身上,少女此时正笑盈盈地看着他。

  「唉呀,因为看到百合而兴奋了吗?」

  「不是!我才不是唔唔唔唔唔唔────!」

  「啊,好吵。」

  看着正想辩解的指挥官,45冷不防把空出来的那只脚直接踩在指挥官脸上,直接把所有要说出来的话堵住了。

  酸酸甜甜的汗水混着丝袜的味道不断窜进了指挥官的鼻腔里,无论怎么扭头都逃不过少女的掌控,几乎要窒息於那股浓烈的气息之中,然而像是呼应着这股气味愈趋强烈一样,阴茎也愈趋坚硬。

  看着指挥官的悲惨模样,45才朝着刚刚妹妹们的方向看去,只看到在9的玩弄下,40的脸已经明显开始露出红润,动情一般地大口喘着气,明显已经失去了离开的想法。

  「我说你们,差不多好了就来帮指挥官啊。」

  「是!马上就来了,45姊。」

  「这,这样好像有点糟糕,不过如果指挥官喜欢的话……」

  伴随而来的是一阵衣服卸下的声音与更多人爬上床的感觉,在那丝袜外免强能看见的视野里,兴致勃勃的9与还有些靦腆的40指穿着那对诱人的丝袜,正缓缓地靠近自己身边。

  「指挥官,我很快就会做的比任何人都好的。」

  「看招,看招!嘻嘻。」

  「威风凛凛的指挥官,一边被人用脚帮你进行性欲处理,一边却又因为我们的汗味而发情,真是变态呢。」

  迷迷糊糊之间又有两股新的触感各自加入了跨下以及脸上的战争,少女们各自不同的气味窜入鼻腔里面,被这几只脚掌七荤八素的同时,视野也完全被遮盖住,只能彻底被动地感受着这股无助的快感。

  虽然看不见,却感受的到每个女孩脚趾的不同用法,除了45熟练地部段摩擦着自己的阴茎偶尔也会直接用脚抚过龟头,9的脚则像顽皮小孩一般偶尔撞击着睾丸,在这种刺激敢下又跟姊姊联手一起套弄着阴茎下方,只有40的脚趾畏畏缩缩地摩擦着龟头,青涩的感觉一是一种奇妙的体验。

  穿着丝袜的脚掌踩在自己脸上的感觉微妙地柔软,少女特有的味道与尼龙的味道混杂着,隐约有这一股让人上瘾的错觉,指挥官感受着踩在脸上的脚,强忍着新里的谴责,微微伸出了舌头像着那柔软的脚掌舔了一下,随即又在其他的脚掌上慢慢舔弄着。

  「呀───!居然舔了我的脚掌?变态呢。」

  「哈哈,指挥官,这样很痒啦!」

  「我会克服给指挥官看的!」

  被丝袜给套弄得受不了的阴茎颤抖着,男人弓起腰的身子虽然极力忍耐着,但是那股汗味却像是阻断了思想一般让人大脑停摆,身体逐渐在这股异样的快感中增温,下半身也微微开始小幅度地迎合着脚趾的套弄。

  看准了这个机会,45的脚趾立刻紧紧夹住了指挥官的阴茎,快速地上下套弄起来,其速度之快甚至让另外两个人都来不及反应,而伴随着这阵突如其来的强袭,指挥官的身体起了一阵欢愉的嗲缩,伴随着一阵颤抖,再也忍耐不住的精液立刻爆发出来。

  「呀!」

  被这股射精的事态吓到的40忍不住叫出声来,然而45却像是早就习惯一样,只是轻轻将脚移到龟头上,灼热的精液全数被那对黑丝袜给接受下来,感受着这股热度的同时他也看着大口喘锡的指挥官,像是在等待什么一样。

  还不够,还不够!

  本来应该只能够一两次的阴茎此时却像没事一样挺立着,躁动的欲望依旧在下腹部慢慢燃烧着,射精反倒让指挥官的理智变的更差了,让他狼狈地看着唯一有可能的凶手。

  「4,45,又是你吧?」

  「发现了吗?咖啡那里面不只是安眠药而已,还有帕斯卡研发的强烈催情剂,加速精子的转化速度,这样再来个七、八发都没问题喔,而且要是没射乾净的话药效可是不会停的喔。」

  少女悠闲地说着恐怖的事实,那股暴涨的情欲就像野兽一般让男人的理智变的极为脆弱,只想把眼前每个女孩都压在自己跨下,将火热的阴茎彻底塞进他们湿润的小穴中蹂躏一番。

  看到男人急促的样子,45嫣然一笑,抬头看着自己完全沾满了指挥官精液的双脚,喷射出的精液将那黑丝袜染上显目的白色,少女柔软的身体一动,沾满精液的脚掌来到脸庞,嗅着那股浓烈的腥臭味,舌头突然伸了出来舔着。

  淫靡的舌慢慢将留在自己丝袜上的一切精液舔了乾净,柔软的身体配着淫秽至极的眼神与动作,仅仅是如此一个清理的动作都看的人血脉喷,更何况是那女人刚刚才跟自己亲密地接触过。

  大量的精液被少女含在嘴巴里,45随性地看着一旁的妹妹,突然把他叫了过来。

  「9,把嘴巴张开。」

  「啊。」

  精液混着口水形成一条黏稠的长线,从45伸出的舌尖慢慢流到了在下方的9嘴里,腥臭的味道在少女唇齿之间流淌着,然而他们的举动却是自然无比地接受着,咀嚼并吞验着,显得妖艳无比。

  好不容易喂完了9,45的眼神盯着此时还在迷惘中的40,缓缓向他爬过去,手指将那张微微张开的薄唇撬开,脸凑上去强硬地把带着精液的唇塞过去。
  「别说我偏心……给你一点。」

  「指,指挥官的……」

  何等的煽情。

  乳白色的精液在少女们的口之间交换着,不时混杂着唾液低到他们雪白的身子上,迷离而朦胧的眼神变的诱人起来。似乎一切的情绪都从一场恶作剧开始导向了正戏一般。

  绑在双手双脚的麻布被解开了,雪白的身躯攀附在男人的身体上肆无忌惮地缠绕着,宛若无骨蛇一般柔软的躯体与那火热的男体亲吻着,缠绵着。

  彼此的舌头都伸出来舔弄着,指挥官细细品味着每个温热的舌头与唇,火烫的阴茎上佈满了好几小手,正淫猥地替他上下套弄着。

  因为束缚而失去知觉的四肢逐渐活络了起来,少女们缓缓地搀扶着指挥官的身子起来。

  「那么,9先上吧。」

  「咦,可以吗?」

  「说了可以就可以了,40没意见吧。」

  「唔,没,没意见,毕竟我没有经验啊。」

  「啊,那我就先来了,45姊有时候也会先让我嘛!」

  「哼哼。」

  讨论着先后顺序,9轻巧巧地爬到了指挥官的面前,撕开阴部的裤袜露出粉白的屁股,翘着贴住了滚烫的阴茎,看着指挥官嘻皮笑脸地说着。

  「指挥官,今天就由我开始,样平常那样子就好了。」

  指挥官的身体一抖,慢慢地靠在9的身上,就像是飢饿多时的狗儿一样,完全没有平时的优闲气度,阴茎在接触到阴道口的一开始先是颤抖了一下,随即在前头轻轻戳了几下,突然重重地贯了进去,一口气撞进了阴道深处!

  「指,指挥官?」

  强而有力的突进直接插进了9的深处,被这意料之外的突袭一弄让少女忍不住发出惊呼,身体的节奏一被打乱,男人立刻开始疯狂地摆动着臀部,结实的身板骨撞击着弹性十足的臀肉发出啪啪啪的声音,交合处此时已经氾滥成灾了。
  好痛。习惯了平时那股缓慢的9一瞬间根本反应不过来,只能被动地承受着这股突如其来的暴力,浑身的肌肉都因为这股突如其来的大力而慌的僵硬起来,指挥官的身体却依旧如机械般强而有力地冲击着自己的身体,少女一瞬间就被沖散了组织里至的能力,被动地哀嚎求饶着。

  「指,指挥官,慢一点啊,一开始就那么快什么的……太刺激了!」

  跟往常那股慢步调完全不同,而是一开始就直接刺进少女湿润的深处,比平时都还坚硬的阴茎亲吻着少女的子宫口,感受着下降的子宫与龟头交相接处时产生的吸力,少女的身体贪婪地渴求这男人的躯体,

  「指,指挥官……拜託你……慢一点啊……」

  「唉呀,笨蛋9,我刚刚不是说过吗?」看着被指挥官压在身体下的9,45的表情似乎显得有些高兴,活像是恶作剧得逞的孩子一样:「我们的指挥官虽然很和善,但本质上是个强势的S,还被我用了药剂,现在可是跟公牛一样强的配种魔人喔。」

  「4……45姊……不要啊……这样的指挥官……太恐怖了。」

  「笨蛋笨蛋,现在你只能自己解决了啊。」

  阴茎不断刮销着少女湿润的深处,两手用力地陷入丰满柔软的臀肉与乳房之间,指挥官忘情地摆动着自己的身体,像是在抽插着一具玩偶一般强势又不讲道理,然而疼痛的感觉也伴随着身体的敏感慢慢转化为一股刺激感,随着那股揉捏的感觉一传来,小穴就不由自主地收缩起来,箍住了在身体里肆虐的阴茎,让男人感受到更加强烈的快感。

  疯狂地突刺着,被这股强烈的力量征服着子宫的少女很快就失去支撑身体的力量,双手在也无法支撑着身体而整个贴在地面上,然而指挥官却更进一不地将整个人彻底压到了9的身上,如同真实的野犬一般强硬地撞击着少女粉嫩的阴部。
  「不,不行了指挥官,快一点,快一点点射出来啊!」

  如同野狗般交媾的两人一瞬间突然僵硬住了,只看男人的臀部不断小幅度地抽搐着,已经无法组织语言的男人用力地把正在射精的阴茎朝着少女身体里猛力地推了过去,大量的精液立刻涌进了少女的身体里,充实着那原本就湿润的身躯。
  享受着射精快感的男人浑然不顾身体下失神的少女继续用力的抽插着,然而身体却突然被一股力量拉到一旁,反身倒在一个少女的正上方,一股柔软的沉淀物在胸前摩擦着,指挥官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脸颊通红的UMP40,不发一语的低吼着。

  「下一个让我来吧……」像是被这股气氛给迷惑住一般,生涩的新进人型鼓起勇气挽住了指挥官的脖子,像是小孩子在恳求着大人一般笨拙的求欢着:「我,我会努力的,让指挥官舒服的!」

  感受着身上男人的气息,40看着那条在自己下身附近不断晃动的巨硕阴茎,未经人事的少女不禁看呆了。

  这就是男人的……

  还没来得及发出感想,沉默的男人双手就撕开了那黑丝袜,粗壮的阴茎对准那湿润的阴部,猛力的插进少女还未被使用过的深处,如同长矛一般划开了肉壁一口气直达子宫。

  「呀!」

  还没有被使用过的阴道此时被强硬地拉撑开来,疼痛感瞬间让少女痛苦地呻吟着,却强硬的把哀号咬在双唇之间,感受着身上那坚实的男性奋力地贯穿了自己的身体,却是不断地颤抖着。

  好痛……

  虽然强忍着疼痛不发出声音来,但这样少女也感觉不到任何快乐,阴茎慢慢地在阴道里缓缓移动着,不断扩充着幼嫩的阴道。

  「指挥官……慢一点,慢一点啊!」

  无论少女如何哭喊着,男人的动作却像是毫无任何怜悯一般继续挺进着,他只能看向一旁默不作声的少女,难得地向对方祈求援助。

  「4,45,帮帮我啊。」

  「笨蛋……也好,我稍微帮你一下好了。」

  「咦?」

  与自己相似面貌的少女爱怜地在自己头上吻了一下,摸着那张流泪的脸庞笑着说到。

  只看到那张带有神祕色彩的脸庞慢慢亲吻着自己的身体,沿着脸颊肩膀一路咬上了坚挺的乳珠,同时也压着指挥官的脑袋咬上另一边的胸部,一股强烈的刺激的感觉立刻传遍了少女身体四处。

  「4、45跟指挥官,你们在干什么啊?!」

  「笨蛋,稍微让你的身体不会那么痛的方法就是把你变成一个彻底爱上指挥官的身体……像我们一样的身体。」

  「呀!不要,乳头什么的,里面没有奶水啊,不要……不要吸啊。」

  因为羞耻而发出的禁止根本不可能让45与指挥官罢休,可怜的40只能一边感受着下身带来如狂风暴雨般猛烈的痛楚与快感,一边又因为乳头不断地被吮吸而敏感的开始晃动身子,原本略显乾涩的下身也开始流出汨汨流水。

  「不要,感觉好奇怪……痛……不痛了……有点……」

  被抽插着、舔弄着的身体开始慢慢适应了这股异样,原本还紧皱的眉毛慢慢缓解开来,指挥官趁机将嘴唇凑了过去,撬开了那生涩的嘴唇,品尝着少女每一寸新鲜的处女地。

  亲吻着,情欲与恋慕逐渐合而为一,少女的嘴里迷迷糊糊的呢喃着,似乎也逐渐放松下来变得淫靡不少,眼珠里变的氤氲而模糊,面对男人的金工不再只是哀号而已,取而代之的是更多对性欲的渴望。

  「慢一点……但要更多……更多的给我啊……指挥官。」

  「唔啊!」

  听着那生涩羞怯的哀求,男人的下身摆动的愈来愈快,撞击着幼嫩的花蕊同时,一股难以言喻的颤抖突然间透过了在少女体内的阴茎传达给对方,虽然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但40本能地用力抱住了指挥官的身体,让那男人能更深入自己的身体里,猛力的侵犯着。

  唔!

  一股浓烈的涌入感突然毫不犹豫的灌满了自己的下半身,痠麻的感觉伴随着不可言喻的快感一齐涌了上来,小穴里面痉挛着,舒爽的迎接着指挥官毫不留情的射精,竟双双达到了高潮。

  一边射精着,坚硬的半身却依旧疯狂的戳着早就高潮的小穴,比起刚刚在面对9的时候,还要猛烈许多,让初经人事的少女痛苦的皱起了小脸,被男人彻底压制的娇小身体无力地承受着这股强大的撞击力道。

  「别担心……可以……承受得住……指挥官……」

  话虽是这么说,然而疼痛的眼泪还是不断从失神的眼角流出,品味着高潮与破处带来的两种不同体会,少女的头脑变的迷迷糊糊的,无力地呻吟着。

  唔。

  还想要继续享受着射精的快感,一股力量却立刻将指挥官重新推倒在地上,倩丽的影子翻身爬上了指挥官的腰上,45笑着看着身体下一脸性欲伯伯的指挥官,一边笑着,一边也像是对这种状况感到抱歉一样说着。

  「真是,别对第一次的小孩子这么猴急啊,不是来有人没满足到吗?」
  「唔啊……」

  「真是,没想到因为药物让你变成这个样子……下次我会好好补偿你的,普通的来一次。」

  取得上位姿态的少女轻而易举地看着恋人那因为高涨的情欲而喘息的样子,既似爱怜又似调戏一般地在他面前吻了一下,这才好整以暇地将阴茎对准自己湿漉漉的下半身,缓缓地坐下去。

  唔……

  比平时还要坚硬的半身在身体里,撑开了原本封闭的肉壁,瞬间充实了少女的身体,只看他双手按在指挥官胸膛上,扬起的头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等到那色气的呻吟结束,这才将目光继续看着同样舒爽的指挥官,俯身下去一吻,腰开始摆动,彼此也激烈的拥吻着。

  姆啊──!姆啊───!

  热烈的拥吻声与下体激烈的碰撞声代替了言语不断向彼此传达了渴望与爱慕,彼此的手都用力地拥抱着对方,彼此的唇都热烈地迎接着彼此的唇舌,每一次撞击都异常的猛烈,小屁股泛起了一阵阵的臀波。

  「唔……比平时都还要激烈啊……怎么,这才是你的本性吗?」

  没有回答45的挑逗,指观止是继续享受着阴茎被那紧实的阴道榨取的快感,双手托着那紧实浑圆的屁股上下晃动着,一根手指甚至插进了45的菊花里面,认真地开始搅动着。

  「呀,你,你这夥伙……唔啊……不要总欺负那里啊……」

  即使失去了理智,本能的还是会记得自己的弱点吗。

  一边感觉到菊花被抠弄着,45忍不住轻声哼了一下,然而这股快感却像是永无止境一般,不断地加深着自己的泄意,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甘美的呼吸不断在空气里传递着,原本变化莫测的少女此时卸下了层层的心防,半闭着的眼睛里满是情欲与慌乱,交合之处的水渍早就将整张床弄的一遍湿黏黏的,两人忘情地呻吟着,终於在一次猛力的突刺之后,完全卸下流着眼泪的双眼,豪不做作地高声请求着。

  「笨,笨蛋指挥官,快点啊,快点把你的射给我啊!」

  唔!

  一身沉闷的吼声让男人用地挺起了腰,阴茎戳进了少女身体的更深处,伴随而来的是至今为止最凶猛的射精,一股白灼瞬间灌进了早已经准备好的阴道口,彻底的将整个内在涂抹了一遍。

  比往常还要勇猛的精液在45的身体里爆炸开来,即使已经先在另外两个人行体内射精过了却依旧不减那股雄风,让少女也忍不住吐出一点呻吟的声音。
  「真是吓人……这都已经是第四发了,还是这么有活力。」

  「啊……」

  「抱歉了,指挥官,只有这样我们三人才能重连结起来……请你继续努力吧。」
  阴茎从沾满黏液的小穴缓缓被拔出,45转身抱住了兀自喘息的两个妹妹,看着依旧在坚挺的阴茎,还有那逐渐爬起身子来的男人。

  轻轻地让40与9抱在一起,自己则在两人下方抱着他们两个,三人如同叠罗汉一般的姿态露出了自己的身体,脸上的表情或是跃跃欲试、或是羞涩唔比又或是一脸风轻云淡,都像是在挑逗着男人的欲望一样。

  「还差一点……要把我们都弄到说不出话来才成功喔,指挥官。」

  已经被性欲沖昏了头的男人仍旧是不发一语,却一步步逼近了那肉欲横生的场景之中,双手抓上了那饱满的臀与胸,阴茎依旧是可怖的雄起着。

  「呜!不要跟刚刚一样大力啦,指挥官。」

  「还,还要做吗……指挥官?」

  「真是的,我自己会弄好喔……」

  感觉到男人再次朝他们袭来的同时,虽然感到有些恐惧却也满心期待地看着那结实的身体,即使少女们嘴巴上这么抱怨着也没有阻止男人粗鲁的动作,只是彼此拥抱着排成叠罗汉一般的造型,屁股同时对准了发情中的指挥官。

  看着这过於丰盛的飨宴,男人毫不犹豫地挺起阴茎突入了其中一人,伴随着一声压抑的呻吟声传来,野蛮的交媾继续着不见停止的气象。

  淫水泽泽,美插入一下就带起了一片的湿润,就如同野兽的交媾般野蛮而毫无情调,只是单纯宣泄着,除了不断穿刺着那紧实的身躯之外,手指也不断搅动着没有玩到的其他小穴,感受着阴道壁包围上来的征服感,开始毫不留情地抽弄着。

  「没事了指挥官,我已经适应过来了,加快脚步吧。」

  「再来,指挥官,再快点啊!」

  「不会没力气了吧?快一点啊。」

  沉溺於情欲中的话语吹到指挥官耳边,更加加深了男人心里的欲望,疯狂地摆动着身体侵犯着身体下的三个女人,无论是手还是阴茎都在一个个水嫩的小穴里疯狂戳着,让少女们的情欲催生到更高的境界。

  淫靡的盛宴里,婉转哀啼的少女们不曾停止自己的身体去感受男人的力量,伴随着一次次的冲击,脸上的表情也愈来愈放荡起来,身体扭动着配合男人的一举一动,哀号着。

  「更多一点,指挥官,请给我更多一一点!」

  「跟平时不一样的……但是,至样的指挥官也不搓,请给我吧!」

  「差,差不多了吧,虽然说是药的关系,在这样坚持下去我可真的要先高潮了!」

  再也受不了的少女们用阴道贪婪的吸吮着男人的性器,一股灼热的液体在三个小穴间同时喷了出来,伴随着一股不断抽搐的紧实让男人同样忍耐不了,腰用力地一突,朝着三人的身体深处射精!

  第五、第六、第七发!

  阴茎伴随着那悦耳的哀啼拔出又塞入,像是毫无止尽的精液不断注入了每个少女的身体里,在那嫩白的躯体里随意射入了象徵征服的男精,沖散了少女的意识,只剩下本能地呼喊着。

  「我,我还可以……」

  「指……指挥官,这样子也不会增加新的家人的啊……」

  看着各自在失神状态下胡言乱语的40与9,勉强还保有一点神智的45只是轻轻用手将他们拥抱住,看着还处於狂暴状态的指挥官,呢喃着。

  「这样子我们又重新连系起来了……因为同样深爱的男人,有了同样的记忆。」
  三个白嫩嫩的阴部微微喷发出湿润的气息,被丝袜挤压出的漂亮型状与黑白互相衬托的视觉,少女们还在高潮余韵中的身体不断颤抖着,喘息着,瘫软的身体彼此交叠着再也没有半点力气去抵抗化作野兽的指挥官。

  被情欲吞噬掉理智的男人依旧坚挺着下身,在每个痉挛的小穴里来回肆虐着,吸吮着少女身上每一寸的肌肤,在那微弱的呻吟中毫无止尽地揉躏着,侵犯着。
  不断地射精,像是要用这股极度野蛮的欲望沖刷掉少女们一切的阴暗记忆,只要温顺地被男人拥抱,作为一个简单的女人而活着就好。

  在那之后过了好长一阵子,一段足以让少女与男人培养更深刻感情的时间,让少女们真正有着深刻羁绊的时间。

  在单膝跪下的男人手上是枚小巧的银戒指,不偏不倚就能够戴在40的手指之上,在少女脸上露出惊讶表情的同时,指挥官只是静静地牵起那只纤细的左手,看着少女的脸,直到她害羞地点点头为止。

  「本来是想给你一个比较正式的场合才说。」看着已经习惯基地的活力少女此时含羞带怯的表情,指挥官也提起干劲,认认真真地提出自己的请求:「虽然我们关系的顺序有些奇怪……嫁给我吧,40。」

  「是,是!请多指教!」

  戒指轻轻套入了那手指之中,因为紧张而罕见显得拘束的少女此时深深吸了一口气,像是要呵护着那枚戒指一般将双手紧紧贴在胸口,无视着同样在场的另外两姊妹,自信地说着。

  「谢谢你,指挥官,毕竟我是那么优秀的人型嘛!以后也要继续重用我喔!」
  「现在我们是真正的家人了哟,啊。这次算是我的妹妹呢!」

  「唉呀唉呀,还有别人在场的时候就这样不知羞耻了,40你的心智云图设计者真是糟糕啊。」

  「说什么啊,以后我可不会输给你们喔,9、45,我会证明我是最棒的!」
  彼此调侃着,45与9同时伸出了自己的左手,同样款式的银白色戒指在彼此的手上,象徵着指挥官的某股心意。

  如同姊妹一般的三人型,同样的戒指,同样的恋人。想到这里不禁让指挥官莫名地升起一股自豪。

  像是注意到指挥官的目光一般,45将头转过来看着傻笑中的男人,忍不住地露出灿烂的笑容。

  「既然是如此的大喜之日,不如再来一次四人行吧。」突如其来的要求让指挥官吓了一跳,45用戏谑的表情看着指挥官,手指轻轻戳着指挥官的胸口:「今天晚上就来如何?会帮你准备好很多生蠔以及鳗鱼的。」

  「呃,关於这个麻烦请饶过我……我在那之后躺了好几天床啊,医生说不可以玩这么猛烈的了。」

  「指挥官,这可是你可爱的妻子们的要求喔,不会这么无情吧?」

  面对45的进逼让指挥官为难起来,一个人影却突然冲进了两人之间,只看到40紧紧地抱住了指挥官,用带有些敌意的眼神看着错愕的45。

  「今天是我的新婚夜,我要一个人跟指挥官度过!」

  「哇,好大胆的想法!」

  「咦───?原来你是这种好色人型啊。」

  「我才不是什么好色人型,只是,只是这应该是属於我一个人的夜晚啊」
  将指挥官腰间搂的紧紧,脸蛋红通通的少女此时像是拚尽全力一般说出自己心里想的话,随即就像回路陷入混乱一样开始结巴起来,整个人因为这羞耻度爆表的宣言陷入当机的状态。

  真是,还是一下就被45的步调给带住了。

  然而看着一脸认真却又害臊的40,45难得地没有说出更多刁难,只是微微侧着脸,看着这如自己记忆中差不多的脸孔,以及从未见过的表情。

  「……这样啊,那么今天就让给你好了。」

  「咦?45你放弃的还真快啊。」

  「笨蛋,我可不是什么好色人型,煞风景的事情不会做的呦,9,出发吧。」
  果断地拍了拍站在一旁的妹妹,少女转身离去的当下嘴角似乎蠕动了一下。
  「咦?」

  「怎么了指挥官,我刚刚除了说我要离开外还说了些什么吗?」

  「没听清楚啊。」

  「这样么?那就最好了……9,今天我们去喝点小酒,你请客。」

  「呜呃,是………」

  不再恋栈於此地的少女很快牵着妹妹的手离去,余下的只有还处於害羞状态的40以及一脸无可奈何的指挥官。

  或许刚刚45的确没有说出什么声音来,但是对指挥官来说,光是看到嘴型就能理解那位少女说什么了。

  一如往常地不坦率呢。

  如果说出刚刚自己听到的话,恐怕会被刚刚那位少女追杀到天涯海角吧?

【完】